笔趣阁 > 首富身边的女人 > 第五一二章 再委屈几天
    罗林家的新房子终于是盖起来,如今就等着他们母子俩住进新家,以便享受幸福生活的乐趣。因此,他们母子俩也该是离开茅屋的时候了,必须得告别多年来的茅屋生活,脱离苦海,让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永远成为历史。

    江婷也就趁这次拜访伯母之机提出了般家的事,目的是打心眼里不想再看到他们母子俩住在茅屋里活受罪了,要不然自己看着就难受。

    对于江婷所提出的说法,罗林当然是很同意,他巴不得立马就采取行动搬进新家去,可是江婷哪里知道他的心里还有苦衷呢?

    其实老娘早就对他说过了,要想真的搬进新家的话,罗林必须得答应老娘娶王香儿,不然的话老娘说这家就不搬了。

    对于老娘这种硬性要挟,罗林不得不慎重考虑,要是把老娘逼急了事情很可能就要办砸,到时候那后果也就是不堪设想,对于这种闹矛盾的事的确是不能儿戏。

    在此之前,罗林早就为件事担忧过,就凭他现在的实力盖幢房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其实最难的就是他的婚姻大事了。

    话只所以要这么说,问题是他和老娘的观点不能一致,因为老娘要他娶王香儿,而他自己呢则是喜欢杨巧儿,就这么个婚姻上的问题一直是无法达不成共识,关于这件事实在是让罗林感到很头疼。

    为了自己的婚姻大事能够尽快落实下来,罗林曾经和老娘争论过好多次,总是恳求老娘尊重儿子的选择放弃王香儿,可是那最后的结果呢却偏偏要遭到老娘的强烈反对,是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的恳求。

    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婚姻大事,罗林的确是感到很头疼,更无法作出什么决定性的结论,要不是杨巧儿怀上了他的孩子,以及老娘住在茅屋里受罪,这回的新房子他还真的是不想盖了,倒不如就住一辈子的茅屋得了。

    罗林知道老娘就是这么个倔脾气,一旦认定了的事那就无法再改变,要是逼急了的话老娘还要拿出老命来抵抗。对于这样的事,罗林的确是领教过了,根本就没有具体的办法解决。

    如今,罗林面对江婷刚才的好好心吩咐,要他赶紧把老娘搬进新家,话虽然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但是对他来说是有多难吗?

    此时的罗林又不能把心里话当面说出来,眼下也只能是敷衍了事地说道:“江婷呀,厂子里的事务你大概也知道,这段时间的确是很繁忙,哪里还能抽出人手来搬家呢?依我看呀还是要委屈妈几天,待忙过了这阵子也就立马搬家。”

    “林子哥,你这说的的确是大实话,只不过工作就是再忙,你也得抓紧时间搬进新家过去,是再也不能让伯母继续待在这种茅屋里了。”江婷虽然是认可了林子哥的说法,但是必须得继续叮嘱林子哥要实施搬家的事。

    也不知道这是咋的了,江婷只要一看到这位饱经风霜的伯母心里就感到很难过,就凭这矮小阴暗的茅屋就足以证明伯母的多年来的艰辛了。想到这里,江婷那忍不住的泪水又是夺眶而出,表情显得是十分的难受。

    刘兰看到眼前的江婷又哭得是如此的伤心,而且是来看她两次就哭了两次,看来眼前这个江婷还真的是个多情善感的好姑娘。

    看了江婷的这一举动,刘兰的心里的确是感到十分的激动,似乎江婷的每一言语都能够触动她的痛苦心灵。

    面对如此感情浓厚的场面,刘兰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当下也就跟着老泪纵横伤心之极,是一把将泪流满面的江婷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就这样,她们俩也就毫无顾忌的哭到了一块儿,场面实在是够动情的。

    罗林站在一旁看了这么个温馨的场面,心里的确是深受感动,当下他那晶清的眼眶里是立马噙上了泪花。

    对于今天这样的场景,可是让罗林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都市里的大家闺秀,竟然也是如此的善解人意,看来这个城里的大小姐与村姑相比,在本质上并没有多大差别。

    看来这城里人与乡下人全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本能与性格基本相同,只不过是生活和居住上的环境不同,才导致了习俗上的差异而已。

    她们俩相拥着痛哭了好一阵子之后,刘兰还是不想让江婷为了她的遭遇而太过于伤心了,因为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肯定是对大家都很不利,眼下必须得适可而止。

    刘兰急忙抢先擦干了眼泪,也就安慰着说道:“傻闺女,你就别哭得这么伤心欲绝的了。我住了这么多年的茅屋不也是熬过来了吗?人生出世呀总会有苦有甜的,现在就算是再多住几天茅屋又有啥关系了呢?我这把老骨头已经都习惯了,到时候照样还是好好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你就等着瞧吧,呵呵呵呵!”

