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杀鸡儆猴!
    “魏公公救命,魏公公,咱们可是一脉相承啊?您快救救我,”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魏忠贤’,身后跟着的是太监‘忠烈’。

    ‘忠烈’武功也是极高的,与白虎的实力差不多,一直跟在‘魏忠贤’的身后,在东厂,也是赫赫有名。

    而此时,连哭带喊的,却是‘墨莺’。

    ‘墨莺’在皇宫内院专横跋扈惯了,惹怒了圣德皇帝。今日接着‘墨莺’打伤了‘慕容盈盈’之机,要斩了他。

    当然了,圣德皇帝自然不是怕了贤皇后,而是夫妻之间的事情,难免要思量再三。更何况对方又是皇后的身份。

    所以,圣德皇帝寻找这个机会,恐怕也是等了多时了。

    但‘墨莺’自然不会这么坐以待毙,倚仗都是太监的身份,恳求‘魏忠贤’救他一救。

    并且要说起来,‘魏忠贤’与‘墨莺’还算有些交情。第一,两个人都是太监,自然走的近了些。而第二,‘墨莺’是皇后身边的红人。‘魏忠贤’自然也要巴结,巴结。背地里,也给了这‘墨莺’很多好处。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即便‘魏忠贤’位高权重,也要为自己留下这一手。

    于是,‘魏忠贤’想了想,冲着白虎道:“这墨公公犯了什么错?”

    “魏公公,我劝你这件事别参合。这是皇上下的令。”白虎淡淡一笑道。

    “唉,这墨公公可是皇后的人,莫要皇上一时听了谗言,杀了墨公公,令后宫不睦啊?

    这样,你先刀下留人,我去皇上那说和,说和?如何?”‘魏忠贤’又道。

    “呵呵!哈哈哈!”

    听闻此言,白虎冷笑数声,这才道:“魏公公?您是有能耐的人,皇上也很倚重你。但是这一次,谁都保不了‘墨莺’。你不行,皇后娘娘也不行。”

    “为何?”‘魏忠贤’蹙眉道。

    “他打伤了刺头公主,并且口出狂言,骂刺头公主,是野丫头!”

    “那该杀!白虎宗主,你继续行刑吧,就当我没来过。”

    白虎话还没有说完,魏公公一拱手,带着‘忠烈’快步走了。

    ‘墨莺’愣在了当场,根本不明白,为什么魏公公变脸这么快。

    “魏公公?魏公公?”

    ‘墨莺’再叫‘魏忠贤’连头也没回。别说这件事他管不了了,即便他能管,他也不会管。

    试想一下,‘慕容盈盈’在少林寺都做了什么?她给皇上的茶水里面放了蟑螂屎,皇上仅是淡淡一笑,而且还把茶给于公公喝了。

    这还用说吗?没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皇上对‘慕容盈盈’,那是宠爱有加。

    这要换做旁人,敢往皇上的茶杯里放蟑螂屎,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但是皇上没杀不说,而且还在笑。

    就这样的人,在皇上的心里,有这样重的位置,你打她?你这不作死吗?皇上没灭你的九族就不错了。

    而‘魏忠贤’知道此理,白虎自然也知道,所以他才敢断言,今天谁都救不了‘墨莺’。

    “斩了吧!本座,还要向皇上复命呢!”

    白虎摆了摆手道,刀斧手准备。而也正在这时,那‘墨莺’大喊道:“白虎宗主,即便老奴死了,也要死一个明白,你跟皇上说,老奴是冤枉的,那个刺头公主,老奴根本没有碰到她一根手指头,”

    “哼!你真的很蠢。你认为,皇上是瞎子吗?他会不知道?哼哼!”

    白虎冷笑,而‘墨莺’的表情则瞬间僵硬了。

    皇上知道,皇上什么都知道,但却为了一个谎言,要杀了自己。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即便老奴做事,有失妥当,但也罪不至死啊?”‘墨莺’再度喊道。

    “杀-鸡-儆-猴!”

    白虎一字一句的说道,‘墨莺’瞪大了眼睛,而也正在这时,刀斧手的刀子落了下来。

    “噗!”

    血溅御街,‘墨莺’身首异处。

    “把血清理干净,把人头撞在匣子里,本座要去向皇上复命。”

    “喏!”

    ‘墨莺’死了,白虎拎着他的人头,去向皇上复命,这自然不提。却说此时的‘刺头公主’,已经被下达了数次病危通知了。

    老御医,那也算是行医几十载的老医师了,但如同‘慕容盈盈’这种疑难杂症,竟然一时猜不透。

    ‘慕容盈盈’的脉搏虚弱,时有时无。就如同这人,随时都能死去一样。

    老御医急得团团转,先给‘慕容盈盈’吃了一枚‘续命丹’。

    这续命丹,可是难得的好药,老医师精心研制三十余年,才研制出来的。

    这药性温,不管伤势多重的人吃了都没事。先吊住伤者的这一口气,然后老御医再去查找医典,寻找救人之法。

    老御医走了,被两个带刀驾着,回去找医典,研究刺头公主的病情。

    而此时,整个屋子里,就剩下了三个人。一个是会宁,而另外一个则是朱雀。

    ‘慕容盈盈’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结果却被朱雀抓住了。

    “别装了,你那点小伎俩,骗骗不会武的老御医,皇后娘娘还行,骗我,那就算了吧!”朱雀抱着剑,面无表情的道。

    “切,你那是看到了,否则你一定识不破。”‘慕容盈盈’不屑的道,翻身起床。而此时会宁则惊讶的道:“姐姐?你没事啊?”

    “废话,就那老太监想要伤了我,还早着一百年呢!哼哼,我只是略施小计,就让那打我的老太监,脑袋都搬家了,”‘慕容盈盈’信誓旦旦的道。

    “唉呀姐姐,你这不是害人吗?我要赶快去告诉父皇,刀下留人。”会宁说着,便要往外走。

    “公主,还是别去了!”朱雀将会宁拦住道。

    “朱雀?你这是为何?姐姐没事,岂不是平白害了人家的性命?”会宁摇头道。

    “公主殿下,这件事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叶姑娘装死,是根本瞒不过皇上的。”朱雀又道。

    “什么?皇上也知道了?哼,一定是你告诉的!”‘慕容盈盈’听了这话,徒然一指朱雀,嗔怒道,

    ps:感谢‘漫漫人生路’哥哥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