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吞噬进化 > 577 一千株锻体草
    “这么说来,你有解法?”

    药老在思考良久,也想不出解毒之法后,问张凡。

    张凡回答道:“解毒之法很简单,只不过我今天是来向药老求两种药的。”

    “求药?什么药?我这里有的话,你尽管拿去好了。”

    “药老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药老回答道。

    虽然他把药当成了性命,但毕竟还不是性命。

    和他身上的病比起来,药当然是可以舍弃的。

    有了药老这话,张凡放了心,说道:

    “要治药老的病,其实很简单。以你武王的体质,只要不接触草药,最多半年,便可自然痊愈。”

    “呃……”

    药老都愣了。

    “这么简单?”

    药老不禁疑惑道。

    他研究了药理三百多年了,对于药理几乎无一不通。

    本以为张凡会说出多么神妙的药方,没想到连药方都不用,就这么简单,不接触草药,半年就可自然痊愈。

    张凡点了点头,说道:“正因为太简单了,所以药老才没有想到。药老研究了三百年药理,遇到任何病症,都会先入为主地想用药物解决。所以很多不用药物,就能简单解决的问题,他倒想不到了。”

    不过,让药老半年不吃饭可以,让他半天不碰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张凡显然也早就认准了这一点。

    “当然,药老毕生钻研药物,把药当成了生命。让你半年不碰药物,那是很难的。所以我这里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药老略有些急切地问道。

    “我这里有几粒药物,药老只要每天早晚各服一粒,不出三天,便秘的症状便会消失。而身上又痛又痒的感觉,则当天就会消失。”

    “有这么神?”

    药老疑惑道。

    “药老试试便可知晓。”

    药老点了点头,从张凡手中接过了一盒药。

    只见药上有几个大字。

    这个世界的字依然是繁体字,药老认不全。

    念道:“排毒什么什么什么囊?”

    “排毒养颜胶囊。”

    张凡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

    张凡回答道:“此药益气活血,通便排毒。用于气虚血瘀,火毒内盛所致便秘、痤疮、颜面色斑等症状。每日两次,每次一粒。”

    说起来实在是有些巧合。

    张凡因为以前做过武医,所以他的次生物空间之内有很多药物。

    这排毒养颜胶囊,就是其中一种。

    而经过纳米手表分析,这东西竟然刚好就能治药老的病。

    就连张凡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但既然事已至此,就权当自己造化大了。

    所以便拿了出来。

    药老接过张凡的药,将信将疑。

    这种胶囊类的药物,对于他们这个世界来说,已经算是很原始的药物了。

    在五百多年前,他们就已经不生产胶囊类药物了。

    因为他们发现,随着人类体质的增强,对药物的吸收也越来越强。

    只有保留原汁原味的药物,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药效。

    所以这个世界的药物,基本上都是中药,或者把中药研成粉末后,秘制而成的药丸。

    现在突然看到这种胶囊,他还是有点奇怪的。

    不过他浸淫药物三百多年,自然能看出这东西根本没有毒。

    所以他在犹豫了片刻后,抠出一粒来,服了下去。

    服下了这粒药物,药老并没有任何感觉。

    不过他也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药物,至少都得半个小时之后才生效。

    张凡也说了:“这排毒养颜胶囊,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才能生效。”

    两人便等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之后,张凡说道:“药老现在可以去背阴的地方,看看身上还痒还疼吗。”

    药老点了点头,将信将疑地来到一处太阳常年晒不到的山崖下的泉水边。

    一到这里,他的心理已经准备好了承受即将到来的痛苦。

    这几日里,每到背阴的地方,那种痛苦便会立即袭来。

    然而,两分钟之后,他惊奇地发现,那种痛苦并未到来。

    也不痛也不痒,就像是正常人一样。

    药老惊奇地看着张凡:“真的可以?!”

    张凡点了点头:“药老可以去更阴的地方试试。”

    药老听了,当即向着山崖下的一道裂缝之中走去。

    这道裂缝两旁的崖壁上,都有泉水流淌而下,地面则常年都是湿滑的。

    药老进入这道裂缝,停了片刻,再次看向张凡,惊奇道:“这药当真是有奇效!”

    张凡道:“身上不痛不痒了,接下来只要再有两天左右,药老的便秘症状便会完全消失。”

    药老点了点头,眼中含着一丝欣喜。

    很多草药都长在背阴处,让他不去背阴处是不可能的。

    这些日子以来,每至背阴处,便又痛又痒,折磨得他根本无心研究药物。

    现在好了,服用了这排毒养颜胶囊,总算是不用再经受那种折磨了。

    药老心情大好,指着这上千亩药田中的草药,说道:“你想要什么草药,尽管拿去!”

    张凡大喜,点了点头,说道:“我需要两种药物。”

    药老点头:“你解了我的毒,别说两种,就是二十种,也尽管拿去。”

    张凡道:“我需要一株金疮草。”

    “嗯。”

    药老点了点头:“一株金疮草,没问题。”

    “还有一千株锻体草。”

    “噗——”

    张凡此言一出,药老直接喷了出来。

    一千株,你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你解了我体内的毒不假,可我这锻体草田里,总共怕是也只有一千株吧。

    你一次就给我搂完了,这也太狠了吧?

    要知道,这里的每一株药,都被药老当成性命一样。

    能给张凡几株,已经算张凡走运了。

    现在竟然直接要搞一千株,这简直就是在抢啊。

    “怎么?药老?不行吗?哦,药老之前说随便拿,我还以为真的可以随便拿呢。”

    张凡说道。

    “咳咳咳……”

    药老被呛了一口。

    这药老虽然脾气古怪,但张凡从周围弟子们的谈话中知道,这药老最重信用。

    生平最恨的就是不讲信用之人。

    果然,片刻之后,药老痛苦地捂着胸口,说道:

    “好吧,一千株就一千株。不过话可说好了,就这一千株,再加那一株金疮草,不能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