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逝去的帝国
    穿过山谷之后,再是另外一道山谷,绿龙山脉绵延不断的山区,在这里你很难看到考林北方夏烬高塔附近那样陡峭的山壁,但风景更甚。

    银色的月华从夜空中倾洒而下,照在山谷中茂密的植被上。岩石凝结成奇怪的拱状形态,仿佛奔腾的野马,使此地有一个形象的名字——骏马门。

    岩壁在月光下呈现出一种苍凉的赤灰色,仿佛含氧化铁的凝灰岩,上面似曾有一些凹凸不平的花纹,但早已为时间抹平。方鸻从灰岩先生背上下来,一个人立于此地岩壁边,用手触及那些古老石板冰冷的表面,回应来的感觉像是穿越了千年的时光,传递着一个时代之前的古老故事。

    但那只是一个错觉,因为蛇人帝国存在的时代远比一个时代还要久远。

    它们的帝国在努美林精灵出现之前就已经统治着广阔的大地。今天圣休安的蛇人自称为辛萨斯,据说这个含义不明的蛇人词汇,就是它们早已逝去的古老帝国的名字。

    而与埃索林之灾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努美林精灵不同,蛇人时至今日还生活在艾塔黎亚,在圣休安角与努美林森林之中,只是它们早已遗忘了过去的辉煌,对于那个久远帝国的记忆不存点滴,在丛林之中维持着古老氏族、母系社会的原始组织方式。

    只有在它们神秘的巫术与祭祀仪式之中,才能依稀看到一些过去的风采。

    方鸻静静站在山谷之中。

    击退了血之盟誓的旅团之后,众人终于来到这里,这片蛇人帝国遗迹的入口。仿佛是忙里偷闲,他向大伙儿请了个假,想要一个人看看这个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古老帝国的风采。

    他一个人沿着山谷前进,月光照在山壁之上,勾勒出它原本的奇形怪状。赤灰色的岩壁,层层剥离,内里像是蕴含着什么东西。

    而原本的建筑几乎已经看不出形状,它们碎裂在红色的砂岩之间,或者那些砂岩本身就是它们的一部分,上面再蔓延生长出藤蔓与灌木。

    自然的生与死,在这文明的尸骸上不知堆积了多少个年代,不过方鸻来这里并不是想要一探究竟,他只是对这个古老的帝国怀有巨大的好奇而已。

    很多学者都对这个古老帝国怀有很大好奇,只是有关于它的调查几乎停滞,因为连蛇人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文字传承,与之同期的努美林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空白,少有的蛇形文字,而今也难以找到对应的比照。

    因为这个沉睡于森林之中的文明,也只能慢慢消失于藤蔓环绕之下,曾经宫阙崩裂成石板,石板再化作沙砾,最后荡然无存。

    方鸻忽然觉得自己有幸于在它彻底消逝之前,还能看到它的最后一面。

    他静静地看着这片沙砾与碎石。

    碎石并不能告诉他答案。

    但能讲述过往的故事。

    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脚步声,回过头,才发现竟然是孤白之野。这位听雨者旅团的现任团长,指着山谷的另一面对他说道:

    “那里就是遗迹的入口。”

    方鸻楞了一下,才向那个方向看去。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赤灰色的山壁背后,有一排人工雕琢的立足,它们仿佛指引人通向一个方向。在那里的尽头,山谷之中竖立着两具高大的蛇人石像,只是一具少了头颅,一具少了右手,但长长的尾巴,与细密的鳞片,还是指出它们雕刻者的身份。

    石像背后,是一扇巨门。

    那门宏伟得像是把守着整个山谷,要仰头才能一睹全貌,门被推开一条缝隙,但已足以容四五人并行通过。它厚达一米以上,不知是用何等的手段才能雕琢出此等巨物。

    巨门上方开了一个缺口,但总体保存完好,上面是巨幅的雕刻,数千年时光之后而今依旧清晰可见。两边山壁上同样是浮雕,绘制出这个古老帝国昔日的荣光。

    这不是方鸻第一次看蛇人的壁刻,在社区上有很多相关的资讯,那门扉之上从正中央天空垂下的星辰,犹如彗星状。叫做安德隆,尘世巨蛇之尾,辛萨斯神系之中的主神。

    努美林精灵称其为灾厄之形,因为有学者认为那就是苍翠,但从壁画上蛇人们的表现看来,那似乎并不像是灭世之灾的征兆。

    不过蛇人们的确认为尘世巨蛇的安德隆,既是生,也是死的象征,象征着一个循环。

    因此壁画之上一面生一面死,左边是辛萨斯的兴起,右边是第一纪元的终结。

    有限的资料证明艾塔黎亚的第一纪元终结于第二祸星苍翠的降临,那或许是一枚从天而降的陨石,或者别的很么东西,它不但击沉了埃索林,还带来了黑暗生物。

    但辛萨斯蛇人虽然留下了这个关于纪元之末的预言,其帝国本身却在第一纪元的中期就已分崩离析、灰飞烟灭,它们经历了什么,时至今日人们仍旧不得而知。

    方鸻向左看去,帝国从一团黑暗的火焰之中诞生,那是蛇人的火之王座。蛇是冷血动物,但蛇人们却疯狂地崇拜火焰,然后是七王分裂,这是少数先进艾塔黎亚与地球学者可以确认的几个事件,那之后就是无法确认的漫长的战争。

