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五十九章 保护我的对手,痛击我的队友(2/2)

第五十九章 保护我的对手,痛击我的队友(2/2)

    驿站之中,仿佛有千万柄轻薄利刃在空气中切割一般,整个厅堂当中的气氛都充满了冰冷而锋锐的气机。

    除去了公孙靖以及四名不老阁长老之外的寻常弟子,早已经站不稳当,面色发白,双瞳无意识放大,其中已经失去了神光。

    药师谷大长老瞿康安浅色的双瞳神色越发冰寒。

    无需要有任何的言语。

    那冲天而起,凌厉异常的气魄,就是对方最好的回答。

    老者嘴角微微挑起,却又平静下来,形成了一道冰冷的弧度,低声冷笑数声,道:

    “有胆气。”

    “竟是打算踩着我不老阁的脸面上位,果然狂妄,不复江湖刀狂之名。”

    “我等,自然也不能让其失望而归啊……”

    其手中茶盏,原本清亮的茶汤逐渐变得宛如琥珀一般的色泽,散出清香,闻之令人心旷神怡,精神微震。

    可在此处,任谁都知道,这杯香茶,已经变成了江湖当中难得一见的剧毒,即便是七品的武者,若是敢一饮而尽,也会倒毙当场。

    如此,也可见瞿康安心中激怒之处,实在已经难能自抑。

    正当其要起身的时候,旁边公孙靖突然将手中的酒坛重重拍砸下去。

    烈酒洒落一地,刺鼻的香气氤氲而起,其面容之上满是殷红之色,似乎已经醉酒,踉跄起身,大笑道:

    “哈哈哈,哪里来的狂徒,竟然敢掠瞿兄虎须?”

    “某去会会他!”

    瞿康安面上神色稍缓,只当作公孙靖只是客套两句,正要开口之时,却见那男子竟然已经踢开凳子,自旁边取出了两柄短枪,随手一动,咔擦轻响当中,已经将之拼接起来,枪锋森寒,宛如蛟龙长牙。

    手腕震动,便嘶鸣不止。

    霎时间便满室生寒。

    公孙靖双眸微眯了下,嘴中稍有含糊不清,却豪迈过人,大笑道:

    “说来,其也算是来我巨鲸帮下辖挑衅……若是某将之放过,还如何掌握这一地江湖?”

    “哈哈哈哈,瞿兄稍且安坐,且待某家去会一会这位刀狂。”

    言语尚未落下,便已经大步而出,长枪斜持,周身气劲鼓荡,极为不凡,根本没有给瞿康安开口反对的余地。

    老者目瞪口呆,看着公孙靖的背影,双眸微眯。

    不对……

    就算是想要和不老阁交好。

    就算是出身于兵家,性子豪迈。

    可公孙靖毕竟也是一地大帮派的帮主,心机城府必然过人,面对如此的情况,最好的处理方法,绝非是一马当先,而应退后一步,作壁上观,以求为自己,为巨鲸帮谋得更大利益。

    瞿康安抚了抚须,自心中生出了怀疑之感,略微思考,却又未曾直接做出判断。

    公孙靖毕竟出身自兵家,乃是其中甲等密捕,先前并未暴露出什么破绽,因而他此时也只是心中怀疑,想了想,对着梅锋三人低声道:

    “走,带上我不老阁宝器。”

    梅锋张了张嘴,双瞳深处隐有畏惧之色,道:

    “那吞云枪客不是已经出去了吗?”

    瞿康安未曾说出自己心中怀疑,面上神色不变,只是道:

    “老夫自有定夺。”

    ……………………………………

    公孙靖手持长枪,缓步行出,面上神色虽还沉稳,但是心中却极为清楚,自己方才已经暴露出了最大的一个破绽,但是他此时已经不再在乎这个,在他眼中,少主才是此时最重要的事情。

    他曾经感受过突破七品的关隘,所以知道王安风此时所处的情况。

    这种感悟的心境,可遇而不可求。

    何况……

    浓眉大眼的兵家密捕嘴角微抽,双眸微阖,自他脑海当中,似乎看到了那位青衣魁首负手而立,双眸冷淡看着自己。

    还有记忆深处,那位驰骋天下,呼雷掣电的豪雄。

    他如何敢,又如何会令少主生出半点危险。

    公孙靖手持兵刃,缓步行了片刻,已经看到了前方驻足的黑衣青年,知道这便是王安风的伪装,手腕一转,重枪抬起在空,枪刃直指王安风,沉声道:

    “前方何人,敢来我巨鲸帮下辖闹事?!”

    手腕微动,兵家铁血战意涌动,直冲王安风。

    后者此时正处于极为敏感的状态,公孙靖以自身气势一激,登时便自发反击,那种锋利而霸道的气息如同长刀,劈斩向公孙靖。

    地面之上,无声裂开了一道缝隙。

    有气劲涌动。

    公孙靖体悟气机,未曾等王安风出声回答,突暴喝一声,双手握住长枪,猛地踏前一步,口中大笑道:

    “好好好!既不愿说,那便手下来看真章!”

