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吞噬进化 > 600 我要打十个!
    一道血线,在那老头的脖子上延伸开来。

    很快,噗——

    那血线处,鲜血狂喷,如同喷泉。

    即使那老头用手捂着脖子,手指缝里却仍然有鲜血不断喷出。

    他胸口的衣服,早已被染成血红色。

    那老头惊讶地看着张凡,连着后退了两步。

    此时的他,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的那副高傲和得意,反倒是无比的震惊。

    药老的弟子们,一个个也都瞪大了眼睛,无比惊骇。

    越阶挑战武皇,竟然差点一剑秒杀,张凡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药老的大弟子药钱,二弟子药敛,在无比的惊骇之中,都暗暗后怕。

    他们本以为张凡是三级武王,比他们还低着几级,应该没有他们实力强。

    万万想不到,张凡竟然能够越阶挑战武皇。

    而且看张凡出手这么狠辣,他们要是得罪了张凡,那还能好得了?

    老头的弟子们,一个个也都惊骇无比。

    别人不知道,他们却是一清二楚。

    他们的师父,那可是炼药师。

    专门炼制过一种锻体的药液。

    那种药液,只要在里面泡上个十天半个月,身体强度将大大增强。

    别说普通刀剑了,就算是同级别对手的基因武刺在他身上,他也会毫发无损。

    可刚才张凡右手之上,那种若有若无的无形的能量,竟然轻而易举就划破了他们师父的喉咙。

    那是什么能量,竟然如此锋利?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那并不是什么能量,而是剑气。

    此时,他们见张凡对师父下如此重手,一个个又惊又怒。

    他们发一声喊,全都启动了基因武,向着张凡袭来。

    张凡冷哼一声,意念一动。

    咻——

    右手中的那道剑气,顿时离体而出。

    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向着最前面那个老头弟子飞去。

    其速度之快,人的眼睛根本跟不上。

    那老头弟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噗——

    喉咙上,便被穿出一个血口来。

    那道剑气接着向第二人飞去。

    第二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噗——

    他的喉咙之中,也是直接被穿出血洞来。

    咻咻咻咻咻——

    那道剑气,就像一条速度极快,却又极其灵活的蛇一样,不断在那十人之间穿梭着。

    噗噗噗噗噗——

    那十人的脖子则不断被穿出血洞来。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只在转瞬之间发生。

    当那道剑气再次回到张凡右手之中时,那十人脖子上的血洞,才纷纷喷出鲜血来。

    他们这才挣扎着,纷纷摔倒在地。

    这一刻,所有药老的弟子都傻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张凡。

    他们刚才几十人围攻这十人,结果被这十人揍得落花流水。

    现在这十人围攻张凡,却被张凡瞬间秒杀。

    什么叫差距?

    这就叫差距!

    他们与张凡之间的差距,真不是一星半点啊。

    而且张凡出手狠辣果断,似乎根本就不管不顾。

    管你是谁,管你有什么背景。

    只要惹了老子,那就得死!

    药钱和药敛此时都感觉脑袋一阵眩晕。

    幸好他们之前只是心中嫉妒张凡,没有明着表现出来。

    否则的话,真得罪了这个小师弟,他们二人岂不都完了?

    此时,那老头和他的弟子们都还没有死。

    实力达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若不是直接毁了他们的血核,他们都是不可能立马死的。

    尤其是那老头,身为血皇,而且是炼药师。

    即使受了如此重的伤,他也能在半个小时之内,让自己痊愈。

    他此时正艰难地从次生物空间之中拿出药膏来,涂向自己脖子上的那个血洞。

    随后向他的弟子们扔出十多瓶药膏,让他们涂抹。

    总之此时的他们,一个个都是满身鲜血,无比狼狈。

    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然而,张凡似乎根本不想给他们任何机会。

    大步向着老头走了过来,血藤基因武,再一次凝聚出来。

    刚开始他不下杀手,是因为觉得这老头和药老应该有些什么瓜葛。

    但是刚才这老头用基因武轰向他时,明显是下了重手。

    如果不是自己跟李白学会了将进酒,恐怕自己不死也残了。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杀了他便是。

    管球他是谁!

    那老头看到张凡凝聚出血藤来,还以为张凡的血藤就只是对力量有加成而已,并不能要人性命。

    不过,当张凡的血藤向他伸出来时,他顿时感觉到一种生命即将被终结的危机感。

    现在这血藤给他的感觉,与刚才完全不同。

    在刚才,这血藤上的力量即使再强,也只是力量强大而已。

    可现在,血藤上所散发的那种杀气,让他知道,这血藤只要碰触到他,分分钟可以取他性命。

    在这种危机之下,他连忙想要用四维空间法则躲避。

    但是,在受了重伤之下,他对四维空间法则的使用,也显得很艰难。

    他还没能瞬移开去,张凡的血藤已经离他的眼睛不足两寸了。

    看样子,张凡竟然要用血藤直接刺进他的眼睛。

    此时这老头,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已经多年没有感受到的死到临头的感觉。

    他万万没想到,他这个堂堂的炼药师,武皇,竟然会死在一个区区的武王手里。

    就在张凡的血藤即将刺中那老头的眼睛时,一道能量突然挡在了那老头的眼睛与血藤中间。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那能量上传来,顿时将张凡的血藤弹了开去。

    不过因为张凡那一刺的力量太大,这力量传到那能量上,那能量也禁不住向后猛地一退。

    就是这么一退,便直接将那老头给撞得倒飞出十多米。

    张凡心中暗暗一叹,看来,这枚武皇血核是拿不到了。

    他当即收手,站在一旁。

    与此同时,药老的身影出现在张凡身旁。

    他低头俯视着那摔倒在地,浑身血泥的老头,对张凡说道:“好徒儿,看在你师父我的面子,就放这老东西一马。让他长个记性就行了。”

    张凡没有说话,退到了一边。

    他身旁的文动和文静看着没事人一样的张凡,都是心中惊讶不已。

    没想到一向很和蔼的张师兄,战斗起来出手这么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