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六十六章 昔日棋局 IV
    关于那个神秘组织究竟还在不在那里,克里斯自然也说不清楚。他在伐木场自己家的老头子不允许他靠近多里芬,他关于那地方的消息少说也是好几天之前的。

    方鸻则再问了一下关于昨天晚上亡灵潮的事情,得知亡灵们确也是从多里芬方向来的。由此可以推断多里芬的变化应当是更加剧烈了。

    “一个地方的变化总归是有原因的,对吧?”方鸻想了想对其他人说道。“我想变化无非是两种情况,一是外部介入,一是内部量变引起质变。但后者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克里斯说了,这种变化是在这两个月内开始的。那么就只剩下外部介入这一种可能性了,我们假设外部介入就是那些神秘人,而现在多里芬的变化明显是更加剧烈了,说明他们可能还在那个地方。”

    他说完,才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狮人划燃了火柴,点燃烟斗赞叹道:“啊,看起来我们的小男孩脑子还行,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过去一直表现得很糟糕吗?方鸻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些人。

    “艾缇拉小姐,我——”

    “艾德,这些天你确实成长很多。”艾缇拉想了想,有些欣慰。“希尔薇德是对的,你确实很合适这个位置。”

    “艾缇拉小姐,可是——”

    “艾德,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好,有时候我真担心你会重蹈基德的旧路。”

    天蓝吭哧吭哧忍笑忍得很辛苦,至于帕帕拉尔人早就滚到桌子下面去了。房间里面唯一没笑的两个人是洛羽和克里斯。克里斯是没找到笑点,毕竟在他眼里方鸻还是很高大的,至于前者——按天蓝的话说,纯粹是面瘫。

    “姬塔。”

    小姑娘脸一红,连忙夸奖道:“艾德哥哥,你很聪明的。”

    “不是,我是说我手快麻了,你什么时候能休息?”方鸻欲哭无泪。

    “哈哈哈。”天蓝终于忍不住了,笑得也跟着跌了下去。

    姬塔是真快哭出来了。“艾德哥哥,我不是有意的。”

    经过这个小小的插曲,虽然还不确定多里芬的神秘组织是否真与拜龙教有关,不过至少前往废镇的基调已经定了下来。

    接下来是短暂的休整,一夜的战斗之后,所有人基本都是精疲力竭,各自找了个地方开始小憩片刻。艾缇拉和天蓝把一口大锅搬到平台下面开始准备午餐,由于人多,她煮了整整一锅豆子与蘑菇汤,没有任何佐料,只适当加了一些盐很快林间便香气四溢。

    狮人这才把帕帕拉尔人从床上撬起来,抓着他去打了一些野味,林间有的是松鸡与野兔,处理起来也不麻烦。这是为了确保每个人能有足够的肉食,虽然挂在绳网上面的木桶中还有腌肉,不过补给有限,能省则省。

    好在伐木场的工人们都心怀感激,自不会有任何抱怨。

    方鸻召来那年轻人询问了一下队伍补给的事情,克里斯表示家己伐木场那边应该储藏有不少食物。方鸻一行救了伐木场的工人,他老头子再顽固也不会介意这点小事,再说那些东西也不值什么钱。他表示如果方鸻等人有机会去那边的话,地窖里面的东西可以随便搬走。

    方鸻把这件事告诉艾缇拉,精灵小姐自然也记了下来。毕竟接济这些工人也消耗了队伍不少补给,如果是原本自然没什么问题,但现在对于他们来说不大不小是个麻烦。

    之后是确定前往多里芬成员的事情,因为驮兽现在是队伍最重要的一笔财产,队伍中两个高端战斗力——瑞德和谢丝塔,总得留下一个来看家。不过希尔薇德知道自己还没有熟悉到可以留下来看照财物的程度,因此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开口,省得大家各自尴尬。

    所以最后还是得狮人留下来,而洛羽因为要修缮平台所以也一并留下。本来方鸻的意思是让姬塔也留下养伤,但小姑娘却意外地强硬,她表示自己不是娇滴滴的累赘,需要大家这么特别照顾。

    考虑到后者的坚持,加上她确实也是队伍中最了解多里芬的人,废镇一行也确需要这么一个百事通存在,最终方鸻还是答应让她同行。不过希尔薇德表示谢丝塔可以照顾到姬塔,这倒是令方鸻和艾缇拉略微松了一口气。

    午餐时伐木场的工人们纷纷对精灵少女手艺赞不绝口,汤的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豆子完全煮得烂酥,配以一小片硬面包片与分量很少的烤肉,东西不多,但也已足够这些饥肠辘辘的人补充体能接下来走回艾尔帕欣了。

    艾缇拉单独给伐木场的孩子们开了小灶,当然还有三个训练生外带一个方鸻,理由是正在长身体的人自然需要更加细心的照顾。

    虽然方鸻很怀疑在这个世界选召者长身体和营养有没什么关系,但精灵小姐的照顾还是让他以前在舅舅家中的时候,有一种淡淡的温馨。

    他喝完汤,又用面包片蘸干净碗底,看着手中的空木碗愣了半天。他在黎明之星的时候,冒险团里可没有厨子,丝卡佩小姐是打死也不可能干这活儿的,所以都是抽签决定——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十天里面有八天都是他在做饭。

    不过他做的那东西与之一比,也只配称之为猪食。他还有点没搞明白明明是最简单的食材和处理方法,为什么能烹饪出来效果能差那么多的东西?

