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首富身边的女人 > 第六一三章 迟早要倒闭
    刘兰看到儿子那副嬉皮笑脸的摸样,心里的怨气反而是更加上来了,没想到这个不听话的儿子,简直是把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眼下儿媳妇不能怀孕的事可是火烧眉毛了,刘兰没想到眼前的儿子竟然还要说没事儿,难道这个臭小子是真的要让老娘,就这么干巴巴的看着别人家的老人抱孙儿吗?

    想到这里,刘兰觉得眼前这个臭小子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是让可怜的儿媳妇整整的守了一年活寡。她觉得在这个世上,哪里还有像儿子这样的混蛋事儿了呢?

    刘兰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气人了,要不是儿媳妇刚才主动说出来,不然的话她这个当婆婆的永远都要蒙在鼓里。如今仔细寻思起来,她还真的是恨死了眼前这么个不听话的儿子,哪里还有什么孝心可言了呢?

    想着想着,刘兰是打心眼里真想痛骂儿子一顿,看这个臭小子的儿子还敢欺负儿媳妇不。尽管是如此的气愤,刘兰还是无法狠心骂出口,毕竟她的身边还坐着干女儿江婷,要是她的痛骂真的传扬出去,那儿子今后还咋的做人了呢?

    不管怎么说,刘兰仍然是忍耐不住,结果还是要带着气愤的语气说道:“儿呀,谁说你没事干了呢?我看你呀纯粹是玩疯了。如今的你可是放着厂子里的大事不管,却偏偏要跑去隔壁管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要是再这样折腾下去的话,我看咱们的厂子要不了多久就要关门大吉了,到时候呀你就等着喝西北风,或者是去露宿街头吧!”

    罗林听了老娘的言语顿时是感到挺好笑的,看来这眼前的老娘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他今天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做了一回客人,眼前的老娘居然还要拿厂子里的事儿来发牢骚,这实在是太冤了。

    再说,罗林今天并不是单纯为了做客而做客,其主要目的是要好好的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他和宝贝儿子尽管只有一墙之隔但还是元法相见,如今的宝贝儿子都一周岁了,唯一只有今天借着做客之机,才是真正的看了个够。

    其实,罗林今天对于厂子里的事儿并不是很在意,因为眼下的厂子不但运转正常,而且生意还红火着呢!至于差几个板车工的事,罗林的心里早就有数了,根本就没有必要惊慌失措。

    因此,罗林也就急忙开着玩笑回答道:“妈,眼下的厂子可是经营得好好的呀,转眼间您咋就说要关门大吉了呢?看来,我还真的是要领着老娘去当流浪汉露宿街头了,哈哈哈!”

    刘兰听了儿子的笑话心里更是来气,当下也就急忙指着儿子的鼻尖骂道:“好哇,你这个臭小子竟然还敢当老娘的面来欺骗我。我早就听说过了,咱们厂子里的工人已经离开了很多,要不了多久说不定就要走光了。你倒好,竟然还要说没事儿,难道这走人的事还有假不成?”

    罗林听了老娘的言语觉得很奇怪,如今的老娘咋就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呢?只不过,从建厂的那会儿起,老娘对厂子里的事的确是很关注,总是隔三差五的要向他寻问一下,要是厂子里遇到了难事儿也就更加经常打听。

    只不过,现在的老娘是真的变了,竟然是对于厂子里的事务不但要经常打听,且而还要直接说出原因,到头来还要督促他尽快执行或者是改正,难道老娘是真的有先见之明吗?

    对于老娘这样的具体变化,罗林现在想想也不觉得奇怪,眼下的老娘如今可以直接寻问儿媳妇,因为如今的儿媳妇对于厂子里的大小事情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因此老娘也就没有必要再重复的问他了。

    由此看来,凡是厂子里的点点滴滴,罗林想瞒过老娘还真的是不容易。尽管如此,他并不责怪王香儿多嘴,反而是感到很乐意,因为有了这样的局面,他也就减轻了直接回答老娘的任务,使得老娘对厂子里的担心能够尽快得以缓解。

    不过话说回来,罗林觉得老娘担心厂子里的事初衷是好的,至少是体现了关心下一代的爱幼精神。因此,他面对老娘的爱心觉得自己就应该要坦诚相待,所有事情必须得如实秉报为好。

    对于老娘刚才的寻问,罗林也能够理解,也知道老娘的心里肯定是很着急,看来老娘关心厂子里的事务是越来越细致入微了。

    不管怎么说,罗林觉得自己必须得细心的安慰老娘,要不然老娘面对这样的谣言肯定是真的很着急了。

    想到这儿,罗林也就急忙收起了笑容,而且是很认真的说道:“妈,您刚才说出的话的确是很不错,最近厂子里的确是走了几个人,但是这并等于咱们的整个厂子都要面临倒闭了呀!”