    声音未落,已经身化残影,骤然出现在了少年身前。

    以其丰富的经验,循着王安风的气机出招,朝着前方刺出。

    一身内力涌动,七分在外,勾勒天地元气,造出了偌大的声势,一分在内,护住自身,剩余两分则涌入枪锋之中,自前刺骤然变招,化为斜撩,刺向王安风右侧肩膀。

    王安风手中长刀,恰好挡在了这一处。

    刀枪碰撞,竟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天地之间,仿佛在这个瞬间归于死寂。

    下一刻,肉眼可见的涟漪自两柄兵器撞击的地方生出。

    轰然爆响之中,道道气浪四下扩散,远处旁观的江湖武者再立不住脚步,不受控制,踉跄朝后飞退,王安风双瞳微亮,几乎是本能地踏前出招,手中重刀如同抽击,却又分化残影,瞬间笼罩了公孙靖身上数处要害,竟是异常神妙。

    少林寺中,鸿落羽高叫一声好。

    神偷的双眸发亮,仿佛天上的星子,高声喝彩,叫道:

    “看着了没,看着了没,这一招可是顶顶好的东西,天外岛的‘斩鲸刀法’,不错不错!”

    “这一招,是少林‘慈悲袈裟刀’,哈哈哈,竟然以光影化为袈裟,施展这一刀,好好好,够聪明,不愧是……”

    “对,不愧是老子的徒弟!”

    “还有这一招……”

    圆慈亦是睁开双目,看着前方青衣文士幻化出来的场景。

    王安风几乎是处于半清醒的状态之下,下意识将这数年间见识过的诸般刀法施展出来,左一招,右一招,不成体统,此时施展出来,却又极为地合适。

    而在同时,这诸般刀法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无论是潇洒过人的落雨刀,还是慈悲为怀,处处留手的慈悲刀,都渐渐褪去了原本的风格,自细节处变得霸道而锋锐。

    那是真的,属于‘刀狂’,而非王安风的刀法。

    僧人眸中浮现赞赏之色。

    轰然爆响当中,王安风手中墨刀重重劈斩而下,撕扯出了凌厉锋锐的劲气,公孙靖猛地后撤,避开这一刀的刀风,此时也已经察觉到了逐渐增加的压力。

    眼前的少年就像是一只幼虎一般,以惊人的速度在成长。

    而且,经验丰富。

    “差不多……应该再加些力了……”

    喂招的公孙靖心中低语,稍微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他出身兵家,复又有许多江湖厮杀,经验丰富,出招之时正好能够让王安风尽情施展一身所学而不打断,甚至还会在关键时候,以自身的气机招式牵引,以令后者心中锐气不失,手下招法,渐臻精妙,越发地酣畅淋漓。

    看着前方双目沉静的青年,公孙靖嘴角不可遏制地浮现出来一丝笑意。

    少主果然,天纵奇才啊……

    复又想起来了当年自己尚且还在神武府时,曾经和弟兄们闲聊,若是日后离将军,或者大帅有了子嗣,干脆便辞去这军中职务,帮着当那纨绔旁边,作威作福的狗腿子,那两位总是形影不离,倒是能一次都当全了。

    当年不知多少次,为了这事情打起来。

    男子嘴角微微勾起,明明自己当年被揍得鼻青脸肿,此时眸中神采却极为柔和。

    一眨眼,连将军的传人都这么大了啊……

    你们现在在哪儿啊……

    恰在此时,公孙靖耳畔突然传来一声苍老高呼,连绵不绝,道:

    “公孙兄弟,吾等来为你掠阵!”

    “小心了!”

    言语未曾落下,便已经有四道身影腾空飞掠而来,正是不老阁那四名中三品的长老。

    公孙靖眸中柔和怀念的神采被打断,复又变得冰冷,隐隐还有些不愉之色。

    此时恰好一名五十余岁的不老阁长老急扑而来,未曾施展毒功,只是手持奇门兵刃,劲气雄浑,仿佛猛兽吐息,公孙靖抬手朝着王安风抢攻数招,铮然兵器鸣啸不绝,凭借自身气机刺激,令王安风气息再度攀升一截,随即似乎不敌,朝着左边毫无痕迹跨出了半步。

    那位长老身法直接暴露出来。

    神色微怔,迎面便是王安风蓄势而出,达到巅峰的恐怖一刀,脸上神色,瞬间苍白。

    刀法·断浪。

    巅峰等级·四品。

    出处·少林寺铜人巷,原出处,江湖八大宗门,核心招式。

    类型·绝杀类。

    刀光如水,冲天而起。

    短促而高昂的惨叫声音戛然而止,那位年已五十余岁的老者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地上洒落出殷红鲜血。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