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吞噬进化 > 569 张凡的来头
    当张凡他们那边商议着今天的事时,另一边,何协已经来到了前山的一座宅子之中。

    这座宅子,比起何协的院子来,要宽大很多。

    光是里面的房屋,大大小小就有十多间。

    而且装修得也比何协的要体面得多。

    房间里有十多个弟子们正在打扫、浇花、洗刷衣物。

    这座宅子,便是外门的总管事,胖师兄的住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胖师兄比绝大多数内门弟子待遇还要更好。

    何协来到宅子之中时,胖师兄并没有在。

    何协只能在客厅之中等着。

    那些经过客厅门口的弟子们,看到何协左脸上都是血,一个个都很是惊奇。

    他们都知道,何协掌管着后山菜园,平日里就喜欢在那些菜园弟子们头上作威作福。

    只有他欺负别人的,谁敢欺负他?

    今天却被搞成这副模样,看来是碰到硬茬子了啊。

    何协也没有处理他的伤,就这样等着给胖师兄看。

    半个小时之后,胖师兄才晃晃悠悠地从大门晃了进来。

    何协顿时像见了亲爹一样,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声音都带着哭腔:

    “庞师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胖师兄姓庞,叫庞梓。

    因为太胖,所以很多人背地里叫他胖子。

    久而久之,很多弟子在他当面也都叫他胖师兄。

    当然,只有内门那些比他地位高的弟子敢当着他面叫胖师兄。

    外门所有弟子都算是他手底下的,自然不敢那么叫。

    胖子见到何协这副模样,也吓了一跳:“我靠,何协,你这大姨妈来的时候没走正门儿啊。哈哈哈哈……”

    何协虽然被取笑,但丝毫不敢怒。

    只能委屈地说道:“庞师兄,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被人打了,被人欺负了。”

    “说来听听。”

    胖子正闲得无聊,权当是听个笑话解闷了。

    何协依然带着哭腔,声泪俱下,哭诉道:

    “今天不是初一嘛,该是发放能量石的日子。我给后山菜园那些弟子发能量石的时候,那个新来的张凡,竟然嫌发的能量石太少,当众闹事。我让我手底下那几个弟子制止他,没想到他凶性大发,竟然将那几个弟子都打成重伤,更是连我都不放过,你看看,我的耳朵就是被他给撕烂的。何师兄,这小子这么狂,要是不教训教训他,以后还有谁会听你的?”

    “打住!”

    胖子伸手制止了他:

    “他是针对你,可不是针对我。不要强行把我拉到和你同一战线。而且你这家伙十句话有九句半都不靠谱,一定把事情添油加醋了吧?”

    何协听了,连忙说道:“庞师兄果然心明眼亮,明察秋毫。我确实加了点东西,不过那小子打了我和我的那十个手下却是真的。你看看,我这耳朵,都快掉了。”

    胖子笑道:“掉了?我看你是活该。他之所以闹事,是不是因为你又克扣人家能量石了?说实话!否则这事我就不管了。”

    何协连连点头,说道:“是。我没有给他能量石,给其他挑水的弟子都发了三枚能量石。可是这是因为这小子刚来,一个月挑水就从来没有达标过。一人犯错,其他人同罪,所以我才扣的啊。”

    “行了行了行了……”

    胖子显得有些不耐烦:“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动不动就克扣他们的能量石。而且就算克扣,也不要太狠。你可倒好,新来的弟子本来也就两枚能量石,你给人全扣了;老弟子五枚能量石,你直接就扣掉了百分之四十,你他妈还是人么?”

    何协听了这话,心里早就骂开了。

    “我不是人?比起你还差得远!我也就是隔上两三个月才扣一次,而且一次也就扣十几二十几人的能量石,最多也就能得到一百来枚。你可是月月都扣啊。外门三万弟子,你每个月都要从每人那里扣一枚,一个月就是三万枚能量石。谁更不是人?他妈在老子面前装好人,还要点脸不?”

    当然,这只是何协的心里话。

    表面上,他自然是一副打要忍着,骂要听着的样子。

    “庞师兄,这一点上我确实不对。可是我当场就把能量石补足给他们了,没想到这小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手底下的人看不过去,说了他两句,这小子就凶性大发,把他们都打伤了。我的人被打伤了,我自然要替他们说话,结果还没说两句,那小子又对我大打出手,我这耳朵恐怕是保不住了。”

    “行了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哭哭啼啼了,跟个娘们儿似的。这件事就算是你的不对,老子也得管管。总不能让那些弟子觉得我们这些管事儿的好欺负。”

    “多谢庞师兄,多谢庞师兄!庞师兄,那你是打算怎么处理那小子?要不就直接把他赶出山门。反正他这个新来的,也没登记造册。就算把他赶出去,也没有谁会关心他。”

    胖子脑子很灵光,一眼就识破了何协的意图:

    “我们长生门禁止同门相残,所以在门内你不敢杀他。等我把他赶出长生门之后,那时候你要打要杀,尽可随意了,是吧?”

    “嘿嘿……”

    何协讪笑了两声,说道:“庞师兄慧眼,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我确实是这么想的。那小子把我打成这样,我就算不弄死他,也要弄残他!不然别人都以为我何协是好欺负的。”

    胖子摆了摆手:“行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而且他是柳无虚亲自引进门的,真要把他赶出山门的话,柳无虚万一再问起来,你让我怎么跟他交待?”

    何协听了,不禁一愣,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竟然是柳无虚亲自引进门的?靠!”

    柳无虚是内门弟子,而且是内门中声望还比较高的弟子。

    若是把他带来的人赶下山去,那还真有点麻烦。

    想了片刻,何协说道:“那也不能轻饶了他!”

    “这个自然,我总得为你做主不是?即使你这小子不对。”

    何协嘿嘿一笑,说道:“还是庞师兄体谅属下。我这里先谢过庞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