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二号与三号栈桥
    迪克特所看到的,自然是刚刚才踏上梵里克这一方土地的唐馨与艾小小。

    两人已在艾塔黎亚旅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假期也即将结束,不过艾小小还没忘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大陆联赛的正赛开赛在即——所以便火急火燎地拉着唐馨先来到南境。

    毕竟她们自然也不可能前往奥述帝国,不说签证问题,时间上也来不及。不过即便正赛无法前往,但在考林—伊休里安举办的最后一场表演赛总是要看一看的。

    固然艾塔黎亚的旅行光怪陆离,足以令每一位观光客感到不虚此行,不过其实艾小小心实还有最后一点遗憾——当然,唐馨自然明白自己好友心中那点小心思。

    不过她也没反对,于是两人这才与艾小小的父母告别,并搭乘班船飞艇一路南下。

    事实上她们一周前还在戈蓝德,而北方冰雪虽已消融,但气温还未完全转暖,只是一到南方,两人立刻感受到这里温暖的气候。

    同时艾小小在下船之后,更是被梵里克的艾尔多芬尖塔狠狠地震了一下。

    一旁唐馨还好,只不过微微有些惊讶地看着这座入云的尖塔。

    而前者已经完全看呆,她仰着头,嘴巴张得老大,甚至瞪圆了眼睛,惊叹道:“天啊,糖糖你看到了吗?这也太漂亮了!”

    “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没看到。”唐馨回过头去,没好气地答道。

    “我当然知道啦,”艾小小理所当然地反驳:“这只是一种感叹的方式而已嘛。”

    “你的感叹方式可真独特,”唐馨心想,不过也只叹了一口气:“也就一般,只与艾尔帕欣有几分相似,我们不是才去过那个那里?”

    “各有各的美,糖糖你可真不近人情。”少女抱怨道。

    唐馨只白了她一眼。

    什么各有各的美,实际上就是一惊一乍而已。好在她也早已习惯——自己好友其实就是一个想到一出是一出的小姑娘而已。

    说起来,她不由想起之前在星门港挑了好久的关于艾塔黎亚的‘传统服饰’,艾小小也是比谁都要兴奋,结果真到了艾塔黎亚穿了没两天对方便大感麻烦,于是又嚷嚷着换回了地球上的服装。

    只能庆幸她们还好不是真正的选召者,而且也不是早几年之前——

    毕竟随选地球与原住民之间的交流日益深入,来自于异世界的服装文化也不至于在当地引起围观了。当然一个原因也是因为观光客日益增多,她们选择游历又是一些经典路线,当地人早已见怪不怪了。

    只是衣服虽然换了,但观光客毕竟还是半个选召者的身份,两人该有的职业也都还是具有的。

    唐馨手中是一支蛋白石手杖,背着一个精致的白金色魔导炉,而她原本在星门港选择的其实也是一条白色圣袍——职业自然为治疗者的身份。

    她是心知自己这好友肯定一路磕磕碰碰,难免会惹出不少麻烦,选择一个治疗者的身份,正好可以保护一下自己的好友。当然更重要的是治疗者不用去参加什么危险的战斗,也不容易引起其他选召者、原住民的敌意。

    但艾小小就不同了,背着一副灵巧型魔导炉,背后还挂着一对双刀,一张短弓,一看就是游侠的身份。只不过那些装备崭新如初,一看就没用过几次。

    只是崭新归崭新,这些装备却一点也不含糊。

    那双刀是五级之下的小极品,是在选召者与训练生之中非常有名的‘彗星双刃’,至于短弓自然同样价值不菲,出自于艾文奎因精灵之手。

    不过唐馨完全看不明白艾小小这一身究竟有何意义,因为对方不但晕血,而且自从来到艾塔黎亚以来从没参与过任何一场战斗。

    两人三级的等级,完全是靠开地图得来的认知与探索经验。

    但对方显然丝毫没认识到这一点,甚至还打算帮她也买上一套治疗师的极品装备,只不过被唐馨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你现在买这些东西,将来离开的时候打算怎么脱手?”唐馨忍不住向对方提出这个问题。但艾小小仔细想了一下,便理所当然地答道:“找个帅气的小哥哥送给他呗。”

    “你没发烧吧?”唐馨才摸了摸自己好友的额头。

    艾小小赶忙让她冷冰冰的手,改口道:“是的确太麻烦了,”她再想了一下:“在不行丢了就好了,反正也不值几个钱。”

    “所以这就是有钱人讨厌的地方了。”

    唐馨心中如此腹诽。

    只是当时当着对方父母的面,她好歹没有直接说出口,只坚决地拒绝了对方给自己也来一套的提议。

    只是连唐馨自己也不敢相信,她居然真跟着这么一个疯丫头一路来了南境。

    两人在艾塔黎亚折腾了两个月,虽然对方仿佛仍有无穷无尽精力的样子,她自己只觉得累得快散了架——是心累。

    更不用说假期作业还没完成,眼看还有不到一周时间便要返回星门港,本来完全可以利用起这点时间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要与这家伙一起来远南看一场莫名其妙的炼金术比赛?

    话又说回来,这家伙真对炼金术真有了解吗?

