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578章 被追杀三
    剑修攻防单调的弱点,在碰到够份量的对手时,终于暴露了出来。

    其实归根到底,这也是境界修为的差距;如果对手是剑修,或者体修那样纯攻击性修士,在对攻中他也许还会找到某个机会,凭借自己的判断和冷静,找出那一丝绝杀之机,但如果是名高境界的法修,那就很麻烦。

    法修一贯守已为重,先要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后才会从容反击;如果是名金丹灵寂法修这么应对李绩的话,他会一直郁闷的防御至死,连还手的机会都不会有;但元婴真人,终究不同。

    李绩的飞剑,对强婴不构成致命的伤害,这才是斗战的本质。

    近不能近,元婴修士有短距空间瞬移之能,如何近?

    攻不能攻,伤害不够,稍有异状,这老货立刻抽身,拼命都没机会拼!

    跑又跑不了,二只符人就象二块牛皮糖,死死的黏住他不放!

    摆明就是和他拼消耗,一个堂堂元婴对低境界修士玩起不要脸来,你是真正毫无办法。

    怀素唯一的短板也许就是攻击不够犀利,没有爆发力,在发现三种结界狱牢没有效果之后,干脆不再使用,也是老练之极。

    李绩在寻找合适的位置,在一对三的斗战中,恰当的位置也许能制造某种奇妙的机会,十数息后,已经熟悉二只符人攻击方式的李绩在拦截怀素的雪满弓雕符之后,一个纵移,手中翻出一枚裂空丸,几乎与此同时,靠近他的一只符人向他吐出一口青阳罡火,

    这在意料之中,李绩迅速向这只符人接近,同时发出一剑,天空中一声霹雳,正中这只吞火的符人,李绩此时也移动至其身后,再次准备发动裂空丸。

    几乎下意识的,怀素的另一只符人向他喷出玄水射流,但马上,怀素意识到一丝不妥,此时此刻,两人两符几乎就处于同一条直线上,二个人类在顶端,中间是二只符人,

    怀素暂时无法施展符法直接攻击,因为他的视线被两只符人所隔,而那只喷玄水的符人要想击中李绩,就必须首先击中另一只符人,本来这种情况在过去的战斗中也经常发生,碍事的符人躲开就是,但此次,那符人却明显的身形迟缓,不受控制!

    这就是李绩一直在寻找的机会,对二只符人,他从来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雷霆一出,必然迟缓,找机会遁出并不困难,之所以一直隐雷霆不出,因为他的目标从来也不是这二个东西,而是怀素!

    有了这难得的不受打扰时间,李绩立刻暴剑,先羊角术,再立二拆三,最后,在符人重新取得身体控制力之前,激发全部潜力发出杀戮一剑……

    怀素的青冥盾被羊角一击击碎,紧跟着的立二拆三越过衍方牌防御直击他本体,此时的怀素充分展示出了一个强婴的风采,出指凭空画符,一手白描术符硬生生的挡住了立二拆三的越牌一击,但几乎与此同时的杀戮一剑他再也无法凭符法硬挡,

    怀素暗赞一声,身一晃,就要空间挪移,但却惊恐的发现,从来心随意动的小挪移之术竟然无法施展,此时再想变招又哪里来的及,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鼓起护身罡炁,希望能在飞剑下逃出一劫,

    但杀戮剑意加持下的飞剑,又岂是护身炁罡能挡,飞剑快如闪电,一晃而入,饶是怀素元婴之体强悍,也经不住这剑意一击……

    李绩同样惊讶,他是真心没想到怀素竟然就这么简单的站在那里硬捱一剑,不过惊讶归惊讶,长年的战斗本能却让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一记画地为牢套住怀素,随即千百道剑光一起,兜转之下,全力聚合一剑,可怜的怀素还在和身体内四处肆虐的剑意做抗争,一身本事十成去了八成,哪里还躲的开?

    怀素被劈成两片,诡异的是,空中却没有出现道消天象……

    李绩一抄手,摄过两张因施术人身死又重新变为符纸的人符,转头望向身侧一处浓厚的云层,笑道:

    “师叔,偷的一手好袭!”

    云层中探出半截身形,披肩乱发,不修边幅,不是大希又是哪个?..

    “休得胡言,我自坐云端观赏高原美景,却与我何干?元婴不得妄入他域,我轩辕一直是守规矩的!”

    李绩一指怀素被斩处,“这是化身?”

    大希点点头,“小子,可莫要小看了元婴强者,每个融界外之灵的元婴都有身外化身之能,怎么样,感觉如何?闲话休提,你自去海岸寻你平峦师叔,我在这里替你拖上一拖……”

    李绩也不费话,御剑直奔海岸,大希是怕还有元婴修士追来,可能也存着混水摸鱼再摸几个的心思?规矩归规矩,大派之中,又有几个真讲规矩的呢?

    身外化身,是元婴修士的一份标志性能力,若是未融界外之灵成婴,这化身的能力也就有限的很,本体,化身间不能相隔过远,化身复制的能力也超不过本体五成,术法手段也受约束,与其说是化身,倒不如说是个阉割版的分身来的更确切些。

    若是融入界外之灵,又是一翻景象。肉体稳坐门派安全之地,神魂依附身外化身已出万里之遥矣,无论功法秘术,智慧反应,与真人完全无异,只修为略低于本体罢了,一旦遇险,神魂自回本体,舍了化身,还是一条好汉,就是需要调养休息一段时间而已,是元婴修士与人斗战的不二利器。

    李绩从头至尾,也没看出来怀素是化身追击,没办法,境界所限,见识不够,这也不是一个区区金丹能够辨认的,但这个化身给他的压力之大,还是让他对强婴的实力有了深深法忌惮,起码在当下,以他的实力也许能勉强偷袭一下哭婴修士,对怀素这样的正牌货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希的暗助只在定那一下,真可谓是定的神不知鬼不觉,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秘术,是既定人又定神;师叔就是师叔,这手偷袭的把戏玩的是炉火纯青,时机抓的极好,正在李绩放手一搏之时,强烈的灵机波动,剑炁震荡完全掩盖了大希的出手,就连当时的李绩也根本没有察觉,事后喊出来,不过是猜测而已。

    就是不知道,那怀素回去后,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