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I
    “你们没去过幻海,阿菲法她也没去过,我得给你们安排一位向导。”

    “另外父王他们已经离开奎斯塔克一天一夜,你们很有可能追不上队伍。”

    临行之前,鲁伯特公主叫住他们,并如此说道。

    天蓝听了眨巴一下眼,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飞过去,”公主答道“王宫中有一条船。是我母后生前留下的,十年来从未有人开过,但一直有专人保养。那是一条小艇,可能不太适合远航,但从这里到幻海应该还能支持得住。”

    方鸻与其他人互视一眼,然后轻轻颔首“按你说的办吧,公主殿下。”

    “那我把它交给你们了——”

    鲁伯特公主欲言又止,最后只轻轻说了一句“艾德先生,拜托了……”

    众人当中,只有帕帕莫女士信心十足,拍着平平的胸脯,保证道

    “放心好了,尽管交给我们吧。”

    “我们一定会把阿菲法小姐救回来。”

    “对了,等我回来,再和公主殿下讲讲关于那头恶龙的事情。因为与它比起来,盲从者们根本不算什么……”

    而方鸻只迎着这位大公主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

    王妃的船停在卡珊宫内一处小湖泊之内,为了掩人耳目,他们之后必须把船先从湖泊之中开出去,汇入人工运河之内,然后再从外城升空。

    方鸻让希尔薇德与天蓝留了下来,自己则带上其他人前往。

    天蓝是因为没有什么战斗力,而贵族小姐与其和他们一起前往,不如留在奎斯塔克稳定局面。因为唐馨与艾小小,还有夜莺小姐也还在城内,而这边若没有一个主事人的话,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剩下的人说不定像是没头苍蝇一样。

    虽然自己的表妹头脑也很好用。

    可她相对于这个世界,毕竟还只是一个新人,在某些方面,远不如希尔薇德判断准确。

    何况自己的表妹也是大病初愈,能不能主持大局还不一定。

    不过唯一让方鸻有些头痛的是帕沙。

    后者一定要坚持与他们一起前往,理由大约与上次一样——而且他还会操帆,这是这些日子他从巴金斯那里学来的‘手艺’。

    因为希尔薇德要留下,因此巴金斯和谢丝塔小姐,自然也不会和他们一并前往,虽然公主殿下可以帮他们安排一个其他的水手,但方鸻想来,或许还不如帕沙可靠。因此最后,他还是勉强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不过还是那句话

    “必须听我指挥,”方鸻严肃地说道“否则就没有下一次了。”

    小男孩连连点头。

    临行之前,阿勒夫赶来了,而伯爵千金也赶来了。

    在伯爵府邸上,拉瓦莉便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前来寻找阿勒夫,让这位王子殿下帮忙寻找阿菲法的下落。后者听闻此事之后,自然义不容辞,直接将人派了出去,只是两人花了一番功夫,才得知方鸻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卡珊宫内。

    他们来之前,便已大致听说了发生的事情。这是方鸻授意天蓝告诉两人的——拉瓦莉知晓了事实之后,稍显平静一些,因为在自己父亲身边,这位伯爵千金或多或少猜出了一些什么。

    而阿勒夫紧抿着唇,只走上前来拍了方鸻一下肩膀。

    “我离不开奎斯塔克,我父王那边交给你了。”

    方鸻对他点了一下头。

    “你们这边也需要小心,”他提醒了一句“盲从者的首要任务是复活笛卡,因此他们的第一目标肯定是幻海之中的‘苍翠’碎片,但从他们在鲁伯特公主身边的安排来看,他们一定也会在奎斯塔克城内有准备——”

    “交给我好了,艾德,”阿勒夫答道“我会看好奎斯塔克的,至于阿菲法那边靠你了。”

    “我会看照好她的。”

    “是她们,”阿勒夫纠正道“还有阿菲法小姐也是,你还记得那天父王对你说过的话么?”

    方鸻微微一怔。

    他记起了星之仪式那一夜,沙之王语重心长对自己说过的那一席话。对方委托他照顾阿菲法,但那语气并不像是在谈论自己逝去的恋人——倒不如说是在说自己的一位女儿。他当时便感到有些奇怪,而如今,仿佛才刚刚回过神来——

    “在沙漠之民看来,拥有同样的名字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阿勒夫缓缓答道“我对于王妃的印象并不太深,但阿菲法一直与我关系要好,其实我在看到那位少女的一刻,心中便感到亲切,因此当时才说那样的话。”

    “阿菲法是我的妹妹,她也一样。”

    “想必我父王,最终也明白过来这一点。”

    “那么你记得答应过他的话么?”

