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十八章 少林寺的变故(1/2)
    少林寺中。

    风景一如既往,青山俊秀,孤峰之上,僧人盘坐,老者读书,那一袭青衫则是慵懒地靠坐在竹椅之上,手握着一卷丹经却不看,只闭目听微风徐徐,眉宇间冷峻如常。

    王安风突然就放松了下来。

    仿若云消雨霁,原本那些个如群魔乱舞的念头瞬间烟消云散,只余下了安稳,抿了抿唇,少年一如往常地上前见礼,低声道。

    “见过师父,二师父,先生。”

    诵经声音微顿,圆慈睁开眼来,看着少年。

    心思翻腾。

    他心中实在有许多感慨,仍有许多担心后怕,却又喜不自胜,诸般念头到了嘴边,却只是轻道一句:

    “风儿你做的很好。”

    语气温和醇厚,其中情绪却只有自己明了。

    一旁吴长青放下手中医书,看着王安风,心中同样感慨,出声宽慰,询问可曾有什么受伤之处,文士似有不耐,抬起眼来,看了圆慈等人一眼,冷声道:

    “这种愚钝对手,若是还处理不了,也活该。”

    复又看了一眼王安风,眸子深处闪过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柔和,却又呵斥道:

    “你已有数日不曾过来。”

    “如此懈怠。”

    “今日既然来了,便去修行!”

    ………………………………

    铜人巷的大门缓缓闭合,发出了一声轰鸣,隔绝了内外,少年看着前方浮现出的对手,微吸口气,神色变得沉凝下去。

    而在外面,天地却在瞬间变更了一个模样。

    湛蓝悠远的天空缓缓崩碎,化为了一片虚无,幽暗涌动,看着便令人手脚发寒,少室山外,群山大地都化作了一片荒凉废墟,上有道道狰狞剑痕,渗透着冰冷锐利的气,再无半点生气。

    天际却还挂着一轮太阳。

    发出的光如同泣血,洒满了破败的天地,如同濒死的人,从嘴中咳出了最后的鲜血,触目惊心,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绝望。

    圆慈看了一眼天空,向来坚毅的面庞上竟然闪过了丝丝畏惧,复杂道:

    “大道崩灭,天地归墟……”

    吴长青抿了抿唇,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老者此时略有干硬的神色却暴露了心中想法。

    他和圆慈诞生在这个世界,这里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真实的天地,若是这个世界崩灭毁坏,他们也无法幸免,只会如同夕阳一样,垂落消失,不会再留下任何的痕迹。

    面对如此场景,就算是心境武功都远超常人,但是还是会有些许惊怖。

    文士冷笑,随手将丹经放在一旁,他此时面色比之往日更为苍白,一袭青衫在身,显得有些单薄而凌厉,如同出了鞘的快剑一样,不屑道:

    “虚假的东西,也配称做道?”

    圆慈收回目光,缓声道:

    “维摩诘讲法曾言,观世间苦,不厌生死,观于无生,生法负荷一切,观诸法虚妄,无主无相。”

    “万物虚无,大道为真。”

    赢先生摇头,嗤笑: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一碰就会碎裂。”

    声音微顿,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文士的脸色冷了下来,不再说话,今日他将这个世界被引动的部分斩碎,但是却引发了更大更严重的后果,这个天地的构造不同其他,天地山河彼此联系极为紧密,一者破,余者皆损。

    现在除去这少室山,其他的世界已成为了废墟。

    方才只是懒得对王安风解释,只是用自身的权限构筑了虚幻的影像。

    三人沉默了许久,文士翻手取出了那枚碎裂的玉珠,里面的灵韵已经倾泻出去了大半,剩下来的一小部分用来稳定了少林寺本身的存在,以及将吴长青和圆慈重新唤醒。

    这只剩了个空壳。

    但是正因为只剩下了个空壳,所以更能感受到其曾经存在过的灵韵气息,以及极为古老的痕迹,似乎不属于这个时代一样,赢先生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这颗玉珠,感受其上韵味,双目微阖,道:

    “这个珠子蕴含的灵韵,能够重新构筑这个世界。”

    “而最重要的是,炼假为真的本事。”

    圆慈神色微怔,文士指尖已经浮现出了淡淡流光,那枚玉珠放出幽光,逐渐变形,最终化为了一枚丹药,其上勾勒出了道道纹路,似乎有百鸟朝凤,又似乎看得到神龙飞腾,诱人馨香氤氲升起,却在即将攀升至巅峰之时停滞,消失不见。

    吴长青自那丹药香气浮现出来的时候,神色便有所动容,此时见其功亏一篑,面上不可遏制地出现了懊恼心痛神色,数息方才收拾住了心境震动,抬眸看着赢先生,迟疑道:

    “先生,这是……”

    文士颔首,道:

    “青璃赤火丹。”

    声音落下,其手中丹药已经变形,重又变回了那颗玉珠,随即缓缓崩碎,化为齑粉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毕竟是残破遗骸,衍化出的东西只能存在片刻时间。

    但是这一幕出现本身,便对吴长青和圆慈内心造成了极巨大的震动。

    青璃赤火丹。

    当年游戏之中的上三品丹药,能够完全消除角色被击杀之后的负面状态惩罚。

    而在他们记忆中的江湖里,是几乎可以根治任何重伤的灵丹妙药。对于刀口舔血,江湖厮杀的武者而言,几乎相当于第二条命一般。

    炼假,成真。

    吴长青的双眸微微瞪大,心中震荡。

    原本的品级限制,似乎看得到破除的希望。

    ……………………………………

    不知是否是因为心境放松的缘故,王安风今日的修行颇为顺利。出招身法,莫不酣畅淋漓,在铜人像中连连击败了数名对手,方才因为一时的失手,露出了破绽被打出门来。

    现在他毕竟是和宫玉等人同行,担心中途百里封等人有事来寻自己,是以在结束了铜人巷的修行之后,便向两位师父和依旧冷着一张脸的赢先生告辞离去,回到了扶风关城的客栈当中。

    只是临回的时候,赢先生和圆慈罕有地再度给他发布了‘任务’。

    少林寺的风景在眼前寸寸崩碎,转眼之间,少年已经重新坐回了扶风关城的客房里面,此时因为无人看顾,烛火已熄,少年寻了火石,重又将其点亮,幽幽烛光之下,王安风将手中的纸卷缓缓摊开,视线从纸上文字扫过,轻轻念出声来:

    “寻物。”

    “特征为存在时间颇为古老,可能为玉珠,内有灵韵。”

    “在确保自身安危情况下,寻到相关记载,根据任务完成程度,给予奖励。”

    少年看了两眼,将这内容都记在了脑海,方才将这纸张卷好收入怀中,只想着前番任务似乎全部都失败,这一次一定要完成才是。

    复又在床上打坐了片刻,夜色渐深,吹熄了烛火,安然入眠。

    PS:差不多十一二点还有一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