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尘埃下的笔记
    走到那公寓楼下,临上楼之前,方鸻先检查了一下那辆马车与前面的尸体。

    他走到马车边,才看到车厢早已被骨龙的酸性喷吐物腐蚀得不成样子,车顶空空如也,座椅与车厢内壁焦黑一片。打开支离破碎的车门,车厢内正有一口行李箱,看起来原主人正打算远行。

    不过方鸻心知原主人可能不一定就是他要找的人,而这马车也不一定就是那官员所有,他只迅速翻找了一下箱子内的东西,也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方鸻再从马车中退出,走到前面看了看两马一人的尸骸——两匹马早已被腐蚀得近乎只剩下骨架,向前跪地,焦黑的肠子挂在灰白的肋骨之上,还余温尚存散发着袅袅白烟——他皱着眉头绕过这散发恶臭之所,又从前方观察了一下现场。

    从这个方向看,骨龙的喷吐范围几乎完全覆盖了马车,他抬起头推算了一下对方当时飞行的路线,而这对战斗工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功。

    街道上空空荡荡,除受损的建筑之外,唯一受袭击的便也有这辆马车。方鸻沉吟了片刻,打开社区并输入了‘梵里克、寒鸦街’六个字,社区上立刻向下刷新出几百条条目——相较于社区历史来说,这点条目数量不是多,而是很少。

    这大约也与这条街道籍籍无名有关。

    不过条目之中再排除那些与之无关的错误检索,剩下的百十条记录之中,方鸻也足以筛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信息:那是一些游记与城市攻略,上面既有选召者留下的文字记录,也有观光客的照片与视频。

    从这些文字记录、照片与视频之中可以得知,寒鸦街是一条以商业、手工业为主的街道,街道两侧多是各类手工作坊,平日里还算车水马龙。

    这样一个地方,骨龙飞扑而下之后会单单只有这辆马车受到袭击?

    还是说它原本的目标便只有这辆马车?

    那么答案也便呼之欲出了。当然方鸻还不敢肯定,因为在他看来拜龙教似乎不会玩这么精细的操作,他们还会在意会不会伤及路人?三十年前的多里芬足以说明一切。

    他只把这一疑点记下,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一直走到那具佝偻的焦尸旁边。

    方鸻检查了一下,立刻断定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目标——他虽然对于验尸没什么心得体会,但也看得出来这具尸体并不是成年男性的尸体,从身高与体态来看反而更像是一位老人。

    两者的差异还是十分明显的。

    他仔细观察了片刻,留意到尸骨手上似乎有金属的光泽,心中一动,将之除下来,才发现那是一枚玺戒。方鸻自己对于纹章学毫无任何建树,好在他还有一位百科全书女士同伴,拿给妖精小姐一分辨——塔塔而今已经汲取了相当多关于当今艾塔黎亚贵族的知识——果然得到如预期的回答。

    这正是那官员的印章,看起来这老人应当是那官员的仆人或者管家一类的人物,而且身份应当不低,至少比在戈蓝德那侏儒仆人高多了,因为一般人也保管不了主人的玺戒。

    看来这人更类似于对方的亲信或者近人一类的角色,只可惜腐蚀物摧毁了大多数的线索,方鸻也无法从衣着或者存留的纸质信息之中找到更多有用的记录。

    检查完马车附近,确定再无遗漏之后方鸻才转身向公寓走去。他在马车边停留也不过几分钟而已,在他估算之中梵里克官方的人至少也要一刻钟才能抵达这个地方,留给他的时间其实还算充裕。

    只不过他有点好奇的是,怎么苏菲和茜还没抵达这附近?回头看了看,也没看到两人的身影——谢丝塔与巴金斯也藏了起来,看过去这条布满废墟的街道上不过只有他一人而已。

    方鸻心中转过这个念头,一边已走到公寓大门外——公寓二三楼开了一个大洞,少了近三分之二的建筑结构,但一楼保存还算完好。他习惯性地推门而入,但大门应声而倒,砰一声砸在后面的废墟中,一片烟尘飞扬。

    方鸻自认倒霉,忍不住咳嗽两声,一边用手扇开尘土,一边进入建筑之内。他记起苏菲告诉他,那官员的住所是在公寓的三楼,而抬头看去,连接那个地方的楼梯倒保存了大半,只是看来有些摇摇欲坠。

    他心想这地方不会这么塌下来吧?

