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墙里是江湖(2/2)
    “你可曾后悔?”

    这句话在这里,只有三个人懂。

    已经收回长剑,站在门口,穿青衫负琴的王安风,身形沧桑落拓,却已初步有了剑心的宏飞白,站在他面前的中年剑客。

    后者抿了抿唇。

    他的身躯似乎有微不可查的一丝弯曲,随即挺得更直,如同手中的剑。

    他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摇头,声音冷澈,道:

    “行事如出剑。”

    “我做的事情,从不后悔。”

    宏飞白定定看着那张威严如故的面庞,呵得笑出声来,仿佛满是疲惫,铮然一声剑啸,引得众人神经下意识绷紧,可是他却只是抬手,将手中那柄得之于师妹的的佩剑递过去,道:

    “这是师妹的佩剑。”

    那剑仍旧还在鸣啸。

    复又从怀中取出断裂成了碎片的玉牌,摩挲了下,声音沙哑,道:

    “这是师妹至死保护的东西,也给你。”

    “我倦了。”

    随即踏步,朝着院落中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屋子方向走去,肩膀和中年剑客的肩膀擦过,自始至终,一直没有真正正眼看自己的师父一眼,而后者的身子也挺得笔直,如剑一般,不曾回眸去看。

    其师母一时接受不了这个巨大的消息,几乎昏厥。

    弟子们围在一旁,其中率先对宏飞白出剑的青年猛地站起身来,双目微微发红,右手猛地拔出长剑,劈斩出银光璀璨,直接冲向宏飞白,手中之剑已经是杀招迭出,怒声喝道:

    “宏飞白!”

    “师父让你保护师妹,你就是这样保护的?!”

    另一声更为凌厉疯狂的剑鸣声音响起,宏飞白手中握着自己被折断的断剑,回身竖直劈斩,银光闪过,完好无损的长剑瞬间碎裂,那柄断剑已经卡在了出手之人的脖子上,断口紧紧贴着因为激怒而膨胀如蟒的大动脉处。

    宏飞白如同被激怒的猛兽,赤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对方。

    后者同样寸步不让。

    呼吸粗重而急促。

    沉默对峙了许久,宏飞白踉跄后退了一步,看了看手中断剑一眼,笑一声。

    五指松开。

    天剑门大弟子的佩剑落在地上,铮然鸣啸。

    然后转身,没有一丝留恋,大步离开。

    先前出剑的弟子呆了片刻,突然坐倒在地,激怒散去,唯独剩下了心中无限濒临死亡所带来的难以言语的恐惧感,以及无力的感觉。

    他躺倒在地,双臂展开,原本紧紧握着的长剑也松开来了。

    跌落在青石地面上,发出轻响。

    双眼看着高远的天空,耳畔有低声的呜咽,突然间觉得心中升起了一种无所谓的感觉。

    师妹都死了。

    还要争什么呢?

    他眨了眨眼睛。

    今日风好大……

    外面的大秦城池依旧祥和,院中的故事只在这里。

    王安风靠在门口有些阴冷潮湿的石壁上面,右手倒提着那柄铁片子剑,这一行本来是为了顺藤摸瓜,追寻出白虎堂的踪迹,可是现在,看着院落之中上演的情仇,却已经没有了这个心思。

    而那目睹失态发展的种种感情,到如今,即便是生花妙笔,千百万字也难以抒发,可若说少,却也只需要两个字便能够道尽其中百味。

    淋漓尽致。

    王安风叹息。

    少年子弟江湖老。

    老的是心,看遍了人世间爱恨情仇,如何不老?

