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首富身边的女人 > 第二五六章 厂长娘子
    天还没有亮,王香儿心里想着林子哥买煤炭的驳船今天要回来,实在是睡不着也就干脆起了床。王香儿清洗完毕之后,也就对着镜子仔细地梳妆打扮了一番,又是点胭脂又是打水粉的,当下也就让那个美丽的小脸蛋儿,是变得更加的光彩照人了。

    特别是那两条又粗又黑的长辫子,一直掉到胯下,王香儿为了更加美观,当下又把长辫子打开,重新仔细地梳理了一遍,而且还扎上了两朵好看的蝴蝶结,然后再喷上香水,更是显得馨香怡人,芳颜再现。

    王香儿梳理完毕之后,也就仔细地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小脸蛋儿是越发显得红润亮丽了,还带着几分可爱的柔情,容颜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儿霸气。这样综合起来,王香儿的芳容也就显得有些柔中带刚了,感觉到自己还真的是有点厂长娘子的气质。

    瞧着瞧着,王香儿的心里忽然感到很高兴,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副美丽的小脸蛋儿,面对如此美丽的容颜,她相信林子哥看了一定会喜欢的,到时候只要林子哥一高兴,那众人瞩目的厂长娘子也就非她莫属了。

    王香儿忽然发现自己这副小脸蛋儿是越来越迷人了,简直是跟仙女下凡一样,连自己都看得入了迷。说实话,要不是杨巧儿从中捣乱的话,就凭她这副超人的美丽容颜,准能迷得林子哥是神魂颠倒的,还何愁林子哥不甘拜在她的石榴裙下呢?

    眼看着林子哥的煤船今天下午就要到家了,王香儿今天必须得以最佳的形象出现在林子哥面前,是要让林子哥看了心动不已,渴望着的心田得到滋润。她觉得自己这一次必须要把握好机遇,是无论如何也输了杨巧儿。

    王香儿是第一个来到办公室上班的,此时的办公室还空无一人,也就显得特别静悄悄的。王香儿心里顿时也就感到毫无兴趣,只是在办公室里悠闲地转了几回圈子,以达到消磨时间的目的。

    度了几回圈子之后,王香儿也就急忙抬起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王香儿又很无奈地转了一圈子之后,忽然觉得自己是再也不能在办公室里待下去了,还是得赶紧离开办公室,又匆匆忙忙地向着江边迈步走了过去,希望能在沙滩上找到一份好心情。

    此时,王香儿已经站在了长江岸边的沙滩上,是静静地欣赏着江面上的微风细浪,犹如拍打着的鳞片一样优美,的确是够美丽动人的了。王香儿看着江面上的美景,不知不觉地又勾起了思念之情,也不知道此时此刻林子哥的灰船已经到了哪里。

    只要一想起林子哥的灰船,王香儿也就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瞪起了眼珠子,是在仔细地搜索着江面上的每一条船只,希望能够尽快地看到林子哥煤船出现在她的眼前。只有这样,她那颗担忧的心才觉得踏实些,爽快些。

    说实话,王香儿只要一想起自己和林子哥的婚事,至今还没有着落,心里立马就感到很难受,简直就是彻夜难眠,恨不得立马就跑到茅屋里去和林子哥成亲,生儿育女,只可惜林子哥就是不点头。

    思来想去,王香儿的心里还是恨死了杨巧儿,要不是那个小寡妇在中间横着,也许林子早就答应娶她了。话说回来,她也恨林子哥自己没有主见,放着她这么好的黄花大闺女不娶,非要听那个小寡妇的迷惑之言,如今这个小寡妇是害得她和林子哥的婚事是遥遥无期,真的是气死她了。

    如今幸好有伯母在中间横着,要不然那个小寡妇早就把林子哥拉走了,哪里还有她王香儿的分?王香儿觉得那个小寡妇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而是仗着青梅竹马的感情优势,非要缠着林子哥不可。王香儿觉得那个小寡用那样的方式勾引林子哥,也显得太不知道脸耻了吧,如今都成寡妇了还要厚着脸皮来跟她抢男人。

    因为有了杨巧儿的缘故,王香儿和伯母尽管是如此的穷追猛打,可是林子哥仍然还是无动于衷,是既不表态又不点头,根本就没有开口说要娶她做堂客的意思,面对如此艰难的婚姻的确是气死她了。