    方鸻看向这位王长子,再轻轻点了一下头。

    他没想到的是,鲁伯特公主没能理解一切,反倒是这位王子殿下看出了沙之王的心思。

    正如努尔曼伯爵所言,那位沙海之上的至尊或许早已接受了这一切的失败——他看待阿菲法,只如同看待自己的另一位女儿。让她在秘术士之间学习,成长,并不受外界打扰,甚至连她自己,也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世。

    这样无微不至的呵护,真的是如大公主所看到的,寻找的仅仅只是一个自己妻子的替代品么?

    他既然早已接受了这一切——

    那么这位沙之王,而今又究竟在追求的是什么呢?

    还是正如德兰所言?

    而怀着这些想法,在对方注视的目光之下,方鸻只转身走向船上。

    所有人都已经上了船。

    正如公主所言,那只是一只小艇而已。

    它甚至比设计之中的七海旅人号还要小上许多,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小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船中央立着一根高高的桅杆,雪白的帆如同一面羽翼,船身之上描绘着美丽的花纹,像是承载着一个少女过往的梦想与向往——它并不像是王室用品一样奢华,反而有些朴素。

    帕帕莫女士爬到船顶,并将帆放了下来……

    十年来,它一直一动不动地泊在这个地方,虽然得到了很好的养护,但毕竟已不是一艘新船。因此仅仅是完成启航之前的准备工作——便足以众人从夕阳西沉,忙到银月初升——直到如霜一样的暮色,笼罩这座沙漠之中的城市之上。

    最后赶到的是阿菲法公主。

    她显得有些不同寻常地沉默寡言,走上船来,也不多言。

    方鸻看到这位小公主殿下低着头,眼圈儿有些发红,像是刚刚哭过一样。

    但在自己的姐姐面前,在阿勒夫面前,她尚还表现得坚强,一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鲁伯特公主看着自己妹妹的样子,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公主殿下安排的向导是一个老熟人,啄木鸟兄弟会的‘蜂鸟’先生。

    后者看到方鸻时,还向他脱帽示意“我们又见面了,艾德先生。”

    方鸻一脸狐疑地看着对方“你怎么在这里?”

    后者笑嘻嘻地“公主殿下也是我们的老主顾了。”

    “阿方德先生是战争女神殿的人,眼下除了守誓人一族,也只有他们完全靠得住了。”大公主在一旁解释道。

    方鸻这才了然。

    他这才记起来,自己第一次与啄木鸟兄弟会的人接触,也是法里斯主教介绍的。

    而这些奎斯塔克的牛鬼蛇神之属,与这位手眼通天的大公主殿下有所联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身边人也被渗透的情况之下,对方为了避开盲从者的耳目,从战争女神殿的势力之中挑人,倒是一个无比明智的选择。

    而且他也是才知道,这位名叫阿方德的‘蜂鸟’先生,不仅仅是一个情报贩子——同时还是一个合格的术士。

    别看对方穿得像是一个游侠一样,但似乎只是一种伪装而已。只见对方娴熟地从洛羽手中接管过魔导引擎,然后摆弄了几下,便小艇微微一晃,然后从湖面之上腾空而起。

    “阿方德先生曾经是一位出色的术士,”大公主在下面看着这一幕,开口道“他的导师,曾经也是我母后的导师,他知道幻海在什么地方,并且可以避开途中一些潜在的危险。”

    “潜在的危险?”

