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秘战 > 第394章 十八街
    姜新禹:“服部彦雄组织了一支五十人的便衣队,昨晚突袭了辛家甸,据说打死了很多反抗分子,至于是哪方面人,暂时还不清楚……”

    李献策一拍大腿,说道:“坏了!陶建明的游击队最近在辛家甸休整,老黄今天来找我,肯定是为了这件事!”

    “很有可能,我听说便衣队缴获了十多支中正步枪,另外还有一挺轻机枪。”

    “这件事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今天下午才得到的消息,这件事服部彦雄捂的很严,事先没透出一点风声!”

    “缴获十几多支步枪……那就是说明游击队至少伤亡了十多个人!五十人对五十人,伤亡居然这么大,陶建明是怎么打的仗!”

    思索了一会,李献策说道:“我被特务盯上了,去联络点和老黄接头,只能由你替我去了。”

    “我去了怎么说?”

    “命令陶建明撤到黄冈一带,那边有共党的县大队,小股日军不敢招惹他们,另外,游击队伤员也不能少,肯定需要大量的药品,让老黄派人送去一批!”

    “好!不过,便衣队偷袭得手,一定会乘胜追击,陶队长想要摆脱他们,恐怕也很难。”

    “是啊,这确实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李献策沉思了半晌,眼睛忽然一亮,说道:“这件事我来想办法,你只管把命令传达到就行了。”

    姜新禹不好多问,说道:“特派员,你也应该尽快离开堰津,我担心服部彦雄一旦失去了耐心,可能会直接抓人!”

    李献策点了点头,说道:“下周三,报馆派我去北平出差,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姜新禹知道,军统北平站到时候一定会派人接应李献策,即便服部彦雄派特务尾随监视,想要摆脱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献策想了想,说道:“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爱国,他涉世未深,跟着好人学好,跟着坏人学坏,将来我得对他父母有一个交待。”

    “我会的。”

    “我走了,服部彦雄会不会怀疑你?”

    “我在堰津的朋友很多,总不能谁是反抗分子,他就认为我也是同党吧?”

    “那也要多加小心,从服部彦雄监听电话这件事来看,说明他在某件事上对你起了疑心!”

    姜新禹笑了笑,说道:“他其实对我还算是信任,只不过因为我和美奈的关系,他想要把信任度提高到一个他认可的极致!”

    李献策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所以说,凡事总是具有两面性,服部美奈既是你的护身符,也是你的放大镜!”

    姜新禹也笑道:“是啊,没办法,好在利大于弊。”

    李献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说道:“在我离开堰津之前,我们要尽量减少往来,免得到时候给你惹麻烦!”

    “好!以后我和谁联络?”

    “估计总部很快就派新的负责人,在此期间,有任何情况,你都可以去黄记豆腐房找黄掌柜接头!”

    “知道了。”

    李献策站起身,笑着说道:“握个手吧,以后我们可能就没机会见面了!”

    姜新禹伸出手,说道:“等到胜利那一天,我们还会见面!”

    李献策点了点头,说道:“我走了,再见。”

    …………

    第二天。

    数辆轿车开进十八街,车里都是侦缉队的特务。

    姜新禹下了车,看了一眼街对面的黄记豆腐房,对身边的赵玉虎说道:“线报说,这边发现了大量传单,这里很可能就是共党的地下印刷厂,告诉弟兄们,从街尾开始搜查,仔细着一点!”

    “是!”

    特务们最喜欢干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这是捞油水的好机会,一时之间整条街闹得鸡飞狗跳。

    姜新禹戴着一副墨镜,靠在车门上抽着香烟,他在观察四周的情况,发现形迹可疑的人,就会派特务过去盘问一番,主要是为了防范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

    十几分钟后,确定了周围环境安全,姜新禹这才穿过马路,装着很随意的到处闲逛。

    他先来到黄记豆腐房隔壁的杂货店,东瞧西看待了很长时间,直到老板塞过来一叠钞票,这才施施然的走出来。

    这种事谁都懂,特务们要找麻烦,如果不打点打点,那就等着没完没了的搜查,甚至会被以各种理由带回侦缉队。

    看着姜新禹迈步走进来,黄掌柜本来也认识他,客气的招呼着说道:“姜队长,您要买点什么?小店的卤水豆腐是十八街一绝,包您吃了一回还想二回。”

    “堰津的大豆腐我也没少吃,个个说自己是一绝,我就奇了怪了,你们这行都是吹牛长大的?”姜新禹故意敞着怀,露出别在腰里的手枪。

    店里的几个顾客一看这架势,赶忙相继离开了豆腐房,生怕这位看谁不顺眼,那可是擎等着晦气上门。

    等店里没了外人,姜新禹说道:“黄掌柜,给我来一份老豆腐,不要木耳,多放辣椒和香油。”

    黄掌柜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低声说道:“对不起,香油没了。”

    “那你能多给一点老豆腐吗?”

    “可以!”

    想不到侦缉队队长竟然是自己人,黄掌柜心里不免又惊又喜。

    “特派员让我来接头,你这边出了什么事?”姜新禹大剌剌坐在椅子上,面朝着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低声说道。

    黄掌柜把事情简单讲述一遍,姜新禹心里也很吃惊,说道:“没想不到敌人竟然使用了毒气弹!”

    “是啊,大牛说,游击队很多人被毒气熏到,整天的咳嗽,严重的眼睛都失明了。”

    “眼睛受伤的,必须用温水反复冲洗,纱布浸泡2苏打水包敷,能不能复明,就看他们的造化了,毕竟时间有点长了。”

    黄掌柜惊讶的说道:“你还懂医?”

    “记住吗?”

    “记住了。”

    “所有感染毒气的人都要洗澡,尽量稀释身上残留的毒剂,酒精能溶解芥子毒剂,你要多准备一些这类东西,包括磺胺。”

    “酒精是外用吗?”

    “对,外用,起疱疹的地方都擦拭一遍,虽然不能完全治愈,起码可以减轻病情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