    结果果不其然,他才拾级而上没走几步,楼梯居然轰然一声陷落下去。还好方鸻一直保持警惕,举手便是一爪飞向一侧的墙壁——只是没想到爪子才刚抓上那边的墙面,那看似牢固的墙体竟也向后倒下。

    在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之中,最后方鸻是灰头土脸地从另一侧外墙上爬上三楼的,他忍不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只能想还好除了塔塔小姐之外,也没其他外人看到这一幕。

    而爬上三楼,方鸻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洞口之中——而这里似乎原本是卧室或者书房,他甚至还能看到一侧灰扑扑的大床与同样布满了碎石瓦砾的书架——只是而今它大部分已消失不见,消失在自己身后这个巨大的空洞之内。

    方鸻站起来向后看去,这里原本的窗户和墙也早已消失,外面空荡荡便是街道的方向。由于曾经在社区上见过各式各样战斗的情形,他几乎第一时间便可以脑补出当时发生的一切。

    骨龙从天而降,撞碎了这面墙,在它第一轮攻击之中这房间的另一半便彻底坍塌,然后它在带着汹汹的来势,沿着这一条街面横飞过去。外面这一侧街道那些坍塌的建筑,与墙面上留下的长长的爪痕,应当就是在这一轮攻击之中留下的。

    方鸻走到断裂的天花板边缘,向外看去,仿佛看到骨龙在另一侧街道的尽头折返,再一次飞回。这一次它展开喷吐,喷吐扫过街道——但由于在第一轮攻击之中大部分行人便已从街上逃离,或躲入两侧的建筑之下,所以这一次横扫而过的喷吐其实也只击中了马车。

    以及刚刚从马车上逃下来的老人。

    大致情况应当便是如此。

    理清这些细节,方鸻才从外面走回来,开始检查屋内。他粗略扫了一眼屋内屋外,便发现骨龙的喷吐并未波及这间建筑,因为房间除了物理破坏的痕迹之外,可以说并无任何烧灼与腐蚀的痕迹——

    这意味着骨龙在第一轮攻击之后,并未对这间公寓进行补刀。是因为它在第一轮攻击中就达成了目的,所以不需要再进行第二轮攻击?方鸻皱起眉头,又看了看左右。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若骨龙展开袭击的那一刻,对方刚好在这书房之内的话,多半已凶多吉少。怀着这样的疑心,方鸻向后面检查了一下其他房间,果然没发现那官员的所在。

    同时其他房间也没有袭击的痕迹。

    可若说是对方刚好在这间书房内,但书房内不要说断肢残体,就连血迹也找不到半点,根本不像是死过人的样子。还是说对方在袭击之时,恰好与坍塌下去的建筑一起被掩埋在残骸下面?

    方鸻站在三楼上往下面看了一眼,厚厚的建筑残骸堆了起码有一米多深。但他既没能力、也没时间去检查那官员的尸体是不是掩埋在下面,想了一下,只能退而求其次,再看看房间内还有没别的线索。

    他再看了看怀表,离预计的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一半,剩下的时间也不算太多。

    方鸻明白自己得加快速度,抬头看向四周,第一时间便看到一侧巨大的书架——书架上此刻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但上面的书籍却引起他注意。那是一排有着漆黑扉页与书脊的典籍,他走过去用手抚开书脊上的灰,下面立刻显露出一行血色的文字。

    而他手似乎才刚刚触到那些文字,一阵低沉的细语便从书中传来。

    方鸻吓一跳,连忙后退一步,才意识到这些书恐怕来历非但,要么是邪物,要么是拜龙教的经典。看到这里,他心中其实已基本确定那官员与拜龙教的关系,而对方堂而皇之把这些东西放在书架上,应当是确信这里足够安全。

    但却没想到最后会丧生于自己人手上。

    是杀人灭口?这个推理也不是说不通,毕竟迄今为止,方鸻也只见过对方手上掌握着这样可以消抹星辉的手段。

    可一旦陷入这个思维定式,就往往会忽略一些更为细节的东西。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一个拜龙教存在,可以说所有对于巨龙的崇拜,皆可以称之为拜龙信仰的前身。

    这个教义在蜥蜴与当今的蛇人之间尤为流行,其次是狗头人与地精之中,但龙也分多种,涅瓦德的妖精们也崇拜她们的庇佑者,圣弓峰的主人,云龙安洛瑟。

    而在绿龙托拉戈托斯的身份暴露之前,芬里斯岛上的大多数人类居民,可以说也是托拉戈托斯的崇拜者。

    他们都是邪教徒么?

    显然并不是。

    事实上星门港官方,与考林—伊休里安王室所认定邪教‘拜龙教’,其实也仅指黑暗巨龙的崇拜者,而非其他。而也只有在这些崇拜者身上,方鸻才能找到一个相似的共同点:

    那就是毫无理性的狂热——

    当然,方鸻在此之前也听说过多种多样与之相关的传闻——比如黑暗巨龙会给予它的追随者以‘永生’的能力,并许以各种各样的好处,比如拥有力量,或者获得权势。

    可先不说那所谓的‘永生’在他看来还十分有待商榷,即便是力量与权势也早已成为过去的历史,而今尼可波拉斯也只能是说苟延残喘,正等待着卷土重来的机会。

    甚至就算在一百年前,她其实也不过只在考林—伊休里安掀起一番风雨,而对于整个艾塔黎亚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黑暗巨龙的时代早已过去了,现在再不是那一段它们羽翼可以遮天蔽日的历史。

