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接触,怪力王安风(22)
    身上已唯独只剩下了一枚铜钱,刚好够买个馒头,原本的打算也只能够打消,王安风将这干瘪下去的荷包收回腰间,他虽生性沉稳,可此时眉目间也颇有两分沮丧,转身朝着学宫方向行去。

    此地距离扶风学宫,说近不近,但是以王安风此时的身法,倒也没用多长时间,便行至了学宫附近,此时只因为学子大多都在准备年终考核,学宫周围,人影稀疏,颇为安静,一条路上竟只剩了王安风一人独行。

    方才行到路中间,前面巷口处突然转身走出了三名男子。

    尽皆身负兵刃,其筋骨粗大,显然身具有不俗外功,其中一人脚步声音,正和先前跟踪于王安风身后的一般无二,王安风心中微动,神色却未有丝毫变化,脚步沉静,缓缓与那数人擦肩而过。

    垂下的右手擦过了腰带,复又抬起,闪电般出手,在那三人兵器拔出之前,便已有三根银针凌空而过,没入他们手掌处穴道。

    其中一人闷哼一声,未能拔出背上长剑,另外两人却是纯粹修行外功,入门时候,类似的苦痛不知道承受了多少,银针入穴,连神色都没有半点变化,各自握在背后兵刃之上,一左一右,交叉斜挥。

    当下只听得闷声破空,两根沉重异常的狼牙棒搅动恶风,将王安风身前范围尽数笼罩其中。

    那两名武者神色冷漠,他们这一招,不知道令多少武者饮恨,只要眼前这人稍有后退,他们便可以趁势近身,兵器连舞之下,就算是修行横练外功的武者,也只能被硬生生砸地破了功,继而倒在这后续招式之下。

    王安风久经阵仗,自然知道这重型兵器的厉害,当下也未曾硬抗,脚尖一点,身如柳絮,朝着后面掠去,险险避开了这两把狼牙棒的夹攻。

    可那两名大汉却似乎早有预料,紧跟着踏前一步,凭势挥舞,招式力道,更甚三分,恍如滚石自山巅而落,招法虽然粗蛮,却不可以有丝毫小觑,尤其是在这等狭窄环境当中,威力之大,极为可观。

    一连数招下来,王安风神色略有沉凝,他虽然未曾被击伤,可也没能够破去这种蛮横的招法,而在此时,身后巷口亦是传来沉重脚步声音,同样是有两名身姿魁梧的壮汉,手持狼牙棒,大步而来。

    临近王安风十数步时候,便已驻足,手持狼牙棒,沉声发力,凭借腰背,趁势出招,气势汹汹,踏步而来。

    与此同时,据此不远处,一侧高墙之上,一背负重锤的青年男子负手而立,一张国字脸正气凛然,却眉淡唇薄,神色漠然地看着在蛮横劲气之下连连躲避的王安风,低沉开口:

    “扶风藏书守,王安风,擅长剑术,招法繁杂,兼具搏杀之术,能以九品战八品,然内功轻功俱是寻常,外功极差。”

    念了一遍星宿榜上评语,其声音悠长,颇不在意,道:

    “这里面,只能信一半。”

    “单凭这一手轻功,便知道他先前与那飞云剑客交手之时,必然藏拙。”

    声音微顿,复又冷笑,道:

    “可人力终有穷尽之时,擅长技击之术,自然不擅应对重兵猛力强攻,加之以狭长巷道,剑术精妙,腾挪之法也施展不开,只能以长剑,应对沉重兵器,必受克制,今次,便是他重伤之处。”

    “你,觉得如何?”

