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无名剑圣与联系恢复
    方鸻自然听清了对方的问题——

    只是在这当口,他可没心思想那么多。只见对方愣神的一刹那,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他仿若心中一道灵光闪过——正是这个机会!他暗暗喊了一声机不可失,当即左手用力一挥。

    前方两台能天使立刻抽身而回,宛如一前一后两道银光先后闪烁而至。

    方鸻将手往其肩上一放,那一刻眼底犹如产生出一轮银色的光焰——但那不过是折射出他面前此刻的光景罢了——一道光门正在他身前展开,白色的光环蓦地扩到最大。

    然后它倏然收拢,将方鸻与能天使一齐吞入其中。只是光门关闭的顷刻,又在百尺之外打开另一道门,两者时间上如此等同,近乎于像是一道流光,落入那个方向幽暗的深处。

    视觉残留之间,中间还折了一次向,犹如一条一闪即逝的银色折线。

    两三次转折之后,彻底消失在黑暗深处。

    其过程,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

    青其实在最后一刻便已回过神来。他认真出手要拦的话,倒也不是拦不下方鸻来,只是他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之后,只手持长枪立于原地,并默默看着方鸻消失在洞窟深处。

    一直到四周彻底安静下来,他也没挪动步子。而是在原地若有所思良久,才慢慢放下手中长枪,然后向前看了看——目光落在那被他打得散架的能天使之上。

    他这才向前走了两步,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片残片,一言不发地将那银色的外壳翻了过来。青看到,能天使原本应当银色的外壳,此刻却泛着一种十分诡异的黯淡的光芒。

    只是那暗色的光芒,此刻正一点点褪去,并露出下面原本的银色光泽。他用手指触碰了一下,竟拉出一道金色的电弧,只是这光芒很快消退,青认出来——那是魔力反应。

    他抬起头来,再看了看四周,目光也落在自己的直播间之内。

    直播间内的确有一些人正在讨论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少年是剑圣‘R’的学生?”

    “你开玩笑吧,他是个战斗工匠。”

    “可你看到他持剑人先前那一**作了,那不是‘R’的招牌绝技是什么?”

    “龙牙剑—断空斩也不止有‘R’会用。”

    “那可不是单纯的龙击剑术,那是秘剑——断空斩,要在维持平衡的情况下输出十一剑以上,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做到过。而且连青老大也认出来了,不是么?”

    争辩之人不由哑然。

    青也一言不发。

    虽然直播间内,更多的人则是一头雾水地在问——剑圣‘R’究竟是谁?是啊,剑圣‘R’究竟是谁呢?青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上十字星状的臂盾,那盾是由四枚构装体组成的魔导奇物。

    其名苍蓝十字星,是一件十分有名的传说级奇物盾牌,也可以说是他‘苍之枪’之所以得名的原因之一。只是那一长三短的盾牌之上,较长的一棱的正面,一道清晰可见的斩痕正刻印其上。

    这一剑似乎只要再向上偏移三寸,便足以将他连上臂带半身一齐斩为两段,他至今尤能记起那惊世绝艳的一剑,几乎将他的满腔斗志斩了个灰飞烟灭。

    也正是那一战,似乎决定了之后的一切。那个只留下一个‘R’的代号,手持一长一短双剑的男人,似乎注定在那个赛场上留下一段不灭的传说。

    一直到退赛之前,他也未知对方的真实ID与名字。

    人们所口口相传的,也不过只是三年之前,圣约山上的那个无名剑圣而已。唯一的传说,也只有一把圣剑断空——龙击绝艺。

    青轻轻将残片丢到一边。

    ‘R’又回来了,那么圣约山上的力挽狂澜的那些人呢?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公会,还有那个庞大的联盟——弗洛尔之裔,或者自己更喜欢称之为‘昔日同盟’的庞然大物。只是V.E.M的遗产,到今天真的还能代表着昔日的荣光么,圣约山之后历史的分流,究竟指向何方?

    青从未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那原本就算不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可以讨论的东西。

    只是此刻,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丝明悟。

    ……

    方鸻感到身边的景物正在飞速后退。

    但他可一点也不敢停下脚步,他将几乎所有的能天使都召唤了一遍,连续七八次闪现之后,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深入到了地下洞窟内何处。

    这个方向他先前其实是来过一次的,这里应当仍旧是地下河道的一部分——先前他与伊芙两人寻找龙之初鳞所在的那个天然岩窟时,便要经过这个方向。

    他记得这个方向应当是一条死路。

    但他此刻握在手心中的金色焰环,却始终不变向前延伸出一道微弱的火苗,指向这个方向。方鸻抬头看了一眼,但前方并没有任何意外,仍旧是一片看不穿的漆黑景象。

    他只能凭借印象,大致猜出尽头应当在不远处。

    所有能天使全部召唤了一次之后,方鸻才停下来,用左手胸口的信息水晶上一按,并将它们全部收了回去。然后他的速度自然也慢下来,先前无暇他顾,而此刻他才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右手回应来。

