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八章 信笺(2/2)
    安在坊,瞎子老吴。

    刑部委托。

    无心。

    一下子有好几个名词从王安风的脑海当中飞快地掠过,回过神来,道了一声稍等,旋即起身踱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外面恭恭敬敬站着了一个年轻人,却并非是他以为的那个管事。

    王安风视线扫过,温和笑了一声,侧开身子,让这青年进了客房当中,这青年他有些印象,当日他第二次去找瞎子老吴的时候,曾给他端过茶来得便是,应当确实是瞎子老吴的人。

    那青年小心翼翼走了进来,王安风将门关上,转过身来,打量着前者。

    在他记忆当中,那一日这青年似乎给‘严令’吓得不轻,走路时候都打哆嗦,现在却要得体些。穿着一身藏青色衣服,老老实实穿好,衣襟交叠,将原本的浮浪纹身遮掩住。

    更兼低眉顺眼,浑无半点戾气,看上去就像是个随处可见的邻家青年,而非混迹于梁州城地下,惯常打架敲诈的‘老鼠’。

    当然,也可以是见了猫的老鼠。

    王安风心中哂笑一声,请这青年落座,然后主动给他倒了一杯茶,自己同样端了一杯茶,坐在床上,神色平静。

    那青年倒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推脱了好几下,才端起茶杯,然后看着坐在床铺上的王安风,拘谨喝了口茶,茶水入喉,香气逸散,便安下心来,又觉得总也有些古怪,忍不住偷偷摸摸打量王安风——

    未曾想到那一进门便杀气腾腾,绷着张脸就吓得整个赌坊鸡飞狗跳的‘刑部严令’,线人竟会是这样……这样正常的一个人。

    对,正常。

    他在心中挑挑拣拣,自有些贫瘠的脑海里找出了这样一个算是熨帖的形容。

    本以为也是个抽刀砍人,不服就干的狠辣角色。

    王安风抬眸看向那青年,后者给吓了一跳,连忙收回视线,正忐忑不安,便听到了前者温和开口道

    “事情经过,严令已经与我说过,那么,吴老先生遣你过来,可是有什么进展了么?”

    青年先是一愣,旋即吃这一惊,未曾想那刑部严令竟然已经将事情告诉了眼前的线人,看来后者对于这件事情着实极为看重,当下心中一颤,不敢怠慢,连忙点头道

    “是,是,没错。”

    “这位王大爷,那一日刑部严令大爷一走,吴老大就派遣兄弟们出去找了,这苦苦地找了好几天,总算是给咱们找到了!”

    “吴老大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得要尽早交给刑部严令严大爷,所以这不,就赶紧派小的来这里跑腿,把东西给您老送来。”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怀取东西,似是因为过于紧张,一连几下都没能成功掏出来,反倒是越来越紧张,额头冒汗,终于一下用力,把东西给掏了出来,长呼口气。

    然后站起身来,趋前两步,双手捧着将这信笺递过去,满脸赔笑,道

    “您,您老看看……”

    那是一封信笺,因为在怀里放着,有些皱皱巴巴的,上面写着一行字,刑部严令亲启,还以红烛蜡油封了口,信口上还有一个小标记,这样若是有人提前偷偷看过信笺,一眼就知。

    王安风一眼扫过,未曾接过,只是微笑道

    “这是给刑部严令的,我看不合适罢?”

    青年微微一愣,旋即面红耳赤,他不识得上面字迹,也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连连道

    “对不住,对不住,小的,小的实在是……”

    “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大人有大量。”

    王安风忍不住嘴角微抽,抬手按了下眉心,对于眼前青年满口的‘行话’,左一个大爷,又一个老人家的实在是不习惯,又觉得对方似乎将自己给看成了欲要择人而噬的洪荒猛兽,有些哭笑不得。

    抬手虚按,以少林内力运转气机,温和道

    “勿要如此,将信笺放在桌上就好,不用给我……”

    那青年‘老鼠’如获大赦,心中恐惧被少林气机抚平,连忙将这信笺放在桌上,自己垂手站在一旁,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坐下了。

    王安风嘴角微抽,却是不知,他那两次扮演的‘刑部严令’,在那些个‘老鼠’以及赌客口口相传之下,却已经拥有了何等凶神恶煞般的威名。

    赌性上来就是剁了手都停不住,现在却只消‘刑部严令’四字,便足已令要人命的赌瘾消失个干干净净。

    王安风端起茶盏,饮了口茶,看到已经完成了吴瞎子命令的‘老鼠’仍然杵在那里,虽然低眉顺眼,极为老实,却完完全全一动不动,略有诧异。

    然后自脑海中微微回想,想到一事,心中了然,微笑道

    “嗯,先前所说,之后那一百两只是定金。”

    “之后还有一百两的尾款,待得过两日,我等确认这消息属实之后,自然会亲自给吴老先生送去。”

    旋即在心中默默补充道

    等到跟无心申报,将刑部的补贴拿到手以后……

    那青年忙道了一声不妨事不妨事,可说完之后,却又还是驻足不动弹,王安风心中愈奇,抬眼看他。

    看到这青年‘老鼠’搓着双手,哼哼哧哧,然后似乎是觉得眼前的大夫极好说话,和那动辄抽刀子砍人的严令并非一路人,终于抬起头来,期期艾艾道

    “大,大夫……”

    “您老是大夫是么?”