    这个时候,他心中突然回忆起来了少时在大凉村中,在姜守一夫子门下学琴的时候,曾经看过的一首诗,内容是在写惋惜一位官员好友平生多政绩,却被诬陷外放的事情,本和此时无干,却让他莫名觉得回味,低声吟诵。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自墙上借力站直。

    反正白虎堂,也不是必须在这里才能够得到消息。

    少年心中叹息,在心中向宏飞白道了一声告辞,拎着那柄简陋的长剑,便要转身走出,对于此行未能如愿心中并不在意,若说起来,倒是有两分心疼自己的银钱是真,方才走了数步,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沉郁沙哑的声音,道:

    “少侠暂且留步。”

    王安风认得这声音,脚步微微一顿,转身回看。

    已经不复年轻时候风采,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剑客行出了院落,他的妻子已经因为难以承受女儿去世的噩耗而几近于昏厥,可他看上去却依旧如常,面容冷硬。

    身躯挺得笔直。

    握剑的手掌更是没有一丝丝的颤抖。

    哪怕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哪怕他自己的女儿也算是因为他而死去,哪怕今日他最为看重的大弟子和自己几近于决裂。

    王安风心中升起不喜。

    他跟随着几位师父学习了许久,可是那张面具赢先生一直未曾从他这里收回来,他从不是能够很好收敛住真实想法的人,这一点在文士眼中,堪称顽石,简直愚不可及。可其余几位师父却觉得很是喜欢。

    他看着眼前的剑客,神色微有些冷淡。

    因为和宏飞白相交,碍于礼数道义,抱拳行了一礼,淡淡道:

    “前辈是在叫我?”

    中年男子似乎并未察觉到王安风的冷淡,微微颔首,一丝不苟道:

    “在下天剑门宏晖。”

    “多谢少侠保护余之弟子归来,恩德无以言谢,日后若是有所需要宏某帮手之处,但请开口无妨……”

    “宏某必竭力而为。”

    王安风看着这个神色肃然的中年剑客,企图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悲痛,但是却未能如愿,闻言敛目,他本是为了白虎堂踪迹奔波这许久,来此路上就足足花去了半月时间,此时却只轻抚长剑,淡淡道:

    “不敢劳烦宏长老。”

    “烦劳转告飞白,在下有事,先就此告辞。”

    握着那柄剑,转身离开。

    并无半点犹豫。

    宏晖一直目送着王安风离去,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无踪,方才缓缓收回目光,转身踏入了院落当中,眸子扫过院落中自己弟子们的模样,眉头皱紧,冷声喝道:

    “都起来!”

    “这幅模样,像是个甚么样子?算是个甚么剑客?”

    其中一名弟子几乎是带着哭腔,看向他,道:

    “师父,师妹去了……”

    宏晖眉头紧紧皱起,冷然道:

    “谁都会死,你们会死,我也会死。”

    “如此模样,哪一天若是遇到了更大的事情,你们岂不是任人宰割?!”

    “起来,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剑练完了吗?功夫修够了吗?去去去!”

    依旧还是熟悉的威严声音,带着怒意,往日听来是能够让脚底板都发起颤来的声音,现在却带来了某种安稳,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众多弟子心中慌乱悲痛稍微散去些。

    其中一名少年搀扶着秀丽女子,直起身来,呐呐道:

    “师父,师娘她……”

    眼前一晃,身着剑袍的中年男子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抬手将手中一大一小两柄长剑都系在了腰间,伸手将神识有些不清醒的秀丽女子抱在怀中,后者因为独女的逝去,悲痛难遏,几近于昏厥。

    被抱起来的时候,右手下意识伸出,伸向那几乎已经空空如也的黑棺。

    低声呢喃,道:

    “文儿……”

    文儿是那少女的乳名,自记事以来,便因为羞恼,再不让她父母去说。

    宏晖脚步不变,依旧沉稳,抱着发妻走回了屋子,以脚点开木门,将悲痛而失态的妻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女子口中仍旧低低呢喃着女儿的乳名。

    宏晖的面容依旧冷硬。

    他抬手将妻子眼角的泪水拭去。

    将她的手臂放回了被子里,将被角按好,道:

    “文儿已经不在了。”

    声音落下,屋子里一片死寂,死寂般的沉默当中,男子的肩膀不再像是门人弟子面前那般刚硬,稍微有些塌了下来,似乎为了说服什么,他又加重了语气,重复道:

    “不在了……”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感谢翡翠青椒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