    “儿呀,那厂子里的事务,就像是人们穿衣服一样,小窟窿如果不补,到时候大窟窿就要叫苦了。眼下,咱们厂子里差板车工就得及时补上,要不然也就影响了厂子里的生意和发展。”刘兰也就急忙抓住机会说道。

    “谢谢妈这么关心儿子的事业!既然妈都这么说了,那儿子就必须得把这件事尽快处理好的,更不可能让辛辛苦苦建造起来的厂子倒闭。再说,厂子的兴衰存亡将会直接影响到儿子的前途和命运,儿子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不着急了呢?”罗林也就如实的解释说。

    江婷面对老娘今天的说法和态度的确是感到有些意外,估摸着家里肯定又是有啥事儿要发生了,不然的话老娘也就不会拿厂子里差板车工的事来盯着林子哥不放。除此之外,这个家里还有啥事儿惹得老娘这么着急了呢?

    关于这次差板车工的事,说起来也觉得挺奇怪的,老娘可是天天待在家里,那厂子里的事老娘咋就知道得这么清楚入微了呢?

    江婷对于老娘多管闲事的事儿尽管是感到很困惑,但是打心眼里还是能够猜出几分,预测着肯定是为了香姐。只不过,她是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而已,要不然她又要得罪一大遍了。

    尽管如此,江婷还是不想让这件事祸及到林子哥,到时候林子哥也就没有心情安心办事业了。眼下,她觉得自己必须要把家里烦心事,或者是即将就要发生的事尽快解除在萌芽状态,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让大家都感到忐忑不安。

    为了不让林子哥陷入困境,江婷也就急忙拉着老娘的手,是笑容满面的帮腔说:“妈,林子哥刚才说的话的确是心里话,决不会是欺骗妈的。眼下,厂子里虽然是出现了一点点小问题,但是决不会影响到厂子里的大局。”

    “女儿呀,你也就别帮着林子说话了,因为眼下的林子已经是全变了,总是要把妈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他当面说的可是甜如蜜,转到背后的却是另一套,像这样不着调事儿妈的心里能不担忧吗?”刘兰并不赞成女儿的说法,而且是直截了当的把话说了出来。

    “妈,您就别把林子哥说得一无是处了,不就是差几个板车工吗?只要林子哥一开口,说不定立马就能招上几个板车工进厂。妈,您就相信林子哥的能耐吧!”江婷并不畏惧老娘,仍然是要帮腔说。

    刘兰办事向来是不达目的决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她今天必须得把答应儿媳妇的事办成办好,要不然自己也就要失信于儿媳妇了。像这样没有结果的结果,她刘兰还能够答应儿子和江婷吗?

    想到这里,刘兰还是要带着生气的表情继续说道:“我看你们俩这说的话比唱的歌都要好听,按照你们的说法眨眼之间那厂子里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我觉得这差板车工的事儿,并没有你们所说的那么简单,看来这件事我还真的是得管定了。”

    罗林对于老娘的说法是打心眼里感到很好奇,当下也就很不服气的反问道:“妈,按照您的意思,那我们应该是要如何处理这件事呢?”

    “儿呀,我看你们也就别在这里逞强了,眼下你想招工真的有那么容易吗?依我看呀,目前厂子里最要紧的并不是向外招工,而是要在厂子里合理的配置人员,也就是说进行互相组合,一个人要顶两个人用。”刘兰也就把话直话直说了出来。

    “妈,您的想法还真的是挺不错的,可是那又该是咋的一个顶俩的做法呢?哈哈哈!”罗林听了老娘的说法的确是觉得挺开心的,当下也就急忙笑着问道。

    “儿呀,你就是不爱动脑筋,这样的做法又有啥难的呢?比喻:香儿可以带上巧儿的活,那巧儿也就可以临时抽去窑洞里拉上一段时间的板车了,只有这样才能够挤出人手度过难关。”刘兰可是面不改色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罗林听了老娘的言语顿时惊愕了,眼前的老娘咋就想得如此周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