    直至帝国灰飞烟灭。

    “那下面是一条古代通道,穿过蛇人帝国的地下遗迹,抵达山谷的另一端。那里就是龙之巢,佩鲁圣谷的试炼之地。”

    孤白之野看着那扇门说道。

    “那遗迹下面有什么东西吗?”方鸻问道。

    孤白之野摇了摇头:“那下面就是一条通道,我曾经亲自去过。有人说下面还有一条通往更深层地下的道路,不过我没见过。”

    他看了看那扇门:“或许有吧,其实佩鲁圣谷那片遗迹地下的试炼地,也是一片开阔的地下空间。它真正被人们探索出来的,不过是一片很小的区域而已,在更深的地方,谁也说不好有什么东西。”

    “或许是死寂区,或许是一位长眠已久的神祇,有人在那下面听到古怪的窃窃私语,但人们返回之后,述说的都是不同的事情。”

    “一位长眠的神祇?”方鸻问道:“是说蜥蜴人那个复活的神祇的事么,我听说是一个冒险团在地下发现了它的遗体,那之后遗体不翼而飞,但具体谁也说不好萨鲁斯是否真的已经复活了。”

    “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比我还古老,谁知道?”孤白之野答道:“不过关于芬里斯地下有一位蛇人神祇的传说由来已久,它最早是从圣休安角的古老蛇人氏族之中流传出来的,据说夜蜥人在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到它。”

    “你知道,”他答道:“它们的信仰传统其实和蛇人是很一致的,有人说它们曾经是蛇人帝国的奴仆。”

    “那它们岂不是很怀念奴仆的生活?”方鸻一脸无语。

    孤白之野摊了摊手。

    艾塔黎亚本来就是一个这样的世界,这里充满了光怪陆离的传说,两个纪元的历史的遗留,在这里留下了太多太多未解的谜题。

    而传闻经由口口流传之后,夸张放大,有些本就无法再令人取信,只是谁敢说,一个荒诞的传说背后就没有真实的信息?

    方鸻看了孤白之野一眼,他先前和对方说了一些关于飞马桥一战的事情,他不清楚对方的看法是怎样的。但人或多或少会对自己的失败在意,因为他也不清楚对方是不是会有些不满。

    但孤白之野脸上一脸淡然,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

    过了一会,他才说道:“格兰特让我来告诉你有关于我们和血之盟誓的事情。”

    这句话才终于让方鸻确定了对方的来意。

    “我也很好奇,”他问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来话长。”孤白之野答道,他神色有些低沉,想来公会的事情其也不是毫无察觉。但有所察觉又如何,像是俱乐部高层集体消失这种事情,过去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原因林林总总,但对于艾塔黎亚内的公会来说结果无非只有一个。

    像是听雨者这样的情况比较特殊,与外面俱乐部的联系断绝之后,第一世界内的公会还保持着相对完整与独立,照理来说,超竞技联盟应该早就找上门来。清点公会资产,或者冻结,或者转卖。

    除非听雨者俱乐部不是因为负债的原因,或者说投资人根本没有追究,但这怎么可能,听起来就令人感到匪夷所思。这也正是方鸻感到一头雾水的地方。

    不过孤白之野并没有立刻谈起这个问题,只说道:“你还记得之前和我说过的事情吗?”

    方鸻楞了一下:“哪一件?”

    “R,你还记得他吗?”

    方鸻点了点头。

    他大约是在三年之前,在社区之上遇到的这么一个人,对方的ID就是一个单独的字母R。机缘巧合之下,那个人教导了他不少东西,其中就包括很多战斗工匠的相关技巧。

    他其实心中很感激对方,因为要不是这个偶然,他未必真能在成为偷渡者之后,自学成为卡普卡工匠学徒的一员。他有关于战斗工匠最基础的了解,基本上都是在那个时间段成形的。

    不过他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这个简简单单的ID,会和十年之前他所熟知的那一战联系在一起。前后两个相同ID的使用者,竟然会在网络上是同一个人。

    而他也是偶然间与对方讨论飞马桥一战时,才隐隐确认这一点的,虽然对方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

    他不由看向孤白之野,想看看对方要说什么,因为对于那个人,他心中也充满了好奇。不仅仅是十年前的一切,更因为正是那个人,告诉了他他在空间感知上具有独特的天赋。

    他也更想知道,为什么对方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会忽然不告而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