    尽管如今的伯母可是说得挺认真的,可是江婷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知道伯母这是在尽力的安慰着她,不想让她再继续痛苦下去而已。

    不管眼下的结果是怎么回事,江婷还是要流着眼泪说道:“伯母呀,我看您这一生的确是够辛苦了,因为您守着林子哥都二十多年了,不用多说那肯定是吃尽了不少的苦头,也许都流干了眼泪,像这样的培养着林子哥的确是太不容易了。”

    “闺女呀,那些苦日子全都过去了,现在也没有必要老是去忆苦思甜的了,免得大家的心里又想着难受,呵呵呵呵!”刘兰继续安慰着说道。

    “伯母说得很对,咱们现在就不说过去的事了。眼下,伯母的生活的确是苦尽甘来了,只要林子哥撑起了这个家,往后的日子也就会越来越好了,到时候伯母就要等着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了!”江婷此时此刻流下来的可是幸福的泪水,至少现在的她已经是得到了伯母的安慰和心疼。

    仔细品味起来,刘兰能够感觉到江婷刚才的话,还真的是说到她的心坎上去了,似乎自己是真的看到了希望,享受到了幸福和快乐,如今呈现在眼前已经是真的苦尽甘来了。

    也不知道今天是咋的了,刘兰忽然间是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么个城里闺女,眼下竟然是把之前的那些担忧,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她要不是自己对王香儿作过了承诺,眼下的她还真的是愿意让儿子娶江婷。

    此时的刘兰又为江婷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接下来又轻轻地摸了摸江婷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儿,她是打心眼里对眼前的江婷感到很心疼。

    尽管如此,刘兰还是摇了摇头,而且是叹息着说道:“闺女呀,你就别说得那么好听了行吗?伯母可没有你说的那么有福份,眼下只要有茅屋住那也就感到很不错了。好闺女,你也就别再哭了,要不然我的心里也就更加难受。”

    江婷终于是听出了伯母的弦外之音,看来伯母仍然是有所顾虑,也许伯母担心儿子不孝是假的,恐怕最关键的可能是担心日后的儿媳妇是不是有孝敬之心,毕竟老人的担心也是有其道理的,毕竟世上的先例也不少见。因此,她觉得作为一个做小辈的,就必须得具有体贴老人之心。

    想到这里,江婷也就急忙带着安慰的语气说道:“伯母,您就彻底的放心好了。我相信林子哥会孝敬您一辈子的,日后要是娶回个贤惠的好儿媳妇回来,那孝敬伯母之心肯定是有增无减,到时候那可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了,到头来一家人也就可以尽享天伦之乐。”

    站在一旁的罗林根本就不想插话,因为自己的心理感受已经是矛盾重重的了。

    罗林老是呆呆地看着老娘和江婷那份亲近场面,的确是打心眼里觉得挺感人的。他没想到这么个城里的大家闺秀,也能够和老娘是拉得如此的亲近,对于这样的特殊现象,可是让他感到且喜且忧的,心情仍然是无法平静。

    特别是老娘刚才那种带着伤感的言语,罗林听了当下那心里的感觉还真的不是滋味,看来老娘对他的婚姻表现仍然是感到极为不满,可是这婚姻大事的选择问题,那可是直接关系到他的终身幸福呀!

    因此,罗林面对这么个特殊问题,今天也只是要选择推迟几天搬家了。如今,他只所以要这么选择也是出于无奈,此时此刻他的确是无法作出明确表态,决定要啥时候娶王香儿。

    面对如此现实的问题,罗林实在是没办法,也只能是选择拖一天算一天,心里老是希望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意外的惊喜场面出现。

    罗林的心里也很清楚,知道老娘对于他想娶杨巧儿的事是感到极为不满,那简直是成了老娘的一块心病。可是,他此时此刻真的能够满足老娘的这个要求吗?

    事已至此,罗林面对自己的婚姻大事应该何去何从,眼下的他的确是难以作出决定。他觉得自己和老娘如果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的话,到时候只会是惹得大家都不得安宁,像这样的事仔细寻思起来还真的是感到很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