    王安风微怔,旋即哭笑不得道“如假包换,虽然称不上什么名医,却也懂得些许的药理,你是身子有哪一处不舒服么?”

    “今日有些空闲,我来给你看看。”

    青年连连摆手,干笑道“没,没什么事情。”

    “只,只是想要从大夫您这里买,买些药方什么的。

    王安风奇道“药方?”

    “什么药方?”

    青年低下头来,哼哧半天,方才扭扭捏捏道“就,就是那个什么药方,阴,阴阳那什么的,大夫你懂的。”

    王安风道“什么??”

    青年似是豁出去了一般,抬眼目视着他,道

    “就,就是,威猛,什么的,一夜几次什么的,小的听说您老能去回春堂开了义诊,回春堂啊,那地方可了不得,这种药方子您有的罢?”

    “若,若是能给女子用的,更是最好……”

    “当然,只是小人自己用。”

    王安风嘴角一抽,脑海中终于明白了这青年要的是什么,他方才还想着对方跑这一趟不容易,若是有什么隐疾之类,不好去看大夫,便帮着诊断一二,未曾想到竟是这样的要求。

    这种东西不去青楼画舫找龟公,跑来找大夫?!

    堂堂药王谷传人,沦落到和青楼龟公抢饭吃么?

    何况,第一个也便罢了,打算给女子吃的药物?

    王安风对这‘老鼠’群体好感本就欠奉,自不相信他所说‘自用’,何况少林寺神功修行到他这般境界,虽然不说如同佛经当中所谓的‘他心通’,但是普通人是在说谎还是实话,他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当下眸子微冷。

    对面那青年‘老鼠’正搓着手,自觉借口天衣无缝,便觉得一阵冷意扑面而来,打了个激灵,下意识抬眼去看,就看到前面很好说话的大夫眸子当中,疯狂血腥暴虐疯狂地轮转,竟是比起那‘刑部严令’更有几分可怖。

    整个屋子似乎都暗淡下去,他又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心里面一个一个恐怖的念头根本不受控制,一个个浮现出来。

    什么麻翻了人以后剁成肉馅做包子的道上鬼医。

    什么杀人剖心肝入药的邪医。

    林林总总,花样百变。

    心里面这些个念头越发真实,然后看到了前面大夫起身,看到他嘴角微笑,唇红如血,齿白若骨,长发仿佛原野之上疯狂蔓延的细长杂草,一双眸子冰冷。

    然后取出了一柄刀,那刀上面一层红绣,可细看分明就是一层一层的鲜血!干涸之后覆盖了新的,竟然不知有多少层,一股腥臭扑鼻。

    青年‘老鼠’身子颤抖,突然尖叫一声,猛地扑出门去,口中大喊大叫,一路跌拐,突然听得了一声大响,直接从楼梯上面翻滚下去。

    客房当中烛光闪动了下,王安风仍旧坐在了原本位置上,没有动弹一下,神色温和,更不曾有什么布满了铁锈血迹的锯齿短刀。

    曲起手指,轻敲桌案,王安风呵地轻笑一声,右手抬起,手指上面一簇淡紫色粉尘,弹了弹指头,最后一缕逸散开来。

    却是药王谷一门中三品的迷幻药,借助了强横的精神压制,给那动了歪脑筋的‘老鼠’种下了心灵暗示,往后只要乱动念头,少不得重见那种地狱模样。

    王安风看那一缕淡紫色药烟弥散消失,自语道

    “你要药方,那便给你药方了,唔,这也算是除恶了么?”

    “当是算的,大师父以拳理超度,我这便算是以药理阉……咳咳,非礼勿言,非礼勿言。”

    旋即又看向桌子上那一张信笺,眸子微眯,抬手去拿,看到了上面一行字迹,‘刑部严令亲启’,嘴角微微挑起,左手将之拿起,然后递给右手,身子微侧,温和道

    “给,刑部严令,此即为瞎子老吴情报递送。”

    然后右手接过,侧过身子,换了一道冷峻声线道

    “多谢大夫,某已接到了。”

    “之后自然有刑部补贴送上。”

    复又侧身,温声道

    “客气,客气。”

    王安风唇角微勾,如此一来,便是‘王大夫’转赠给了‘刑部严令’,如此自玩了一番,忍不住笑出声来,方才随意将信笺上封条撕开,抬眼去看,心下好奇。

    瞎子老吴究竟送来了什么样的情报?

    于此时境况,有何助益或是扰动么……

    ps:今日第二更奉上…………三千两百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