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吞噬进化 > 538 血皇翠西
    “……正因为他们认为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躲起来,所以一定会放松警惕。这个时候我突然袭击,去搞那四个血皇,岂不是更加轻松?”

    一众丧尸和血族们听了,都心中暗暗同意。

    但马克在想了想之后,说道:“不对啊凡神,差点就被你忽悠了。这样一来是更容易得手,不过危险性也更大了。你很有可能被人群殴的啊。”

    张凡摆了摆手,说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命令,懂吗?”

    马克听了,面色立即凝重起来,回答道:“是,凡神,我懂了。”

    旁边的三大亲王见张凡打定了主意,他们都心中微微一动。

    他们知道,张凡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要去搞那四大血皇,一来是为了搞能量石和血皇的血核,二来也是为了他们三大亲王。

    张凡曾经说过,会让他们复仇的。

    张凡现在这是在履行诺言。

    接下来,张凡打开纳米手表的三维地图,对当前的形势进行仔细的研究。

    这张地图,是福尔和摩斯给张凡搞过来的。

    血族不像丧尸,分为七个大洲。

    他们住得都比较集中。

    除了一些公爵分布在其他洲之外,剩下的亲王和四大血皇,几乎全都住在欧洲。

    毕竟他们血族总数量也才一百来万,如果分散得太开的话,很容易被数量庞大的丧尸们各个击破。

    至于血祖德古拉到底在哪,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张凡也并不太担心。

    他研究过一些德古拉的事迹,知道德古拉虽然拥有某一种甚至是两种异能,但对四维空间法则完全不知道。

    至于他会不会意念之类的异能,张凡却是丝毫不担心的。

    因为,曾经对他用过意念的,都已经挂了。

    张凡利用四维空间法则,就算打不过他,想要逃走还是轻而易举的。

    当天晚上,张凡问那三个亲王道:“那四大血皇,哪一个实力最强?手底下势力最大?”

    元亲王想了想,回答道:“在我们的记忆中,是翠西血皇,是巅峰血皇,他的实力最强。他手底下的血族足足达到了四十八万,几乎相当于血族数量的一半了。”

    张凡点了点头:“很好,那我们就先搞这翠西血皇。”

    张凡的想法很明确。

    四大血皇之中,翠西最强,按照一般的思维,要去搞四大血皇的话,肯定会先避着他。

    等把其他几个血皇都搞掉之后,再集中力量来搞他。

    但张凡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别人绝对想不到,他会先搞最强的血皇。

    这种情况下,成功率也是最高的。

    而且只要击杀了实力最强的翠西血皇,再搞剩下的三个血皇就简单得多了。

    理清了头绪,张凡当晚便向着欧洲瞬移而去。

    按照地图,他首先来到了砝国。

    翠西血皇,就住在砝国那座举世闻名的“凡尔赛宫”古堡之中。

    这座古堡,距今已经有五百多年历史。

    从外表看,它十分宏伟壮观。

    而内部的陈设和装潢,则充满了艺术魅力。

    里面有五百多间大殿小厅,处处金碧辉煌,豪华非凡。

    内部的装饰、以雕刻和巨同油画及挂毯为主,里面的家具都是十七至十八世界的造型超绝,工艺精湛的艺术品。

    张凡对这翠西血皇是相当佩服。

    这家伙,真的是太会享受了。

    他来到距离凡尔赛宫十八公里的巴黎。

    此时正是深夜,本来正是发动袭击的好时候。

    但张凡并没有立刻攻击,他在等夜晚过去。

    因为以他对血族的了解,血族虽然不像以前的小说和电影中的那样怕阳光,但是在白天的时候,血族的战斗力至少会减少两成。

    而晚上则是他们实力最巅峰的时候。

    张凡自然要避其锋芒了。

    ……

    与此同时,在凡尔赛宫最恢弘的大殿之中,一个身穿一身血红色丝绸质长袍,黑发色长发几乎拖到地上的女人,正在欣赏着面前的一幅油画。

    这个女人,便是翠西血皇。

    她皮肤白皙,从长袍中隐约露出来的影子可以看出,她的双腿修长。

    若不是那血红色的眼珠的话,她绝对是个完美的女人。

    当然,这血红色的眼珠,也让她身上增加了一分狂野与神秘的气质。

    翠西血皇虽然实力强悍,别人都以为她应该是一个粗莽汉子。

    但其实她却是一个看起来漂亮中带着性感的女人。

    而最让人意外的是,她竟然喜欢艺术,所以才住进了凡尔赛宫。

    在她欣赏那副油画的时候,外面来了一个亲王。

    但是当那亲王看到她的样子时,却没敢再往前走一步。

    因为这个亲王知道翠西血皇的脾气。

    若是在她欣赏艺术品的时候,打扰到她,很可能下场就是被她做成艺术品。

    又等了足足半个小时,翠西血皇终于将目光从那副油画上移了开来。

    那个亲王抓住机会,连忙进入大殿之中。

    先手按着胸口,微微躬身行礼,这才说道:“血皇大人,我已经查到您需要的消息了。”

    翠西血皇没有回头,只是手中捧起一杯红酒,微微啜了一口,眼看着灯光在杯子之中跳跃,她那血红色的目光有些迷离:“说。”

    “血皇大人,那个人类叫张凡。我们怀疑,他很有可能就是杀害了丹顿公爵的凶手。他昨天在一天的时间内,便跨越了五大洲,杀了四个尸皇,毁了五座主城,屠杀的丧尸不下五百万。”

    翠西的目光从红酒上移开,又看向窗外天空中那如钩一般的月牙,说道:“一个低等生物而已,会这么强?”

    那亲王恭敬地回答道:“血皇大人有所不知。他并不是普通的人类。据我们了解,他的身体百毒不侵;而且拥有史无前例的三基因武;可以越两阶挑战尸主而不败;可以瞬移、操控空间;可以免疫物理攻击、能量攻击,甚至对精神类的攻击,也几乎可以完全免疫……”

    翠西血皇虽然看着窗外的月牙,但那亲王每说一句,她的眼里便闪过一次亮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