    但这似乎并不妨碍黑暗巨龙的信徒们,继续狂热地相信那段历史会再一次复现,第三祸星的光芒终会照耀在大地之上。

    他们似乎也没想过这一点,第三祸星降临对他们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

    埃索林沉入渊海之下时,与之偕亡可不止有上面的住民,还有大量当时黑暗巨龙的信徒。灾难降临的那一刻,祸星的光芒可不管你是不是它的支持者,皆会一视同仁将之化为齑粉。

    因此对于这些人‘求仁得仁’的想法,方鸻实在是无法理解,只能设想为黑暗巨龙洗脑的能力实在是强大。而且据他所知,为尼可波拉斯的复苏而奔走的人之中‘永生者’大有人在。

    而这些人本就已经获得了永生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平白无故要让自己头上多出一个凌驾于自身之上的主人?方鸻对此也不得而知。

    但拜龙教徒的盲目与狂信,至少由此可见一斑。

    他们似乎在毫无理性地追逐某一目的,因此在方鸻看来他们完全有可能放弃一些称之为理性与逻辑的东西。

    想到这里,他再看了看面前这书架——从书架上收集的这些邪教典籍看来,这位来自于冒险者总会的官员即便不是一个资深的‘狂信徒’,恐怕也相去不远。

    方鸻从原本的思维定式之中退出之后,立刻察觉到这个小小的疑点——一个狂信徒会选择为自己的信仰牺牲吗?别的宗教他不太清楚,但已他对拜龙教徒的了解,那几乎是一定的。

    所以对于一位狂信徒来说还需要用到杀人灭口的手法,需要这么大的动作?

    这里面似乎有些问题。

    想及此,他忍不住后退一步,但却一下踩中了什么东西。方鸻一愣,低头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本埋在灰尘之下的笔记本,他原本走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这东西,但现在看来,这似乎一本日记。

    方鸻微微一怔,心下不由一喜,心想这不会对方记录的日记吧?他知道在艾塔黎亚很多原住民,尤其是有身份的贵族往往有写日记与备忘的习惯,甚至会把一些私密的秘密记录在上面。

    但他怀着这样的心情捡起来一看,却不由大失所望。那本子上看起来倒的确是对方记录下的笔记,但与什么日记根本风马牛不相及,上面更像是一份考古记录,方鸻拂去日记上的灰尘,通过只字片语的描述分辨出,上面应当记录的是关于依督斯的一些信息。

    依督斯,正是那座在龙之魔女火焰之中化为灰烬的城市。

    它位于棕土沙漠的边缘,曾经是一座相当繁华的贸易城市,那里也是伊斯塔尼亚地区曾经的首府——昔日马扎克的故乡,便处于依督斯执政官的管辖之下。

    当然一切持续到那场灾难发生之前。

    其后火焰烧尽了一切,灾难发生后这个悲惨的城市也再未复兴过,而今那里只剩下一片风沙之中的瓦砾述说着曾经的过往。当最后一批难民离开之后,王国昔日的伊斯塔尼亚地区,而今成为了一片沙漠荒野的代名词。

    那里倒是一个考古圣地。

    许多愿意了解一百年前那段历史的学者,都会经常前往那个地方。

    方鸻看了看手中的笔记,心想难道这官员私下里还是个历史爱好者?不过也存在着另一层可能性,毕竟依督斯也好,多里芬也好,毕竟皆与尼可波拉斯的过往有关。

    对方记录这些,会不会与那段历史之下掩埋的一些真相有关?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才继续向下翻去,但后面的记录更显杂乱。它不仅仅是记录了依督斯的一些信息,还记录了一些家族,一些人,但这些家族与人的名字在方鸻看来皆有些陌生。

    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在希尔薇德小姐的调教下,对于考林—伊休里安的贵族世家有些了解了,但看到这份名单,却仍是一片茫然。

    只是最后一个熟悉的名字跃入他的眼帘,才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罗格斯尔家族。

    笔记上关于这个家族记载不多,下面只有三个名字:

    唐坦斯-罗格斯尔。

    马里兰-罗格斯尔。

    克丽丝-艾林格兰

    方鸻看到这三个名字时还微微一怔,前两个名字他都很熟悉了。唐坦斯正是三十年前多里芬的执政官,罗克伦-罗格斯尔的祖父,他身上关于罗格斯尔家族的血脉继承权,正是由此人的灵魂所给予。

    而另一位马里兰-罗格斯尔他实际也认识,那是罗克伦的父亲,唐坦斯的儿子。

    但至于最后这个明显是女人的名字,他却感到有些陌生——为什么罗格斯尔家族的记录下,会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名字?是马里兰的妻子?但记忆中似乎并非如此。

    他指着那名字对一旁的塔塔说道:“塔塔小姐,我们似乎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

    塔塔点了点头:“我也有些熟悉,但若是在那本书上见过,我一定会记得。”

    两人皆有点茫然。

    不过方鸻又看到,马里兰与克丽丝的名字上,重重地画了一个红圈。而他从整个名单上看下来,也只有三个人的名字画上了红圈而已,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安德拉的人。

    那个人出身于一个叫做贾德加卡的家族,方鸻也从未听说过名字,一点印象也无。

    这三个红圈又代表着什么意思?

    方鸻一时间不由有点摸不着头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