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647章 木兰的选择
    “道友请留步!”

    二名血河道修士中其中一人神识传道,霸道而放肆,简单的神识传音被他融入几分神魂攻击在其中,二个都是金丹,看来是自持吃定了李绩。

    在前世,道友请留步是句很有威摄力的问候,能和这句话相毗美的便是那句:宝贝请转身!

    所以,李绩很顺从的转过身,眯眼看着二名快速接近的修士,神识放开,以他为中心周围仅百里内没有任何修行者的踪迹,很好,是个好地方!

    二个都是瘦小枯干的身形,和二名陌生修士出现一定是一胖一瘦,一高一矮的常识不同,这对如何标识他们是个麻烦,前提是李绩也没兴趣知道他们的名字。

    修练正宗血河传承的没有胖子,这和他们特殊的功法有关,精炼的身体,精炼的血液……

    两人一左一右夹住李绩,血河结界虽还未把李绩卷在其中,但已悬于身体之外,处于随时可以放出的状态,毫不掩饰敌对的态度。

    “敢问当面可是逆天宗银翼道友?我等乃是血河圣道道下护法,受上尊之命,有请道友屈尊随我二人走一趟,上尊有话问你!”

    “上尊?那是何人?老子又不欠他灵石,凭毛你说去就去?”李绩是有些不爽的,他心中急于回红水看木兰,若不是想知道血河道有什么企图,早出剑开杀了。

    一名血河道人怒道:“上尊岂是你能随便调侃的?让你去就去,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真等我兄弟动手,于你面子须不好看!”

    李绩估摸着问这两人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左右不过是天外裂缝上的那点屁事,兴许还有拉拢威胁,却来耽误自己宝贵的时间?

    来而不往非礼也,一抖袍袖,双手合楫,虚空拜道:“宝贝请转身!”

    刹那间,天空中灵机齐齐一滞,光色一暗,数千余道剑光冲出,忽尔一聚,杀意内敛,把其中一个血河道人斩成两片!

    另外一个大惊失色,想象中的待宰绵羊,忽然变成了山中恶虎,哪还有胆子放结界对敌,血光一遁,是转身就跑,

    李绩微微一笑,又拜道:“宝贝再转身!”

    又是数千道剑光飚出,聚合一剑,杀意凝聚,把第二名血河道人斩于数百丈开外,

    他兀自不停,再拜道:“宝贝请再三转身!”

    话音未落,身下的荒山中,窜出一条身影,趴服于地,口中高喊,“别转了,别转了,小道投降便是,上真千万莫要再转身了!”

    他虽有降意,奈何李绩却没有留手的打算,他现在的情况,飞剑一出,是不能留活口的,于是……

    没有其他的选择余地,如果留下他询问,人家竹筒倒豆子,都说了,你怎么办?杀还是不杀?杀的话,别人投降在前,实话在后,心中难免有碍难,不杀的话,自家剑修的秘密如何守?他又不是宠物,能随身收到兽灵袋子里。

    所以,还是杀了干脆,一了百了。

    对血河道修士,李绩是有优势的,这还得感谢阿九的无私传授,能让他轻易拥有对此道修士的弱点洞察,再加上他现在越来越犀利的杀意聚合,等闲金丹受不得他一剑已经成为了常态,如果再加上偷袭,尾攻的话,

    在剑修面前逃跑,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各种防御器物术法统统都得顶在背上,否则,会很悲剧……这二名血河修士在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剑修的流亡之地,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也是时也命也,怪不了谁!

    ………………

    红水城一如既往的平静,八年前的天大变故只在修士阶层引发了不小的动荡,随后便在其他几个家族以及逆天宗修士的联手镇压下逐渐归于稳定,但这些,总体来说却和凡人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劳作,养家糊口,才是凡人们真正关心的,至于是谁掌控这座城市和周边的区域,和升斗小民却是无关,当然,更和荒原的部落人无关。

    要说小的变化,也有些,比如,城东靠近城门处开了家南北杂货铺子,近几年生意很是兴隆,其迅速生发的原因不是因为背景或者财力,而是他们交易的对象是荒原的部落人,以及来自远方的其他城市的毛皮药草商人。

    这家杂货铺子从荒原进货,兽类毛皮,药草是主要的进项,他们不在红水城售卖,而是卖给其他城市的游商,很聪明的举措,避免了同城商铺之间的竞争,这是这家铺子能生存并迅速壮大的根本原因。

    交易方式基本上采取以货易货的方式,卖给部落人的货物品种就很多了,铁器铜器等金属器皿,粮食,酒,盐,布料等等生活用品,一句话,只要是荒原没有的,他们都卖。

    以前也不是没有聪明人想过和荒原部落人做买卖的主意,但修士是看不上这点蝇头小利的,凡人没有修士背后支持,也做不长久,听人说,这家铺子的东家有一名修士护卫,还是境界不低的筑基修士,所以他们的这点小打小闹也没太放在大家族眼中。

    城南富人区一座二进宅院中,书房内,一位明眸善睐的少女正在扶案写写画画,书房外,一位和善的老者拢袖而立,双目微闭,也不知站了多久,却一丝一毫也未显露老年人应有疲态。

    和红水城绝大多数大家闺秀不同,从书房的摆设来看,如果未见主人,是谁也不会把这里当成一位不足双十年华妙龄少女的书房的,没有琴棋书画,没有脂纷暖香,只有厚重成堆,摆放的甚至有些凌乱的大量书简,

    这和少女的容颜相当,不同于千金小姐们追求病态的白皙,纤姿之美,这个少女却是肤色白中透红,洋溢着无法掩饰的青春气息,配合她俏丽中别有一股的英气,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一主一仆,一坐一立,一里一外,也不知过了多久,大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掌柜打扮的中年男人一路小跑的奔了进来,和门口的老仆点头致意,却是站在书房门外,语速极快,

    “小姐,押往城外的车队在城门处被巡司查扣,理由是违禁物质不允许外运,我和他们理论了许久,是好处也给了,好话也说了,都无甚作用,特此告知小姐,请恕小柜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