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四十五章 月与海,少女与艾尔帕欣
    方鸻打开门,门外是希尔薇德。

    “晚上好,艾德先生,我没打扰到你吧?”少女说道,月光穿过森林,像是精灵的歌谣,他们在伊瑞安打造那枚璀璨宝钻,就像此刻希尔薇德的眼睛,柔美,澹明。

    森林正变得明亮起来。

    长发是细碎的流金,鼻尖如玉的色泽,樱色的唇瓣是星与花的秘密。她微微抬起头,面映月色,犹如林间的精灵。

    “我想借一床毯子,艾缇拉小姐说你这儿有。”

    艾缇拉今天负责守夜,希尔薇德和她的女仆在瞭望所的驮屋处搭了一顶帐篷。

    “啊,是的,”方鸻答道:“我这就去给你拿。”

    他转身回屋子里,从柜子里取出备用的毛毯,想了一下,才发觉自己遗漏了什么,又拿起那具精致的人偶少女。回过头,把两件东西交给希尔薇德。

    “对了,这个东西,一直没机会还给你。”他说。

    少女抱着毯子,有些意外地接过人偶少女,她用手细致地梳理了一下人偶额前的银发。方鸻之前从没见过这么精致的人儿,一时都看的出了神。

    她穿了一件莹白的长裙,既不单薄,也不丰腴,只恰到好处,在月下亭亭玉立,犹如一朵盛开的幽兰。

    希尔薇德手托着人偶银色发尾轻轻放下,抬起头来。“在我的家族,世代流传着有关于妖精使的古老传说,说他们既神秘,又受人尊敬,在灰海岸一带还有许多相关的故事,艾德先生也是妖精使吧,能和我聊聊天吗?”

    方鸻总觉得在哪里听过相同的话语,那是一片同样月光如华的树林,澹澹的光与影,静谧的虫鸣声,美丽而知性的少女,对他如是说道:

    “聊天总得有个开头,不是吗?”

    他一时竟想得出了神,心中隐隐有些酸楚。而希尔薇德看他走神,也有些意外。过了一会儿,方鸻才叹了一口气。“希尔薇德小姐想聊什么?”

    “只是有些好奇。”希尔薇德说。“艾德先生是妖精使吧,为什么要把这只妖精还给我呢?”

    方鸻挠了挠头:“这和是不是妖精使没关系吧,这是希尔薇德小姐的东西啊。”

    “可不管人还是物,只有在懂她的身边才会绽放出惊人的美丽,璀璨而夺目。”希尔薇德看了看怀中闭目的人偶少女。“而我并非妖精使,她在我这里,只会明珠蒙尘而已。”

    “我倒没考虑那么多,”和这个美丽的少女在一起,方鸻总感到有些局促,他不大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没动过心思,如果希尔薇德小姐不介意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我当然介意了,艾德先生。”希尔薇德浅浅地一笑,俏皮地冲他眨了一下眼睛:“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谢谢你把她还给我。”

    “噢——”方鸻十分懊恼,但听来那是人家父亲的遗物,他总不能横刀夺爱罢?

    “希尔薇德小姐,你父亲他是?”

    “我出生于一个微不足道的工匠世家罢了,”希尔薇德谦逊地说。“我没有继承家父的手艺,也羞于提起那个名字了。”

    如果她所言非虚的话,她可能来自于西林—丝碧卡家族,方鸻心想。西林家族的蔷薇工坊是考林—伊休里安历史最悠久的妖精工坊,自然是工匠世家,至于微不足道不微不足道——那就两说了。

    “艾德先生为什么会来第一世界呢?”希尔薇德意有所指地问。

    但方鸻却会错了她的意,想了想,理所当然地答道:“因为喜欢啊,就这么简单。我梦想如此,所以一定要去实现它。”

    “喜欢吗?”希尔薇德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她心中不由想,这个人可真不坦率,他究竟喜欢什么呢,却值得商榷。

    “那么艾德先生的梦想是?”少女装作有些好奇地问道。

    “弄一条船,前往第二世界。”方鸻直抒胸臆,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羞耻的:“当然,我还会组建一个冒险团——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做黎明之星。”

    如果丝卡佩小姐再这里,一定把他的头都敲爆——这个名字是你想的吗?但在这儿,只有星与月,枭与林,少女与幽暗之中摇曳的花,静静倾听这个理想。

    希尔薇德像是听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捂嘴浅笑:“艾德先生的理想很有意思。”

    “那么希尔薇德小姐呢?”方鸻不由有点好奇,在星辉之下,和一位美丽的少女讨论人生理想,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呢。

    “我嘛,”希尔薇德浅浅地笑着,答道:“好像也没什么大的理想,但说不定又出奇地和艾德先生有缘分哦。”

    她的声音很空灵,柔软安静,不会显得太强势。方鸻很喜欢听她说话,不由下意识问了一句:“哈——?”

