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276章 一夜心动
    李绩闭上双眼,强忍身体上的疲惫,仔细回忆自己最后的举措。

    普法寺是彻底完了,连带为恶的乞教,李绩深知这个世界修士对道统,地盘之争的激烈,等沧浪阁来人后,那必然是斩草除根的决绝,不会有半分的怜悯。

    孩子们的未来也不必担心,有官府出头,最起码的衣食保障还是有的,再加上如黄飞烟这样的善人和自己十多万金子的资助;关键是没有了后续残疾孩童的出现,情况终究会慢慢变好。

    杀海德帝有很多原因,也不仅仅是他竟敢悍然下令骑兵攻击;双峰普法寺的横行,其中未必没有这位君主的纵容,对子民缺乏关爱之心,谋夺孩子们的生存的权利,就该死。

    况且,这数百个血性武人今日的举动,必然是海德帝日后清理的对象,他不死,大家都不安。

    双峰之行大出他的意料,生死之间甚至超过和修士都法,如果海德帝真下令第二波骑兵攻击,他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太多的偶然,让人无法抓住自己的命运。

    李绩渐渐的放空思维,左手轻轻顶开一直握在手中的那只翠绿色的玉瓶,让那缕紫青灵机一丝一丝的缓慢流出,强盛纯粹的灵机瞬间扩散,直到充斥了整个灵泉。

    元磁射线依然无处不在,但紫清灵机这种天地间的至纯至净的灵机,却有超乎想象的凝聚力,虽然仍被消弱,但消减速度却被压到了极致。

    李绩被浓洌的灵机包围,身体不由自主的贪婪吸收着,而他的意识,在突然的放松中,却不由自主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在这里,他好像看到了另一个李绩,在慈溪镇口,悍然拔剑,..

    画面转换,九宫界的空间变化让他不知道身处何地,只看到一个个的修士,牵昭寺,玉清教,云顶剑宫,接连在他剑下饮恨,挣扎。

    然后是云瀚天岭,玲珑上界,直到蝴蝶谷口。

    他的成长,伴随着血腥,那些白骨,堆砌成他李绩向上的道途;那些怨魂,在他耳边哭喊,咆哮,让他心烦意乱,不能自己。

    无数的负能量在摧残着他的肉体,冲击他的灵魂,他曾经的杀戮,泉水中孩子们遗留的病气,都成为了压在他身上巨石,这一刻,心魔入体,李绩陷入修道以来最危险的境地。

    心动期,是修行者在大道路上一个极为特殊的关口;大道有境界之分,各有碍难,相对于璇照,开光,融合,寂灭等小境,筑基,金丹,元婴则是大难关。

    筑基需要初体道心,溶身入道,而金丹,元婴不仅要了悟天道,截取机缘,更需手段出众,修为深厚,才能对抗天罚。

    比较起来,心动没有这么麻烦,随时随地,却是个炼心之关,冲不过去,便身死道消,别无它途。

    心动关,是所有境界中心魔最猖獗的关口,在你全无防备,不知不觉中,突然出现,修士甚至不知道,或者根本没有准备冲击这个关口,这时,心魔忽然而至。

    在轩辕剑派二百余名内剑修中,最多的便是融合境,其次是筑基境,真正到了心动的却是很少,只有不足一成;这在整个修真界都是个大难题,尤其是剑修,以杀伐证道,心魔来临时尤为猛烈,堪称鬼门关。

    为什么武西行斗剑之后便消声匿迹?为什么他的元婴师傅要求他修身养性不再出来大出风头?这都是有原因的……李绩不是不知道这些,但他总以为这一切还离得太远,总以为冲关前应该有所征兆,总是在不经意间碰上太多身不由已的麻烦……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因为可能的心动关口而躲在洞府什么都不做吧?如果心魔五十年,甚至上百年才来袭,是不是也要天天等它百年?

    这样反倒失了心境……所以,这次蝴蝶谷的冲关,是偶然也是必然,只能说,心魔找的突破口太刁钻。

    现在的李绩,完全处于一种无法自控的状态,只本能中紧紧守住灵台方寸间最后一点,但也仅仅是守住,却毫无意识自己应该做什么?

    杀戮,血腥,引诱,放纵……一种想要毁灭天地的念头不断的在滋生,成-长,他本能的觉的这么做不对,可又克制不住的想去尝试,去体验……最后一丝灵智死死拖延,却不能控制,

    他的右手已慢慢摸到纳戒上,只要动念间,便能挥剑而出,成就大自在。

    最先发现李绩这种异常的,是围绕在他身旁的孩子们,孩子们能看到他手臂上纠结暴突的肌肉,时起时平;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时而狰狞,时而凶恶……

    但孩子们有自己的解决办法,在她们短暂而痛苦的成-长过程中,几乎每一个孩子都会这样在梦魇中经受折磨,因为病痛,因为失孤,因为遗弃……

    每当有新来的孩子在睡梦中挣扎碾转时,都会有大孩子们围在她身边,为她唱歌,为她守夜……所以,当看到在痛苦中沉沦的守护者也同样在梦境中挣扎时,她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自己方式……

    “蝴蝶谷内蝴蝶泉,蝴蝶泉里小童仙;

    蝴蝶落下花满谷,蝴蝶飞起舞翩翩;

    愿作蝴蝶生飞翅,逍遥自在又一年;

    他人笑我身不全,我笑他人看不穿;

    春生秋死何太短,化作七彩留人间。“

    歌声轻柔,仿佛怕惊醒沉睡中的迷途之人;歌声悠远,似在为旅行者指引方向……

    李绩隐约听到了歌声,最后一丝灵智让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敞开心胸,放松灵魂,丢弃桎梏,抬首向前……

    我是有信仰的人啊……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我所有的杀戮并非无凭,我所有的血腥也绝非纵念……

    在歌声的引导下,破碎的信念重新积聚,重新溶合,先如小溪冲出沟渠,再如大河滚滚而下……不可阻挡!

    正是:

    为护生灵不老泉,提得元阳固命关;凡心一念知高处,生死轮迴动静间。

    一夜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