    方鸻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些什么东西。

    但阿方德笑着插了进来“只是一些小麻烦而已,艾德先生。”

    方鸻狐疑地看着这个人。

    但愿如此。

    ……

    船只并不能在湖泊之内升空,因此他们还要先沿着湖岸一直开入运河之内,并从那里通过船闸,进入内城,最后抵达外城,并从那里升空。

    树林暗了下来,并点起了灯光,为了方便他们行动,这边已提前在宣称在进行大修工作。而湖畔彻夜灯火通明,外人看来反而不疑有他,白昼之间的一系列安排终于在此刻奏效,所有人都通力合作了起来——在赛舍尔的帮助下,大公主很容易便把工匠总会派来的人手,替换成了守誓人一族的人。

    而工匠总会那边负责打掩护的人,正是前来的爱尔娜女士。

    岸边的人看着立起的帆越来越远——

    拉瓦莉看着这一幕略微感到有些不安,不由转过身去。

    阿勒夫轻轻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安慰了她一下——伯爵千金的取向虽然有一些问题,但这并不妨碍两人之间的友谊。

    很快黑暗之中便只剩下‘哗哗’的水声。

    阿勒夫也默默看着那个方向消失的影子。

    “麻烦你了,爱尔娜女士,”鲁伯特公主正在向巨灵裔女会长道谢“本来不该把你卷进来的,但我们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更好的人选。”

    爱尔娜不太在意地摇了摇头,只是眼中略有一丝忧虑。“说什么呢,我也是在这个地方长大,也不可能再如过去一样回到巨人岛上去了。而在奎斯塔克学习的经历至今历历在目,在这座城市之中帮助过我的人很多……这件事如此严重,我也不希望他们卷入这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她停了一下。

    “而且从巨人战争以来,黑暗信徒一直是文明的敌人,炼金术士们的历史,不正是与他们斗争的历史么,我又岂能屈居人后?何况能为大公主殿下效劳,每一个奎斯塔克人都乐意之至。”

    “过誉了,爱尔娜会长。”鲁伯特公主在一旁轻声说。

    但爱尔娜却十分认真“大公主殿下,你和母后的故事,每一个伊斯塔尼亚人都不会陌生。”

    鲁伯特公主回过头,看了看年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阿勒夫。

    她眼睛盯着那背后树林之中的暗色阴影,轻声答道“其实我也早听说过你呢,会长女士。”

    爱尔娜听了脸不禁一红。

    她又没什么名声,对方又怎么会听说过?不过在奎斯塔克求学的时代,自己倒是‘声名远播’的。

    但她宁愿不一样这样的‘声名’。

    她呐呐道“……那些传闻也不一定是真的,公主殿下。”

    鲁伯特公主不禁微微笑了一下。

    她看着自己的幼弟——伊斯塔尼亚未来的沙之王,从拉瓦莉身边离开,走到自己面前来。

    大公主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

    “对不起,阿勒夫,有些事情我没告诉你真相。”

    阿勒夫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

    “不过父王已经将这一切交给我。”

    “无论是权力还是责任。”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因此伊斯塔尼亚的未来,还有这座城市的未来……你与阿菲法,还有王妃的事情,我都会负责下去,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我向你保证。”

    鲁伯特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有那么一刹那,她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位沙之王。

    ……

    黑暗之中,船上的众人默默看着不远处船闸升起,并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湖水轰鸣着,倒卷而出,撞击在船舷上,让小艇微微晃动着。

    但还好它悬浮在水面上,不至于摇晃得太过厉害。

    方鸻看着黑暗之中那些人手,明白其中自然早已调换过——而今在那里看守的,也应当是赛舍尔与阿勒夫亲自指派的人手。

    事实上由于白昼时,这位右大臣与王储便已封闭了城门,并加强了对于城内的戒严,因此傍晚时分的这一命令,其实也并未引起太大波澜。纵使盲从者知晓这个消息,大约也只会讥屑一笑,明白这是昨夜那场劫持带来的后果。

    但那又能有什么用呢?

    人早已被替换出了奎斯塔克,此刻应该已经快要抵达幻之海了。

    此刻暮色沉沉低垂,天边几乎只余下最后一道暗红色的霞光。

    而卡珊宫的另一个方向之上,站在宫墙之上,阿基里斯鸟瞰着大半个奎斯塔克,心中也只默默算着时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身去,黑沉沉的目光,看着那个方向灯光璀璨的卡珊宫——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十年?

    二十年?

    他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那位公主殿下的面庞在思绪之中一闪而过。

    但很快,一切都归于黑暗之中。

    炼金术士默默从胸口拿出一件物什,端倪了片刻,才轻轻叹了一口气,又将之收回去。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盛景,像是要将它记忆在心底一样,片刻之后,才默默走下了城墙。

    是时间了。

    他心中想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