    他立刻出了一头冷汗,但咬了咬牙,反手将短剑从靴子上抽出来,然后从风衣上除下一只袖子,接下来再将短剑连剑鞘一起死死捆在自己右手上,作了一个简易的夹板。

    作完这个简单的工作,他已是一身大汗淋漓,抬起头,脸色一片失血的苍白,人几乎都有些虚脱。但方鸻一言不发,只扶着墙继续向前走去,他步履蹒跚,一脚深一脚浅,但至少并未停下——

    因为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再追上来,虽然明知道或许逃不掉,但龙之心也可能就在前方。

    只要拿到了龙之心,即便是复活离开这个地方,他也可以安心了。

    R一直没有再开口。

    弥雅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这个样子,她心中大约可以明白,方鸻作此决定的原因。两人其实差不多是一样的性子,决定了的事情,就一门心思一定要去做。

    因此从一开始,她便从未反对过对方的意见——答应了之后,便是完成目标。这样的对方,大约才是她之所以欣赏的原因所在,她从一开始就认为对方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来着。

    但两人没有开口,痛得快要晕过去的方鸻却不得不找一个可以转移注意力的方法。

    他一下也想到了之前的一切——对方迄今还未追上来,应当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吧?

    他犹豫了一下,才轻声开口道:

    “老师……”

    但R并未回答。

    方鸻说完这句话之后,也并未再开口。他明白R一定听到了,但对方会不会回答,其实并不一定,这也是他这个老师的习惯之一。他便收了口,只默默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前进。

    过了一会,R才开了口:

    “不用那么紧张,其实你可以休息一会,他不会再追上来了。”

    这并不是方鸻想问的问题。

    但两人也不是一日的师生,方鸻明白,这便是对方的回答。虽然并未正面告诉他什么,但其实已经默认了那个答案,否则对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不再追上来了。

    毫无疑问,那个弗洛尔之裔的龙骑士,并没有认错。

    那么对方口中的圣剑断空,剑圣‘R’,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想及此,不由微微愣了一下。虽然心中其实有所预料,可在得到确认之后,还是会忍不住会有些意外——

    这是在说自己的老师么?

    他目光下意识偏向一旁,看着那个标记为‘?’的头像,难道自己老师真在第二世界,可他也说过自己只是理论大师而已,而且第二世界的选召者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泡在社区里?

    而且剑圣,那不是剑士系第一人的称谓么?

    剑圣与十王,皆是选召者至高冠冕之一;但凡剑术登峰造极之人,皆可称之为剑圣,只是根据不成文的规则,其每一系剑士流派之冠,也只有一人可得而已。

    唯有例外是十王同时也可以是剑圣。

    方鸻印象当中最深刻的自然是剑士十王德-拉费尔,后者自身就有铁修女之冠,那正是细剑流派剑士的至高荣誉之证,同时也是这一流派上位职业‘细语之刃’的剑圣象征。

    对方成为剑圣时的头衔是‘蔷薇’,其的武器也是圣剑‘蔷薇’。

    那么自己老师的头衔,自然是‘断空’?

    圣剑断空,断空剑圣?

    他狐疑的是,自己从未听过说过这样一个名字。

    当下能排进选召者前一千的剑圣当中,方鸻大约一下可以数得出三人,除了德-拉费尔之外,其他两位剑圣基本来自于大流派——大剑士,双持剑士这些选召者人口汇聚的职业之中,人才济济,其中能出类拔萃者,自然顶尖。

    而唯有德-拉费尔的‘细语之刃’是一个偏门职业,但这个法国佬是个怪物,不可以常理论之。而能获得剑圣之名者,大多不是泛泛之辈,若自己的老师真是一位剑圣,他怎么又会没听说过呢?

    但方鸻思前想后,也确实未有听过有一个名为‘R’的剑圣。

    至于‘断空’这个称号,他更是闻所未闻,中国赛区倒是有一个‘裂空之刃’,世界排名三千四百多。但人家是一个魔导士,与剑圣又有什么关系?

    他不由有些好奇地看向对方。

    “老师……”

    “我说我是剑圣‘R’,那又如何?”

    R答道:“这样可以满足你的虚荣心么?那么作为我的学生,你拿去用一下也无妨。”

    “不是,”方鸻摇了摇头,他其实一直便知道自己的老师的厉害,至于虚荣心什么的,或多或少是有一些。但他现在,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老师,可我从未听你提起这件事——”

    “你和我分析当下第二世界顶尖选召者的格局,总不能单单漏了自己吧,当下艾塔黎亚一共有七个流派的剑圣,难道单单老师可以忽略不计?”

    R忍不住笑了。

    “所以和你说了,那么你认得我了么?”