    “吃饱了吗,艾德?”艾缇拉坐在他对面,专注地看他把汤喝完,翠绿色的眸子里全是温柔的神色。

    “不要了不要了。”方鸻感觉自己快撑死了,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吃太多会不会长胖,但要在地球上换艾缇拉这样的方式饲养,他估计很快就变成一个小胖子了。

    他看了看精灵小姐,忽然问道:“艾缇拉小姐,你知不知道龙焰学派?”

    艾缇拉摇了摇头,好奇道:“那是什么?”

    “龙焰烹饪学派,一个进阶料理学派,他们的理论是用特殊食材来制造有特殊效果的料理。我听说在第二世界,很多船团的专职厨师都是这一学派的,或者要么是妖精学派,那是个比较擅长保存水果与酿酒的学派——对了,艾缇拉小姐喝过妖精酒吗,超好喝。”

    艾缇拉听他说着说着就跑了题,忍不住好笑。她微微眯起眼睛,心中意外地有些开心。“艾德这么说,是希望我一直留在队里吗?但我记得和你说过的吧,这边的事了之后我会回巨树之丘的。”

    “啊,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方鸻一想到这个事情,放下碗忽然有些惆怅。是啊,艾缇拉小姐和瑞德先生早晚是要离开的,天蓝和大家也不能长久地留在队伍中,现在这样和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的日子,终有一天会走到尽头。

    而那时候自己的队友是个什么样子的,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艾缇拉看到他的样子,不由有点于心不忍。她犹豫了一下子,最后还才答道:“如果这是艾德希望的事情的话,我会认真考虑一下下的,但不保证。”

    方鸻有些惊喜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她。“谢谢你,艾缇拉小姐。”

    精灵少女温和地一笑,好像把笑容都融入了阳光之中,她站起身来,才说了一句:“我当然喝过妖精酒了,小笨蛋,我是森林精灵啊。”

    方鸻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真是有点蠢的,有森林妖精没喝过妖精酒的吗,她们和妖精们是最好的邻居。

    休憩的时光固然愉快,但很快就到了又要上路的时刻。

    工人们得知他们要前往多里芬,纷纷前来告诫,与祝福他们能一路平安,每个人都情真意切,令人动容。而克里斯则前来找到众人,询问他们之前有没有人去过多里芬。

    这个意外的问题几乎把所有人都问住了——据姬塔所说那座城市在废弃之前也有一两万人规模,艾塔黎亚的建筑普遍不高,而多里芬又不是艾尔帕欣那样魔导程度非常高的立体城市,因此两万人口的城镇占地面积已经非常之大了。

    没有适合的向导,第一次去的人还真找不到所谓藤叶女士旅店、灰橡木广场与市政厅在什么地方。

    而要在偌大一座城市里面找到那些神秘人的踪迹,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除非对方真的封锁了城市的主要出入口,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总要谨防万一——这也是方鸻在艾尔帕欣学到的教训之一。

    他们纷纷摇头。克里斯这才建议他们问一下伐木场的工人有没愿意去那个地方的人,那地方固然危险,但这里的人一条命都是为众人所救,有的是人自愿为他们当向导。

    但没想到一问之下,工人中竟没有一个人去过多里芬。得知原因克里斯不由哭笑不得,他老爹不允许手下的工人靠近那个地方,但没想到大家竟然执行得这么好。

    不过正当众人有点一筹莫展的时候,驮兽上却传来一个有些沉稳的声音:

    “我带你们去。”

    方鸻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才看到那个年长的骑士,正在平台上扶着栏杆看着他们。之前后者在与亡灵战斗时失血与脱力而昏迷,但不知何时苏醒了过来,看来并无大碍,只是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他这才重复了一遍:“我去过多里芬,我带你们去那里。你们救了我一命,我理应当为你们效劳。”

    “朋友,你的身体——”瑞德抬着头问道。他和对方同为玛尔兰的圣骑士,自然有一层额外的好感,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我没什么问题,只要吃点东西就能恢复过来,希望各位给我留了点吃的。”年长的骑士淡淡一笑。他看了看瑞德的装束,狮人到左肩肩甲上的勋章与垂帷,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向其颔首示意:“金之乡的同行,真少见,多谢关心,我的朋友——”

    克里斯有些惊讶地打断两人的寒暄。“护民长大人,你去过多里芬?”