    眼下为了自己的婚姻大事,王香儿的确是急得焦头烂额,六神无主,可是光凭着急又有啥用呢?如今面对眼前的事实,王香儿还是觉得自己决不能轻易放弃,而且还要继续努力去争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败在了杨巧儿的手里。

    尽管如此,王香儿还是觉得自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根本就无法动弹起来。此时此刻,她又忽然觉得江岸边的风景太差劲了,实在是无法再待下去。当下,她又离开了沙滩,重新回到了办公室。

    说实话,王香儿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婚姻大事,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老是有着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似乎林子哥已经被杨巧儿抢走了似的。

    当王香儿返回办公室的时候,罗成和杨巧儿也都来上班了,各自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全面摆开了办公的架势。

    就在王香儿刚刚坐回办公桌的时候,她忽然之间看到一位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那位老者大约五十多岁年纪,头戴礼帽,身穿礼服,看上去是一身经纪人的打扮。那位老者走进办公室之后总是笑容满面的,还显示出那副精明能干的样子。

    王香儿看到来了客人也就急忙站了起来,当下是笑容满面地问道“您老是来买灰的吗?请到这边坐!”

    那位老者看了王香儿的言行举止之后,就觉得眼前这位大美女肯定是非同一般,不用问也就能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他可以肯定这位大美女与罗厂长有着密切的关系,不是堂客就是情人,要不然也就不会显得是如此的大方自然。

    不过,那位老者还是不敢随便造次,只能是先看看形势再说,期间必须得多留个心眼,到时候自己也就能够见风使舵,尽量能够多占点便宜。

    那位老者是急忙微笑着回答说“哈哈哈,我看你这个妹子的确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我是来买灰的,事实的确是如此,哈哈哈哈!”

    “既然是来买灰的,那您老就过来开票吧!我会以最优惠的价格卖给你,决不会让您老失望的!”也不知道是咋的,王香儿是打心眼里觉得那位老者看上去就很顺眼,当下也就急忙附和着说。

    “感谢妹子的抬举,老朽定当感激不尽!不过,老朽想问妹子一下,你们厂子里的罗厂长在厂子里吗?”那位老者是面带微笑地问道。

    “实在是对不起,我们的罗厂长已经出差湖南了,眼下还不在家,也许要到下午才有能够回到家。您老要是有啥事的话就直接跟我说好了,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因此,您老也就别有顾虑了,还是放心地说出来吧,没必要在这里畏畏缩缩的。您老要是非要等罗厂长不可的话,那也没啥关系,要么您老就坐下来等着,要么就回去明天再来,嘻嘻嘻嘻!”王香儿看那老者很能干,也就急忙微笑着实话实说的解释说。

    那位老者听了王香儿的言语之后,当下心里也就有了谱,觉得眼前这位大美女有利可图。想到这里,那位老者立马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王香儿,越看是越觉得眼前这位姑娘的气势不凡,可以肯定是罗厂长的心上人无疑,也许自己刚才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那位老者看了王香儿的气势之后,也就故意带着惊讶的表情,微笑着问道“啊,姑娘,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大名鼎鼎的厂长娘子对吗?”

    王香儿听了那位老者的问话,心里忽然之间“咯噔”一下,没想到那位老者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而且是问出了这么个糊里糊涂的问题。

    尽管那位老者的问题问得奇怪,可是王香儿的心里还是感觉到又惊又喜的,没想到她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厂长娘子,把自己想要的话给说了出来。说实话,她是打心眼里要感谢这位老者,没有想到这位老者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竟然是实实在在的提出了这么个十分敏感的问题。

    只不过,王香儿一想起当厂长娘子的事就感觉挺新鲜的,心里也是怪痒痒的,仔细寻思起来的确是别有一番韵味。

    看来,王香儿今天的确是有了个好兆头,没想到自己梦想已久的事,今天却让这位老者给提前说出来了,当下她还真的是甜到心坎里去了。

    既然连这位老者都这么说了,看来这个厂长娘子的宝座肯定是非她莫属了,王香儿的心里顿时是感到高兴极了,希望这位老者今天说的言语是金口玉言,眼下就能够给她带来最好的运气,能够让她和林子哥的幸福婚姻如愿以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