    希尔薇德避而不答。“艾德先生喜欢船的话,何不去艾尔帕欣的船厂看看呢,艾尔帕欣可是拥有七城地区最有名的船厂,最经验丰富的工匠。”

    方鸻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他点了点头。“我当然打算去看看了。”

    少女这才微微向他欠身,礼貌地说道:“打扰了,艾德先生,很高兴你能陪我聊这些。”

    “啊,没关系。”

    方鸻赶忙摇头。他看希尔薇德告辞离开,心中有些怅然若失,但主要是舍不得那妖精。少女走过鞍桥,背影在月下显得柔美,但方鸻心中却想着另一道影子。

    那月色银华,目光如水。

    在灰锚地。

    小镇内有一处矮人开的旅店,九十月间,北风将起,进入龙啸山脉冒险的人明显少了许多。旅店中人大猫小猫三两只,几乎都是原住民,而天气已经开始变冷,壁炉中也熊熊燃着火焰。

    火光映出银发的少女有些清冷的脸,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已经很长时间,只有长长的耳朵竖着,表明她还保持着应有的警惕。

    弥雅再度叹了一口气,淡银色的眸子如星之花,出神地看着手背上那半个印记。

    她在那之后去过隐匿泉的复活点,但没有找到那个少年。他是害怕躲起来了呢,还是发生了别的什么变故?她又想起那天晚上,他那个笨拙的样子。

    或许是半空中乍现的光芒,加深了她的印象。

    辉光流淌在森林上空,犹如太阳的车架,点亮了夜色——紧张、不安与鼓足了的勇气,同时出现在那张脸上,她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好笑。

    然后真的笑了起来,浅浅的笑意浮上嘴角。

    他要是说出来的话,她说不定会答应的,毕竟那是她最彷徨不安的一刻,在一切都成为注定之前。她闭上眼睛,眼前便不住回忆起星之匕折断的那一役,漫无边际的背叛与绝望。

    她按着胸口,睁开眼睛,银色的眸子里还有一丝畏惧的色彩。

    “女士,需要什么帮助吗?”

    秦执站在不远处,有些惊讶于这个少女的美丽。有那么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海之魔女——他的梦中情人。但这是一个狼族之女,荒野之民罗塔奥,而他的梦中情人是不但一个人类,而且已经退役了。

    那一直以来是他最大的遗憾——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或许就是这样的感慨。

    但真的太像了。

    秦执那一瞬间,就感到自己的心被冥冥之中的什么东西击中了,站在原地再也走不动一步。

    弥雅抬起头,淡银色的目光落在这个人的左胸处。她楞了一下,问道:“银之翳,你是秦执?”

    女神知道我?

    秦执不由有些被命运垂青的错愕与惊喜。

    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最后看到的使两道交错的冷光。

    她是人们口中的海之魔女——

    但人们似乎已经忘了她称号的来由。

    ……

    第七次失败了——

    天蓝大惊小怪的尖叫声,再一次打断了方鸻的思路,他有些懊恼地抬起头来。

    自从熟悉了那种方法之后,只用了半晚上便攻克了难度更高的第二关,距离那些人许给他的一周才过了一晚上,他就已经进军第三关了。

    不过今天看来已经进行不下去了。

    “艾德哥哥,快来看啊!”

    天蓝在外面督促道。

    方鸻只得出了门,灰岭负丘兽正沿着巨兽走道进入艾尔帕欣的北门,这是一条笔直的大道,铺设于云与海的丘陵之上,直通向远处的艾尔帕欣——

    而这也是方鸻第一次亲眼看到这座艾塔黎亚北境之冠,魔法与造船业之都。

    入眼是高耸入云的圣白之墙,上面悬浮着一座座水晶尖塔。

    轨道从城市的各级延伸向下,上面运行着通往城市内各个区域的魔导列车,环绕着犹如一座通天之柱的艾尔帕欣堡。

    后者是城市的中心,悬浮于这座港口的最中央——大大小小的魔导学院、店铺,如同五色的天空之街一样漂浮于这座城堡上下四周,阶梯状一圈圈衔绕向下。

    而湛蓝的天空,倒映于视野尽头云海的背景之上,铺陈开数不清的飞行异兽,与各式飞艇——

    头顶上正浮过一片阴影。

    那是塔菲三号硬式飞艇倾斜的影子正缓缓掠外城上空,像极了一条缓慢游弋的巨鲸,其附满了藤壶的腹部显得硕大无朋——而那实质上是船腹密密麻麻挂满了配重物的绳网。来自于施沃德空港的领航员骑着双足飞龙靠近,飞艇发出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巨兽呜咽着开始缓缓减速。