    “那是在来你父亲的伐木场之前的事情了,”骑士摩挲了一下自己络腮胡花白的下巴,仿佛在追忆。“那时候我在多里芬一带冒险,帮工匠总会干活儿,有一次遇上了解决不了的麻烦,差点丢掉性命。是你父亲把我从森林里救回来,所以我才会留在伐木场,担任起护民长一职。”

    他用灰色的眼睛看了看克里斯,目光有些柔和。“克里斯,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以前不过是个孩子,但今天之后便是真正的男子汉了。我算是你的剑术老师,现在作为导师我给你一个出师的任务,把大家带出去——从这里到艾尔帕欣一路上没什么太大的风险,你们上了商道之后就能遇上不少商队,可以让他们带你们一程。”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的孩子。我是玛尔兰的信者,曾经立下重誓要报答你父亲的恩情,现在伐木场出了问题,我理应当去多里芬看看发生了什么。伐木场是你父亲的心血,昨天要不是答应他带你们出来,我不会轻易离开那里。”

    “可我父亲是想让你离开,大人。”

    年长的骑士微微一笑,克里斯不过是个孩子,而他饱经风霜,睿智的目光历人无数,当然明白这个对方的心意。不过世人不明白,承诺与荣誉对于圣骑士意味着什么。

    “Ore V'as Thar,高贵者必有一死——死亡何足畏惧?”

    高大的狮人挺起胸膛来,低声附和了一句:“Ore V'as Thar,高贵者必有一死——”他回过头来,摆动着硕大的脑袋,赞许道:“迪克特先生应当是你们最适合的向导,小男孩。”

    方鸻也深以为然,点了点头。

    接下来与克里斯、伐木场的工人们告别之后,众人自然便继续开拔前多里芬。虽说决定了分头行动,但事实上也只是要把驮兽留在多里芬城外而已,驮兽本身不适合在城市废墟狭窄的区域内行动——但若在城外,正好方便他们遇上什么麻烦大猫先生可以就近接应。

    年长的骑士是个合格的向导,众人感到他对这片森林似乎了若指掌,也难怪他能一个人带那么多人逃出来。不过想想对方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也就不足为奇。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方鸻第一次透过前面的发条妖精看到了森林之中那座废弃的城市——

    那差不多是一天当中光线最明亮的时候,透过层层叠叠的椴树枝叶,那座有些死寂、安静的废墟就坐落于一条宽阔的河流背后,河水暗绿,在寂静的林地背景下显得有些阴郁,并不明快地流淌着。

    远处的城墙轮廓淹没于树海之下,白灰色的残破建筑上覆满了阴冷的藤叶,郁郁葱葱。众人沿着森林前进,不久之后便能看到一座残破的塔桥横跨于河面之上,由于年久失修,四座高塔中已经坍了一座,桥面也坍塌一半,没入河水之中——

    艾缇拉让灰岩先生在林子里停了下来。

    “穿过那座桥就是多里芬的西城区,里面的街道可以一直通道灰橡木广场,藤叶女士旅店在靠近这条大道的其中一条小巷中,现在冒险者们管它叫废墟大道。”

    年长的骑士小声对其他人说道。

    其他人点了点头,不远处狮人第一个跳下平台,用手臂粗细的辔绳环绕附近一株椴树树干三圈,将驮兽固定在那里。

    而洛羽则走过去放下绳梯,所有人才依次从驮兽背上下来,帕克沿着绳梯滑到地面,还用靴子踮了踮地,森林的腐殖质地面很松软,铺着一层厚厚的苔藓与枯叶。

    然后他看了看四周,便一个人摸进了灌木丛里。

    森林的环境有些安静,方鸻小心翼翼横抱着姬塔将之放下去,像是抱着一位娇柔的公主。他将红着脸的后者交到谢丝塔手上,而女仆只是一托,就轻若无物地将姬塔抱了起来。

    力量之大不由让方鸻汗颜——

    希尔薇德好像郊游一样,立在河畔的灌木从后面欣赏着外面波光粼粼的河面,她左右看了一眼,像是在观察什么东西,但没有开口。

    这时候帕克才从前面溜达了一圈儿回来,他咬着一根狗尾巴草,摊了摊手对众人说道。“桥上没人。”

    “我也没看到人。”贵族少女这才走回来,补充道。

    “没人?”方鸻有些疑惑,那神秘组织真要封锁了这个地区的话,这座桥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可以用最少的人力办到最多的事情。“他们会不会是躲起来了?”

    “不,”帕帕拉尔人摆了摆手。“我刚才冲那边射了一箭,没什么反应。”

    “什么!?”天蓝声音都高了八度,震得树梢上的几只白面鸫扑簌簌地飞了起来。“你怎么能这么做,帕克?要是那里有人的话,不是暴露了我们存在了吗?”

    好了,方鸻看看两人心想,就算他们之前没发现,你这一嗓子也发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