    旁边富商唯唯诺诺,知道这是这位爷在随意敲打自己。

    心中为这青年的疯狂大胆感到发麻的同时,却又惊惧于后者在贪欲之下,仍有理智,未曾去追着藏书守跑,而是在其必经之路上,设下了专门克制对方武功风格的杀局,并派人作乱,暂时引开了附近巡捕,只等着王安风入瓮。

    大胆而又疯狂,疯狂却又不失慎密。

    他似乎有些明白门主的选择。

    心中叹息一声,转而看向了那边小巷子里的蓝衣少年,看到那少年艰难支撑,竟似是连拔出背后长剑的时间都没有,兔死狐悲之下,多少有些怜悯之色。

    而在此时,巷道当中。

    王安风复又后退了一步,心中已经知道,这必然是有人料到了自己要回学宫,是以早早在这里埋伏,恶风袭来,仅以脚尖点地,身子朝后而落,与地齐平,如飞鸿之掠空,游鱼之弄月,自然而然,却又没有丝毫的征兆。

    避开了横挥而来的厚重劲气,趁势瞥了一眼身后,那边的两名壮汉距离自己,也不过十步之遥,若是让其合围,前后交加,彼此在这种狭窄地方的威力,必然不会逊色于大秦军阵,气势层层垒叠之下,则自身危矣。

    心念至此,当下也不再想从这古怪招式中看出后者来路跟脚,清喝一声,身形裹挟了劲气猛地旋身而起,踏步近前,双手化掌,猛地探入了那两名壮汉的手腕处,施展以巧劲,顺着其挥舞狼牙棒的方向轻轻一拨。

    只听得咔擦咔擦两声爆响,那两人突惨叫出声,手中狼牙棒已经砸落在了两边的墙壁之上,轰出来了两个大洞,那两个大汉则是惨嚎不止,听得人心底发颤,其身后的那名武者定睛去看,面色陡然发白,胸腹之中,隐有翻腾。

    那两名大汉左手手臂明显可以看到骨节错位,而右手手肘处已经刺出了森白的骨骼,沾染着血肉,令人不寒而栗。

    王安风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神色未有变化,踏前一步,原本略有收回的拳头趁势而出,砸在了这两人胸腹。手腕瞬间震动,二次发力,将这两名大汉直接砸飞了数米之远,落在地上。

    其于伤势剧痛,外来内力冲撞之下,竟是直接陷入昏迷当中,此时若是王安风想要取其性命,不过反手即可。

    巷道之中,瞬间死寂。

    那边成竹在胸的青年神色骤然微变,负在身后的手掌攥起为拳,青筋暴起。

    旁边富商瞪大了眼睛,脑海之中,似乎有雷霆轰鸣,震地他大脑一片茫然。

    这怎么可能?!

    那两人是他花费了大把的银钱方才招揽的异士,本身武功没有多高,纵然年纪都已经三十来岁,也只是个九品水准,可是都是天生神力,又精通配合之术。

    发起威来,就算是一些筋骨不强的八品武者,也只能望风而退,自叹弗如,入他麾下之后,很是逞了几次威风,可这样两名凶徒,竟被那少年随意一招,全部击败。

    这瘦小身躯之中,藏着个怪物不成?!

    而在同时,另外那边的两名力士手中挥舞的狼牙棒也收敛了力气,只凭借惯性舞动了两下,便顿在了身旁,自身则是再不肯朝前走上一步,看向王安风的目光之中,已满是惊怖之色。

    少年呼出口浊气,神色平和。

    方才那一招,是铜人巷中一位对手所用的招数,借力而为,以慢打快。

    他琢磨了许久,方才略有所悟,刚刚趁其不备,顺着他们的力气推动了一下,实际上将这两人弄得如此凄惨的,并不是王安风,而是他们自身那种强大却不受控制的力量。

    似是王安风自己这种,发力一分,起码可以收回九成的武者,他这种招数,也只剩下了牵制作用。

    可其他人并不知道这其中真相,再加上方才经过只在瞬息之间,看不真切,便只以为是他凭借自身膂力,生生将那两柄沉重异常的狼牙棒逼停,甚至于将那两名天生神力的力士打得筋骨断裂,当场昏厥。

    原本以为是在计划之下,手到擒来的任务,可谁知道,转眼之间,对方却直接掀了桌子,如此剧烈的冲击之下,令这数名武者心中一片茫然,继而便充满了悔意。

    而那先前被王安风以银针刺中了穴道的武者更是后退两步,面色苍白如纸,恨不得转过身去,掩面奔逃。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