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舰务官小姐的汇报工作
    说完上面这些事情之后,希尔薇德才又向他描述了一下这两个月以来一行人的大致经历。

    因为灰岩先生走的是另一条路线穿过窟底山脉,因此方鸻抵达涅瓦德的时候,他们的确还在沿着窟底山脉向西进发。不过那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此刻他们也早已穿过长湖北面,靠近到南方梵里克一带地区。

    只是天蓝在一旁听两人交谈,听得有些无聊,于是忽然在一旁打了呵欠道:“无聊死了,艾德哥哥,那我把通讯水晶留给希尔薇德小姐,先去找姬塔玩了。”

    不过她说罢,分明向方鸻眨了眨眼睛,便鬼头鬼脑地溜了出去。

    于是房间内,视屏两头一时间只剩下方鸻与希尔薇德两人。而舰务官小姐转身看了离开的天蓝一眼,才再回过头来,只用明亮的眸子里含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他,一时间也并不主动开口。

    而方鸻哪会不懂天蓝的意思。

    只是单独面对自己的舰务官小姐一时间让他不由有些发窘——他又记起都伦发生的事情,脸上微微发烫,可总不能让希尔薇德先开口,?于是只讷讷地开口问道:“希、希尔薇德,最近还好吗……?”

    若是天蓝还在这里,听了这话大约要昏死过去。但舰务官小姐也只不过是掩口一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都还好,”她答道:“就是有点想念船长大人。”

    这朴实无华的倾诉,大抵比最动人的情话更让方鸻为之心动,他只感到自己心一下子跳得厉害,只恨不得一下飞到对方身边去。可敏于思,却拙于言,最终也只能呆呆地说:“其、其实我也是……”

    “真的么?”希尔薇德有些好笑,又说:“可我听说千门之厅是很严苛的考验,艾德大约应当每天都在考虑炼金术的事情吧?”

    “希尔薇德也知道千门之厅?”

    “我毕竟算是半个蔷薇家族的人,自然知道这个。”希尔薇德低头浅笑了一下:“不过所知不多,我听说很少有人有机会进入那里。”

    “我也是因为奥丁大佬的缘故。”

    “但也是艾德优秀。”希尔薇德笑眯眯地说。

    方鸻这才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

    不过希尔薇德说他每天都在考虑炼金术的事情,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是炼金术再怎么吸引他,但又怎么挡得住少年炽热的相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其实也每每回想起都伦那个烟花绚丽的夜晚。

    在烟火之下,那两道交错的影子——

    而开了个头之后,方鸻总算自然了不少。他听希尔薇德讲述了一下最近的近况,不过多是一些日常的事情,舰务官小姐把一些细节记录下来,事无巨细,在方鸻听来宛若亲见一般。

    帕帕拉尔人每每闯祸,然后又被艾缇拉小姐无情收拾,便让方鸻听了忍不住莞尔。

    至于帕克是什么性子,他自然清楚。

    大猫人倒是一如既往,从北往南的旅行,并不能让这位悠闲圣骑士感到有什么改变。只是他与巴金斯交上了朋友,两人不时切磋一下技艺,并且在抽什么烟上达成了共识。

    并组成了一个烟枪同盟。

    谢丝塔也还是那个样子,女仆小姐惯来对他冷面以对,因此希尔薇德也只略微提及一下而已。

    她又说到了天蓝与洛羽的事情——两人在都伦一行人之后,似乎各有意思,不过一时间还未确立关系。而方鸻早知两人其实互有好感,因此心中也并不奇怪。

    至于洛羽与姬塔近来等级提升很快,已经逐渐接近了十级的关卡,和他之前一样,开始步入新人阶段的最后一个时期。

    这等级提升的速度让方鸻有些意外,毕竟大伙儿离开都伦之前姬塔与洛羽才不过七级左右而已。

    他问了一下这事情,才得知是橡木骑士团的第一批物资到了——这些物资一部分是他们下一次制作的材料,以及上一次制作的报酬——不过按照精灵小姐的意思,其中一部分换成了等价的经验药剂,因此才会有如此大的提升。

    “艾缇拉小姐的意见?”

    “其实是苏菲小姐的意思,她帮团队参谋了一下。”

    方鸻这才恍然,不过背靠大公会,的确是有这些好处,常人就算手上有资源,也未必能有效将之转化为需要的东西。或许也可以,只是耗费也会多上几倍,他这才感到与尤古朵拉的协定总算不是全无好处,而且对方也一直遵照约定。

    但这也是银色维斯兰公主殿下经验丰富,因为就是他自己来处理这件事,也未必见得比对方考虑更加周全。

    不过方鸻也得到消息,苏菲与茜已先一步离开团队,前往梵里克。大约是因为得到公会的命令的原因,按照希尔薇德的说法,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给他带了一席话。