    想及此,唐馨才不由狐疑地看着过去。

    艾小小正在欣赏那高耸入云的艾尔多芬塔,让唐馨只能看到自己好友的侧脸——与对方不同,她深知工匠的专业比赛有多枯燥,她实在怀疑这家伙真会对这样专业比赛感兴趣?

    想到这里,唐馨才忽然开口:“小公主。”

    “哎?”艾小小回过头来好奇地看着她。

    唐馨问道:“我问你,你以前真看过炼金术比赛吗?”

    “看过啊,”艾小小理所当然地答道:“你忘了吗?”

    唐馨吃了一惊:“你看没看过比赛我为什么会知道。”

    “我们一起看的啊。”

    什么鬼?

    唐馨心中忽然升起一些不太妙的预感:“我说小公主。”

    “在呢。”

    “我问你,你究竟看过几次这样的比赛?”

    “几次?”艾小小认真想了一下:“就一次吧,”她说到这里,口气有些失望:“后来的比赛‘他’都没参加了,那些比赛一点也不有趣,有什么好看的嘛。”

    唐馨冷冰冰地看着在这家伙:“……”

    “干什么啦,糖糖。”艾小小被她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我们究竟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看比赛呀。”

    “可那些比赛与你之前看过的并没有任何不同。”

    “啊?”艾小小大吃了一惊:“可是、可是……”她可是了好几次,才说道:“万一‘他’会来呢?”

    他会来?

    唐馨当然知道她口中那个‘他’是谁。

    她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你不会是指望着这个才来南境的吧?”

    “不然呢?”

    艾小小忽然看到唐馨变了脸色,吓了一跳:“糖糖,你要干什么?”

    “再见,”唐馨没好气道:“你自己去看你的比赛吧,花痴大小姐,在下恕不奉陪了!”

    她现在非但觉得这死丫头无可救药,甚至有些觉得自己也无可救药起来。

    因为口中虽然如此生气,但她心里清楚,自己答应好友来南方的原因,其实何尝又不是如此?虽然希望渺茫,但总还是想来看看那只该死的大鸽子,是不是真会来参加这场比赛。

    两个月下来,她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不是么?

    迪克特正远远地看着唐馨气冲冲地离开,而后面那小姑娘也赶忙慌慌张张追着前者跑了下去,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空港区的大厅。

    他这才忍不住莞尔一笑,然后抬起头来,下意识看向大厅另一边,而刚好与那个方向一道目光相接。

    迪克特微微一怔。

    那里是一位穿着黑风衣的星港军人,对方显然才刚刚走出空港通道,与他打了一个照面。迪特克看着这个人,忽然之间记起对方的身份,向其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也正是此刻,两具老式机偶总算把他的木箱送到一旁升降平台上。

    “先生,请问你要前往哪一层?”构装体内发出呆板的询问声。

    “放在这里吧,我自己来,”迪克特这才回过头来,开口答道:“你们可去别的地方了。”

    那构装体——或者不说是构装体背后的炼金术士,这才向他微微鞠了一躬。然后两具机偶才吱吱呀呀地迈开步子,向另一个方向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迪特克只再看了那个方向一眼,然后便走上平台。

    不远处。

    穿着黑色风衣的军人,看着这个方向还楞了一下——显然先前那道目光让其稍微有些在意——只不过苏长风停了下来,只略微思考了一下,便记起什么来。“是他?”

    苏长风一下就想起了许多事情。

    那是三十多年前了吧?

    他还记得在星门港方面与原住民的共同宣言的签订仪式之上,与对方见过一面。不过当时对方便已是考林—伊休里安的主要代表之一,而他还不过还是一介军方的新人而已。

    对方在他记忆之中,模样与今天竟没多少变化,只不过双鬓染白,显得更加沧桑了一些之外。

    苏长风事实上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他那时才刚刚被选拔出来,作为后继者,去接第一代星门开拓者的班。而那个时代的星门开拓者,自然与今天人们认知的选召者有许多不同。

    那时其实并没有什么选召者。

    当初的星门港还远没有今天的规模,其后的开拓者也并未被人们称之为选召者——他们只被当地人称之为‘圣选’,而前往星门之后的人中,也只有像他这样的军人,政府的精英,与各行各业的科学工作者。

    那时星门的商业化时代还未到来,但已经在规划之中有了一个雏形。

    而那之后,才有了人们所认知的第一代与第二代自由选召者,不过一切的由来,皆要追溯到当时那些最早的开拓者身上——毕竟没有他们,也就没有后来星门之后的一切。

    这些过去的记忆,只不过在苏长风心中停留了片刻。只是他再去看那个方向时候,迪克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由微微怔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已经通过升降平台去了下面层数。

    不过苏长风毕竟也不再是三十年前那个毛头小子。

    多年星门港之后工作的经验早已塑造出他今天处变不惊的性子,这惊鸿的一瞥也并未在他心中留下多深刻的印象,只默默想到:“他还是罗班的父亲吧,对方居然还活着。”

    当然一个重要的角色在失踪多年之后又重新出现,这固然引人在意,不过苏长风也并未多想,只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件事而已。

