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顺理成章!
    对于,让活阎王找人去端掉沙河帮分舵这件事。叶修文还是十拿九稳的。

    试想一下,地方的那些贪官,贪得无厌。天天想破脑袋的在四处找钱。

    而此时,你丢一根骨头过去,告诉他们肉还在后面,都不用细说什么,他们自己闻着味就去了。

    于是,仿佛两天的时间没到,整个沙河帮,除了总舵以外,几乎都被燕州各方的势力给占据了。

    对此,叶修文也仅是报以冷笑,他静看‘圣母教’这次,会怎么做。

    难道要大开杀戒吗?叶修文不信。

    这件事明摆着的事情,除了地方的总兵、官员以外,很多其他势力也伸手了。

    而圣母教要怪,就只能怪沙千鳄无能吧!

    当然了,在这两天的时间内,叶修文也没有闲着。

    他先与曾凡去了一趟‘曾家祖墓’,在那里看到了那块青石壁。

    青石壁上雕琢的便是‘风魔功’的全部心法口诀。

    心法,乃是用的一种类似‘金文’的文字所书写,但又不全是。

    叶修文拿回口诀,细细钻研,这两天,也堪堪将风魔功,参悟到入门。

    但你别看,仅是一个小小的入门。却比沙千鳄的‘风魔功’,要提高了一个档次不已。

    曾家的风魔功,因为他们不认识石碑上的文字,仅是通过石碑之上,行功的图谱,参悟出来的。

    这与石碑上的文字,出现的相左。..

    曾家的范本上说:运用元气带动内力,形成浩瀚风势,.......

    这一招,就如同沙千鳄,风起摧毁漕帮分舵的寨门一样。

    风势浩瀚,连寨门都给撞碎了,风如刀,打在人的身上生疼。

    但其实不然,这一招理应是凝聚浩瀚风势,为一点,以点破面。

    这便是相左的两个概念。

    沙千鳄的风魔功,强调的是,驱动大量元气,形成浩瀚风势的攻击。

    但真正的风魔功,却是凝聚风势,为一点,以点破面。

    而且消耗,还要更小,因聚集的风势大小,而产生威力上的变化。

    这就如同沙千鳄的风魔功,他只能唬人,却不能伤人。

    而且即便伤人,也仅是一般的武夫罢了。

    以叶修文炼体九段的实力,沙千鳄的风魔功,也只能打在叶修文的脸上,让他感觉到疼。

    反而叶修文的风魔功,只要聚集了足够的风势,便足可击穿元气境的护体元气防御。

    元气境的武者,会自身生成一种薄薄的元气羽衣,保护自身不受到伤害。

    所以,一旦到了这一境界的武者,除非是利器,否则很难伤到他们。

    例如,叶修文的钨钢剑,以及‘黑铁神兽’所发出的钨钢箭,等等。

    所以,这风魔功被叶修文练起来,竟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不错,这风魔功,果然非比寻常,.......”

    叶修文一指,点在一根粗木桩上,粗木桩以叶修文的一点,竟形成了一个圆滑的窟窿。

    也就是说,叶修文这一点,单凭风魔功,便将硬木桩给洞穿了。

    “叶修文,这功夫,当真好的紧,只要假以时日,我想我们的功夫,定然会突飞猛进,.......”月儿也在这时笑道。

    她双颊有汗,衣服也因为练功而湿透了。

    衣服紧紧的粘在她的身上,尽显玲珑的曲线。

    叶修文笑看,而月儿却剜了叶修文一眼,那小眼神,着实勾人的很。

    叶修文甚至怀疑,这个月儿,会有多重人格。

    时而,冷若冰霜,时而妖媚俏皮,而时而,又清纯可爱。

    “五爷?”

    正在这时,侧门缓缓走出一人。

    这人,身着一席粗布白衣,走路温文尔雅,宛若一少年读书之人,正是叶修文的客卿‘曾凡’。

    ‘曾凡’是叶修文请来,为他配药的。

    ‘血丹’不足,叶修文就要将其造出来。虽然多了一些风险。但叶修文并不在意。

    这个世界,讲的就是实力。

    他活阎王,元气境的实力,就可以对他与月儿发号施令。

    那总兵周冲,元气境的实力,就可以统兵一万。

    而漕帮帮主‘刘洪’,也是元气境的实力,现如今,即便病入膏肓,也根本没有人敢于将他小觑。

    所以一切都是实力,而等到他叶修文突破元气境,那在这燕州地界,何人还敢小看于他。

    “如何了?”叶修文问向曾凡。

    “回禀五爷,药的成分,基本已经搞清了,但是我需要实验,.......”

    曾凡不急不躁的道。而叶修文则明白了。

    曾凡的意思是,缺钱。

    试想一下,炼制丹药,可不是用嘴说说那么简单。

    先要购买药材,然后曾凡还要将那些名贵的药材研碎,以一定的比例,练至成为丹药。

    而且,这丹药还未必会练成,一定需要大量的银子,作为支撑才行。

    需要多少银子,叶修文也不知道。也许是十万两,也许是一百万两,甚至是更多。

    “你去找侯三,看看账面上,还有多少银子,你拿着先用,.......”叶修文道。

    “五爷,我事先声明一下,这炼药,可不是区区几万两银子,便可以解决的事情。”曾凡提醒道。

    “你放心吧!五爷我,既然让你炼药,就早已做好了准备。

    你不是要报仇吗?五爷这两天就帮你办了,去吧!........”

    叶修文一摆手,曾凡含笑告辞。

    走过转角,曾凡面露奸容,正如同叶修文所猜想的那样,曾凡其人,也是在利用叶修文而已。

    当然了,利用是双方的。他利用叶修文为他报仇,而叶修文则利用他为自己炼制丹药。

    而此时,他故意跑来说,炼药需要大量的资金。叶修文自然就想到了为他报仇。

    杀了他的仇人,得了人家的钱财,为自己炼制丹药,一切都非常的顺理成章。

    而这一点,难道叶修文就看不出来吗?

    他看出来的,但也正如曾凡所设想的一样,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叶修文要炼制丹药,却没有钱,唯有向曾凡的仇人伸手。

    杀了人,夺了人家的财产,然后供自己炼药。

    “叶修文?你说要为曾凡报仇,但他的那些仇家,可都不好对付啊?”月儿提醒道!.......

    ps:感谢‘33’‘琉璃旧影’哥哥的打赏,么么哒!另外小墨继续求票。各位哥哥、姐姐,倘若喜欢小墨的书,别忘了投票哟,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