    但真正让天蓝尖叫的不是这个。

    巨兽走道上,一支庞大的商队正在离开艾尔帕欣,几头如山的巨兽正从圣白的大拱门之下缓缓走出。与它们相比,他们的驮兽像是一只无害的小猫咪,而天蓝趴在栏杆上使劲向那些巨兽挥舞着手,兴奋得又叫又跳。

    但她的声音早就被淹没,巨兽缓慢地迈着步子,每一步都要跨越好几头灰岭负丘兽的长度,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雷鸣滚滚,烟尘飞扬。

    方鸻仰着头看着这一幕,心潮澎湃。

    那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陆生巨兽之一,卡托布莱帕斯,一种传说中用目光就可以将人石化的怪物。当然不是美杜莎,而是一种长得像牛与角龙混合的生物,体形形同一座小山,高耸的背脊其实是没有神经分布的钙化骨板,两边悬挂着大大小小的木屋,犹如一座城市——这就是加西亚人驮屋的升级版本,楼屋。

    甚至一直到进入艾尔帕欣的海关之后,法国小姑娘都还没从兴奋的状态下恢复过来。

    希尔薇德主仆似乎有自己的门路,在再一次向众人告辞之后,就先一步离开了——当然,也带走了方鸻心心念念的妖精构装。

    而艾缇拉还要带着其他人去交还驮兽,并顺便办理手续,因此方鸻倒是获得了一些自由活动的时间。

    不过他实际上也没什么事情好做的,和洛羽、帕克一起待在大厅里等人百无聊赖。抬头看到不远处二楼的露台直面向艾尔帕欣城内,于是他干脆起身走过去,推开门从那里走了出去——

    镶嵌玻璃的木门一推开,来自于云层海方向的海风扑面而来,满满地浮云与碧海、天空与阳光的气息,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和风拂面轻柔的触感,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他用手在脸上一按,张开手心来,竟抓住一片树叶。

    露台外梧桐树叶在沙沙地抖动着,声音细碎而柔软。

    方鸻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入眼之处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看到的第一座工匠的城市,一片片层层叠叠的褐色屋顶,烟囱林立,有些还搭着塔状的盖子。再远一些的地方是工匠总会巨大的阴影,那个缓缓转动的巨大齿轮一齿齿拖动着链条,引动塔楼中的垂摆上下摆动着,每隔一段时间,重锤就会传来叮叮当当的巨响。

    那座巨大的工厂,几支高耸入云的烟囱不住向天空排放着水蒸气,一旁的发烟塔偶尔冒出一缕火苗。而公会的另一面竖立着一架巨大的风车,巨人一般的摆臂之上几乎可以俯瞰整座城镇。

    而一片阴影笼罩了街区,方鸻用手遮住眼帘,抬起头来。

    塔菲三号已经缓缓进入了内城上空,正在进入空港区域,巨大的船体两侧悬挂起了气球与风帆,水手们在向外抛掷货物,货物直接被无形的力量井然有序地引入了艾尔帕欣顶层的空港区域。

    一片片风帆船停在那儿,犹如浮云的阴影并列在天空上——在公会规定的航道上还翱翔着各式各样充满了奇幻的载具与飞兽,它们有些正在起飞离开这座城市,而另一些则再缓缓降落。

    这一切充满了幻想色彩的场景,这一刻宛若真实地倒映再方鸻眼中,以远处的巍峨云脊为背景。

    方鸻用手紧紧地握住了露台栏杆的扶手,木质的扶手回应以粗粝微暖的触感。

    外面的花坛上种着报春花与三色堇,他低下头,而露台下方是另一番热闹繁盛的景象:

    一片片五颜六色的布帷悬挂在蜿蜒狭长的街道上方,小巷在视野的尽头延伸,下面布满了店铺与作坊,它们悬挂着各色垂帷与招牌,堆满了货物的摊位挤满了长街。

    街道上熙熙攘攘,来自于考林的食物与水果,从夏尽森林中运来的皮革制品——隔海而至的瓷器、武器与盔甲,还有本地产的机械与炼金术魔导器。

    妇女激烈地与商贩讨价还价,扛着彩陶穿街而过的搬运工,而一支异国的商队正牵着他们的骆驼经过人群中央。方鸻认出那些沙漠之民,他们来自于考林西边的伊斯塔尼亚,那几乎使云层海最遥远的边境地带。

    方鸻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看着树叶落在阳台之上,看着微醺的阳光闪耀,看着一只猫在不远处屋檐上回过头来看他,看着几只鸽子,落在梧桐树一侧的广场上。

    看着这座有些生动,又与地球迥然不同的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