    然后他便回过头去。

    这毕竟不是他眼下的主要工作,苏长风正回头看向从通道之中走出来的队员——那是几个穿着黑风衣的年轻人,他们后面则更是一些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还穿着作训服,与五花八门的装备。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小胖子。

    而南境炼金术同盟的工作人员还在询问对方的名字,后只者将手中的重盾往地上一放,并暗骂了一声这身该死的装备可真重,也不知道是谁建议他选择铁卫士的。

    然后他才对那工作人员瓮声瓮气地答道:“罗昊。”

    后面的人也一一报出姓名与ID。

    “宇文羽。”

    “蚁涵。”

    “莫止。”

    至于走在最后的是一个个子不高,有些羞怯的小女孩,红着脸小声答道:“十、十夜夜。”

    ……

    四月七日,大陆联赛正赛开赛之前三天。

    而这天早些时候,一条有些独特的精灵帆船抵达了梵里克的湖岸港口。

    而没多时,方鸻便拖着一口行李箱出现在了梵里克水岸港口的长长栈桥上,事实上他停下脚步,正抬起头远远看着艾尔多芬的高塔——

    以及几只叫不出名字的白色水鸟,从头顶上一掠而过,飞向湖岸另一边的森林之中。

    固然水上航运比不上空中航线便捷,但亦是长湖地区货物周转的重要一环,毕竟与空中的飞艇班船相比,长湖的水运成本几乎可以忽略到没有——因此从水岸码头看去,入眼同样皆是一片如林的桅杆。

    事实上长湖的水上交通,才是一力支撑起了南方的商业繁荣。

    而这里就是远南。

    虽然历史厚重比不上王国北方的腹心地区,神怪传奇也远不及遥远的宝杖海岸与圣休安角,只是它温暖宜人的气候与物产的丰美,以及相关种种传闻,却早已远扬于外。

    不过当方鸻真正踏上这片土地,以及立于这座长湖之畔栈桥之上时,仿佛才第一次体会到这属于南方的气息与风土。

    远处那码头之上来来往往的、口音各异的水手与工人,还有当地的冒险者们,一切皆是与北方完全不同的体验。甚至比同在长湖之畔的涅瓦德,还要更能阐述这属于南方的一切。

    这里仍是考林—伊休里安。

    但却有一种异国他乡的风情——它是与北方的严寒与壮美格格不入的,可又有属于自己的风采。

    方鸻在原地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举步向前走去。他先前与精灵艾黎尔道别之后,后者便要乘船原路返回,而至于他自己,其实早已通知过苏菲、天蓝与奥丁等人——

    所以今天应当有三拨人知道他会抵达这个地方。

    一则是苏菲与茜,然后才是他自己的冒险团——希尔薇德、艾缇拉小姐与天蓝他们。只不过后者应当比他还晚上一天才能抵达梵里克,所以今天也指望不上。

    方鸻不知道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会不会来接自己,不过Ragnarok的人应当会来。

    因为比赛的原因,他事先通知了奥丁。对方此前便收到了他的消息,不过似乎有些分不开身的样子,也没多问他在千门之厅究竟如何,只简单地给了他一个回信。

    奥丁告诉他,其已经通知了Ragnarok方面的人,对方今天应当会带人来接他。

    而这也正是方鸻此刻站在这个地方东张西望的缘故。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当他拖着箱子站在这个地方的同时,而另一拨人也正在他相邻的栈桥之上,同样也在寻找这个传说中的‘新队友’的踪迹。

    三号栈桥之上,灵魂指纹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纸条。

    她再三看了几遍,以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号码——纸条上写得明明白白,是三号栈桥。上面也说了,对方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外貌应当是穿着炼金术士大衣,提着手提箱,留短发,相貌平平无奇。

    而且对方会在手中拿着一个发条妖精,以标识自己的身份。

    但她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在这条栈桥上看到这么一个人,甚至不要说炼金术士了,这条栈桥上根本就没几个人。远处只有一艘今天早些时候到港的渔船,但也并没有看到什么传闻之中的精灵单桅船。

    队伍之中倒是有人向二号栈桥方向看去,只是一艘高大的凯奇帆船竖起的纵帆,刚好把那个方向挡得严严实实。

    过了正午十二点,才总算有人抱怨了起来:“不是说上午抵达吗,怎么还没到?”

    随即又有人回头问道:“木蓝,你有没有搞清楚之前究竟有哪些船到港?”

    被问到的正是两个少女之中的一个,眉毛一竖答道:“你以为这是空港啊,这里水上的码头一多半是渔船,每天都会进进出出,当地贵族也没设立专门的湖岸港务局,最多通过码头工人打听一下有没船抵达罢了。”

    她没好气道:“你还想知道具体有哪一艘船到港,想多了吧?”

    那人闻言不由失声。

    只有灵魂指纹提了一句:“都别吵,长湖之上也不一定安稳,船晚点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她话音未落,旁边一人便忽然说道:“等下,你们看那边。”

    “哪边?”

    “二号栈桥那边,”那人急匆匆地说道:“那边有人很像我们要找的人诶!”

    灵魂指纹微微一怔,这才向那个方向看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