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神秘底牌!
    “是我!”

    就当月儿与朱雀喝问是什么人的时候,玄武从树后面转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朱雀问道。

    “皇上很关心叶大人,让我来看看,他究竟怎么样了。”玄武道。

    “还在闭关,什么时候出关,还不好说。”朱雀摇头回道。

    “叶大人没事吧?”玄武又道。

    “不知道,或许有事,或许没事。他应该正在降服那异火。”朱雀道。

    “只要生命无忧就好,”

    “呼!”

    玄武话音未落,叶修文的身体之上,便再度燃起了青色的火焰。

    火焰高涨,吓得月儿发出惊呼,欲上前去帮叶修文灭火。却不想也正在这时,朱雀却将她拦住道:“碰不得,这异火沾到什么就烧什么。我不想叶修文醒来,看到的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唉,”

    月儿知道朱雀说的有道理,只能作罢。

    玄武也眉头微蹙,心道:看来这个叶修文,还没有脱离危险。倘若万一死了,那就真的不妙了。穷奇的任务,又有谁来完成呢?

    “不用担心,叶修文一定会有办法的。”朱雀安慰月儿道,而此时转过脸,又冲着玄武道:“比武场打的很激烈?怎么回事?除了叶修文以外,好像没有人,再会是‘张杰’的对手了吧?”

    朱雀感觉到很奇怪,按理来说,叶修文被异火困扰,无法参加比赛了。那么‘张杰’应该以无敌的姿态夺得本届比武的冠军才是。

    但此时,比武场却端的怪异,不断的传来元气的碰撞声。

    “恩,是这样,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七色地狱的人来了。而且带来了一个天才弟子叫做血芒白袍小浪蝶的。

    这个人,是一个淫贼,不受江湖人待见,但是武功却高,竟然与那‘张杰’,打了这么久。”玄武道。

    “血芒白袍小浪蝶?这个人,我听着很耳熟啊?”朱雀道。

    “朱雀宗主,你忘记了,我们六扇门有六名女弟子,就是被这个淫贼蹂躏致死的。但这个人武功极高。您下令一般弟子,不要追查这件事。后来,你还督办过一阵。”月儿在此时道。

    她出自朱雀门,自然知道此事。而朱雀经手的案子太多,竟然一时间忘记了这个人。

    “原来是他啊?玄武?等到比武过后,便将这个人拿下。此人杀害我六扇门弟子,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他。”朱雀恨到。

    “这个,好像不好办,”玄武迟疑道。

    “怎么不好办?无论是谁,胆敢跟朝廷做对,决不姑息。这一点,即便江湖大派,也不敢犯忌。”朱雀冷着脸道。

    “他是‘七杀’的弟子,七色地狱原本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门派。”玄武压低了声音道。

    朱雀眉头微蹙,或许是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的这么麻烦,将‘七杀’都给牵扯进来了。

    “不行,这件事还是要禀告给皇上,交由皇上定夺。我现在脱不开身,你去禀报给皇上吧?”朱雀道。

    “禀报给皇上做什么?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哼哼!不就是杀一个人吗?”

    徒然,一阵冷笑传来,而紧接着,朱雀、玄武、月儿便意识到了不对,三个人同时飘身而退。

    而也正在这时,轰的一声,一道无比骄横的气柱冲天而起。

    气柱内掺杂则暴虐的青色火焰。

    火焰在气柱中翻卷,在空中一圈一圈的荡漾,形成了青色的气雾,无比的璀璨!

    但此时,林中的异象,却被几乎所有人给忽略了。

    因为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张杰’与‘血袍白蟒小浪蝶’的身上。两个人的对撞,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一开始,所有的人,都在认为,‘血袍白蟒小浪蝶’是一味的在被动挨打。但是,也就在对撞的间隙,所有人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血袍白蟒小浪蝶’的身前三尺之处,竟然有一面金色的盾牌。

    ‘张杰’的雷光手都打在了那金色的盾牌之上。

    众人有些惊骇,因为当初田十七可是被‘张杰’给击败了呀。金属性元气,根本抵挡不住雷光手。待到‘血袍白蟒小浪蝶’浑身被麻痹,他甚至连元气都释放不出了。

    但是此时,恰恰相反。‘血袍白蟒小浪蝶’不仅没有被麻痹的疲态不说,竟然还在笑。

    ‘血袍白蟒小浪蝶’的笑容很诡异,像是嘲弄的笑,而且带着阴险。

    众人不解‘血袍白蟒小浪蝶’的笑意,但也正在这个时候‘血袍白蟒小浪蝶’,徒然嗤笑道:“‘张杰’?你原来就这么点本事啊?我还真是高看你了。你在我的面前,就如同蝼蚁一样,哈哈哈!”

    ‘血袍白蟒小浪蝶’站在空中哈哈大笑,众人再度唏嘘。完全没有想到‘血袍白蟒小浪蝶’对‘张杰’,打的竟然会如此轻松。

    与此同时,‘张杰’也是面色难看。他大功率的输出雷电,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

    之前他与叶修文、月儿一战的时候,就使用出了一次雷光手的攻击。而第二次雷光手的攻击,就大不如前了。

    但在那时,他的雷光手才攻击多长时间,差不多连一分钟都不到。

    而此时,他的雷电冲击,至少也要持续五分钟以上了。

    而在这五分钟的时间内,别说重创‘血袍白蟒小浪蝶’了,竟然连对方的身子都没有碰到。

    可以说,此时‘张杰’有些想不通,他的雷光手的威力,连一片树林都能瞬间夷平了,又何况是区区一面金属的盾牌了。

    而且更令他难以理解的是,自己的雷光手即便没有大到对方的身体,也应该让对方被雷电麻痹才是。

    但是很奇怪,‘血袍白蟒小浪蝶’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可恶,难道这个‘血袍白蟒小浪蝶’,也有什么旁人不知的底牌吗?”

    ‘张杰’眉头微蹙,甚至新生退意。

    但不想也正在这个时候,他徒然看到对方的金色盾牌,竟然有被融化的样子。

    ‘张杰’一下子来了精神,心道:那个‘血袍白蟒小浪蝶’就是虚张声势,他已然是强弩之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