    “这正是我好奇的地方。”

    “别想太多了,小子,”R答道:“你以为你认识第二世界所有的顶尖选召者?那么在十年王朝之前的那一代先行者,除了银色维斯兰的会长之外,你还认得出几个人?”

    方鸻微微一怔,选召者的黄金年龄一般也就是在十年之间,之后会逐渐转向二线。而就顶尖选召者而言,十五年往往是三代人,这是一个更新换代频繁的行列。

    要他说出之前几代的那些知名选召者,除了其中的佼佼者之外,他还真无法一一说出那些人的名字。不过老师的意思,是说他也是这些人之中的一员?

    可他想了一下,又觉得不太可能,至少从弥雅与之前弗洛尔之裔那龙骑士的反应来看,老师应当还活跃在第二世界。而且听声音,对方似乎也还算年轻。

    “但老师总不是那个时代的先行者吧?”他反问。

    R摇了摇头:“我只是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而已,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再问了。我说过,就算是告诉你我是剑圣‘R’,你又知道多少呢?”

    “当然了,你大可以去问你的媳妇儿,”他看了弥雅一眼:“不过我猜,她也告诉你不了你太多。”

    方鸻差点呛到:“我和弥雅小姐不是这个关系。”

    “随你。”

    但忽然之间,R话锋一转:“前面有人来了。”

    方鸻一凛,他才刚刚脱离青的‘魔爪’,前面又有人来了?他算是看出来了,此刻在这地底之下活跃的,除了弗洛尔之裔的人,大约便是血鲨空盗或者拜龙教。

    总而言之,不会遇上什么好事情。

    他赶忙屏住呼吸,往墙上一靠,然后看向‘R’和弥雅,等待两人的分析。不过这一次,‘R’却罕见地卡了壳——他看向弥雅,弥雅也皱着漂亮的眉毛一言不发。

    “海魔女,你怎么看?”R问。

    弥雅摇摇头:“来的人我也看不清深浅。”

    “的确,”R答道:“魔导炉的反应很奇怪。”

    他这才对方鸻说道:“小子,你小心一点,来的人有些古怪。不过他似乎还没发现你,你藏好一点,先看看来者是个什么路数——”

    “要是对方实力很强,但察觉能力是短板的话,”弥雅也少有地补充了一句:“艾德,你最好不要轻易露面。”

    方鸻赶忙点点头。

    他心想自己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轻易露面,一只手还断着呢,岂不是自找麻烦?于是他往角落一缩,便默默屏息站在那个地方,只留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外面。

    方鸻心中还不由腹诽了一阵,塔达祭祀说什么前往西方,在关键时刻闪耀之海会庇护他,但事实证明这预言根本不靠谱。关键时刻,还是老师和弥雅靠得住。

    他不由想今天要不是运气好,正好遇上了自己的老师和弥雅在的话,只怕之前一战就已经死无葬生之地了。还轮不到后面那弗洛尔之裔的龙骑士来与他动手。

    只是这一战下来,又损失了两台能天使,他看了看库存,一共只剩下五台而已,不由心中滴血。

    而方鸻正默默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忽然之间,一件他最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先听到塔塔小姐在自己心灵世界之中轻轻‘咦’了一声。

    然后忽然之间,黑暗之中一道红光亮起——那不是其他,正是他的通讯水晶。

    方鸻是万万也没想到,一直以来出故障的无法联系外界、只能在社区发信息的通讯水晶,这会儿居然忽然之间恢复了正常。但恢复了正常也就罢了,偏偏还正好有通讯协议传输了过来——

    由于之前一直开着通讯模式,就是为了通讯水晶恢复正常的时候,让希尔薇德他们可以及时联系上自己。但先前一番交手,让他一时间忘了这个事情。

    于是此刻,他甚至还来不及用手去摁灭水晶的光芒,便听到天蓝一惊一乍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艾德哥哥,艾德哥哥,啊……我好像联系上队长了,你们快过来……真的,这次没骗你们了!”

    意思是之前还骗了?方鸻听了,好悬没晕过去。

    他赶忙看了外面一眼,生怕老师口中那人正好进入这般甬道之中,但手才刚刚挨到水晶,就听天蓝又急匆匆说道:“艾德哥哥,你在那边吗?”

    “我们总算联系上你了,你在什么地方?外面出了一些事情,希尔薇德和爱丽莎姐姐他们暂时还没回来,对了,艾缇拉姐姐去找你去了。”

    她话音刚落。

    方鸻同时也听到一个略微有些惊讶的,温和的声音从前方黑暗之中传来。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停在那个地方,试探性地问道:

    “艾德,是你在哪里吗?”

    方鸻闻言,不由微微一怔。他当然认得那个声音,下意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点惊喜向那个方向看去。“艾缇拉小姐?”

    而下一刻,他便看到精灵小姐一手持长矛,一手抱着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定睛一看,那白乎乎的东西不是其他——竟然是船上的猫,黛丽丝女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