    说是会在梵里克等他们前往会和。

    他还想问问其他的事情,只是希尔薇德笑着说想听听千门之厅的事情,但方鸻知道她哪里会对炼金术感什么兴趣,只不过是想听听自己的经历罢了,闻言不由心下一暖。

    但他在千门之厅内的经历的确有许多可说的,其中一些精彩并不下于其他人在窟底山脉一带的旅行经历,那毕竟是接近大半年的时光,而且对于希尔薇德的来说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于是他才捡其中精彩的部分娓娓讲来,而希尔薇德在一边也一言不发,只笑着听他讲完。

    她似乎对几扇红门的经历表现出兴趣——但又仿若心思完全不在其上,只装作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但其实不过有些好笑地支着下巴,默默注视着自己的船长大人的一举一动而已。

    而时不时轻轻眨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也随之扇动。

    只是方鸻说到最后时,这位舰务官小姐神色才微微一动。

    “怎么?”方鸻看出她神色有异,不由问道。

    “那神器之心我其实听说过,”希尔薇德这才答道:“那其实是南境炼金术士同盟的来由,早年间人们为了研究夏尽高塔的那件神器,几个知名的炼金术士组建形成一个小圈子,后才成为炼金术士同盟的前身。”

    “蔷薇工坊的妖精之心,其实也是受那神器之心的启发,”她说道:“要是船长大人当时可以去看一看那神器之心,说不定会对后面妖精之心的完善工作有莫大益助。”

    方鸻怔了一下,不由有点可惜地摇了摇头:“可惜了,要是早知道如此我一定向安洛瑟先生提这个要求,想必他也不会拒绝。可惜现在已经离开那个地方,想要再回去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不是还有奥述的千门之厅吗,”希尔薇德说:“既然船长大人说了,各地千门之厅皆是连接在一起,那通过奥述的千门之厅说不定也能见到那神器之心。”

    方鸻点头,不过前往奥述的千门之厅,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而且安洛瑟虽说过给他举荐,可最终决定权其实还是在奥述的冬至之塔的守塔人手上,那守塔人究竟是什么性格,什么喜好,谁又说得清楚?说不定对方是个帝国人,不让考林—伊休里安的炼金术士入内也大有可能。

    何况千门之厅的进入资格,奥述帝国本地区的公会也有一定发言权,就像是奥丁一众大佬对于涅瓦德的影响力一样,而那里是北美公会的势力范围,待不待见他一个中国赛区的选召者还是两说。

    而两人正在交谈之间,门忽然之间推开来。“队长来了,在哪里呢?”还未见其人,方鸻便已听到了箱子的声音。

    然后他便看到爱丽莎与那中二少年推门而入,后面还跟着奎苏女士,而箱子换了一身轻便的夏装长袍,虽然仍高高的立领与尖顶巫师帽的组合,但总算不是一袭显眼的黑色或者银色。

    方鸻看到对方的新装束,忍不住说:“箱子你绿了。”

    箱子却十分得意:“大猫人先生帮我设计的,隐蔽效果很好呢。”

    爱丽莎这才笑着说:“没有打搅两位吧?”她一边笑眯眯地看了方鸻一眼。

    方鸻一下就有点窘迫,而希尔薇德倒是十分大方笑了一下,只摇了摇头。而箱子一贯是读不懂气氛的,便在一旁开口道:“队长,我已经十五级了,厉害吧?”

    这倒是的确很厉害,不过方鸻之前已从希尔薇德那里知晓了原因,所以也不再奇怪。不过他也是这才从爱丽莎与箱子口中得知,原来他们不久之前穿过窟底山脉之时,还击杀了两头BOSS。

    也难怪经验这么丰厚。

    不过到现在为止,众人前往南境的提升实力的计划,倒是已经完成了一小半。

    本来这小插曲便也到此为止,可箱子偏偏要看看他的等级,以监督其最近是不是有在划水——按照这位中二少年的意思,方鸻还与他应有一战,而他自认为自己已有这个实力了。

    只是方鸻善意地提醒了一句:“我觉得还是不要看为好。”

    “为什么?”箱子大摇其头:“队长怕了吗?”

    方鸻无奈,只能把自己的等级显示出来,于是一个接近十八级的经验条,把爱丽莎都差点吓了一跳。

    这位双胞胎的姐姐一时间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毕竟众所周知,选召者等级越高,需求的经验也是翻着番往上涨的,怎么会有两个月从十五级升到快十八级的?

    箱子更是脸一黑,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方鸻看着这家伙忍不住有点哭笑不得。

    而等箱子离开之后,奎苏女士才向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工作。灰岩先生到现在还没抵达梵里克,当然是因为众人按照原先的计划在棕红木林伐木的原因——现在灰岩背上的平台已经用棕红木重新改造过一遍,虽然增加了更加牢固的船肋结构,但因为材料减重的缘故,总重量反而轻了不少。

    现在平台等着进一步安装装甲,但要等他这个炼金术士归队。而接下来灰岩先生要继续南下前往梵里克,至于奎苏女士与他的团队则会按先前计划继续停留在长湖地区,为接下来的造船计划作准备。

    奎苏女士前来与他商量的是,能否让无冕之冠与森林的团队留下来,毕竟这样一来人手更多的话,也可以提前完成计划。而无冕之冠与森林的团队,其实原本也就是护送德丽丝的那个小公会的人。

    南方同盟解散之后,他们干脆便与冒险团一起南下,一方面是服从叶华的安排继续保护蔷薇家的小公主,一方面也是因为艾缇拉雇佣他们在冒险团外围保护奎苏女士的伐木团。

    “那么无冕本人的意见呢?”方鸻问了一下,对方毕竟不是他们冒险团的人。

    而这个问题则由爱丽莎代为回答:“希尔薇德小姐是德丽丝的姐姐,他们对我们很放心,只是德丽丝闹了几次脾气,因为不愿意与无冕之冠分开。”

    “那就让无冕继续与我们一起,让森林留下来看照团队,你让他们看看这个意见如何。”方鸻心知,接下来定然要前往蔷薇家族,德丽丝是一定要与他们一起的。不过那小姑娘依赖于无冕的团队,他只能想这么一个办法。

    爱丽莎听了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去问一下。

    接下来双方寒暄了几句,希尔薇德也不好意思单独留下来继续与他煲电话粥,再说天蓝的跨国、跨界通讯费用只怕已经是天价账单,两边才只好暂时道别。

    临别之前方鸻只与他们提了一下,自己应当很快就会前往梵里克,与众人会合。而那边爱丽莎听了笑起来点了点头:“那我们等你,船长先生。”

    通讯关闭之后,方鸻又看了看好友栏之上的其他人,但皆是一片灰色的ID,他又分别向奥丁与冥女王发了一个留言过去,然后才关上了通讯器。

    房间内安洛瑟早已离开多时,只剩下他与塔塔两个人,塔塔知道他在与天蓝等人通讯,于是只安静地在一旁浏览社区——不过二三月间几乎没什么大事发生,社区上也不过是一些灌水的帖子而已。

    等到方鸻关上通讯器,塔塔小姐才抬起头来看着他,轻声说道:“那人工水晶应当是‘她’的作品。”

    方鸻当然知道塔塔小姐口中那个‘她’是谁,他不由又默默内视了一番自己的精神世界,看了那沉睡的‘龙族少女’一眼。但也不敢太过深入,因为怕再一次激发黑暗巨龙的气息。

    同时心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一方面自己竟然契约了两个龙魂,只是另一个龙魂显然有些问题。而方鸻暂时也只能选择相信安洛瑟的话,或许人工龙魂的话真没什么问题——但他还是拿起那枚月牙护符,固然一时装备不上,但总觉得贴身放好更有安全感一些。

    做完这一切,方鸻才看了看枕边黑沉沉的水晶,想了一下,不由默默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那个法阵浮现的样子,至今还刻在他心中。

    他下意识举起手来,脑海之中自然而然浮现出创生公式的每一个符号与图形,并将这些图形投射到工匠系统之中,然后在他手上映出一个闪光的法阵。

    但片刻之后,法阵烟消云散。

    其结果并未与在千门之厅后的世界有什么不同,还是再一次失败了。

    不过方鸻也不意外,只与塔塔小姐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感到什么吗,塔塔小姐?”他问自己的妖精小姐。

    塔塔轻轻摇了摇头:“与在门后的世界没什么区别,骑士先生。”

    “果然变化不是来自于我自身。”方鸻答道。

    他才又试了试自己的元素适性,而果然——还是不具有任何元素适性。看起来龙魂的适性,也并不能改变其契约者的适性——哪怕他机缘巧合与之签订了契约也是一样。

    不过方鸻至少也松了一口气,因为真要来个什么黑暗魔力适性的话,他只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上一圈。

    他再看了看一眼沉睡之中的龙魂,心中这时也找到自己先前失败的结症所在。

    自己精神世界中这小东西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也不知吸收了多少魔力,但永远似乎皆在沉睡,只偶尔才会苏醒片刻。只是这个念头才一闪而过,方鸻马上看到沉睡之中的小家伙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太开心。

    他怔了一下,才意识到这小家伙似乎也与塔塔小姐一样,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想法。

    可问题是,自己好像一点也感受不到对方的想法。

    不过小家伙没有苏醒过来的意思,方鸻无奈,也只能再拿起那枚黑沉沉的人工水晶,握在手心之中。先前安洛瑟说这东西具有自封闭结构,要是真那样的话,岂不是他即便感应到这类元素,也一点用处也没有?

    只是他才刚刚展开工匠系统,探入以太世界之中,整个人便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片浩瀚如烟的光海。那星星点点的致密结构,数不清的光点,分明如同悬浮在夜空之中的星辰,一点一点,彼此并列。

    又哪有什么自封闭结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