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代名师 > 第747章 那梦境太美妙,我不想醒来。
    峡谷中,微风拂面,夏日微凉。

    “孙师,请恕我冒昧!”

    不等李若兰质疑,贺伟倒是没忍住好奇心,先问了出来“听名字,这个不会是您独创的灵纹吧?”

    不知不觉中,贺伟已经用上了敬语。

    他当年做学生,乃至毕业后做老师,主修的都是灵纹学,哪怕进了圣门任职,都没有放下钻研这门学科。

    毕竟在任何时代,多一门知识,就多一种吃饭的本事。

    贺伟当年被排挤,调到了这里看峡谷,但是一直没有放弃提升自己,在学术上,灵纹界最新的研究成果,他一直都在关注着。

    要是有新灵纹出现,那可是绝对轰动九州的大事,但是完全没有听说呀?

    李若兰也看了过来,本能的掏出了留影石,直觉告诉她,这段采访,应该挺重要。

    “嗯!”

    孙默避重就轻的应了一声“去找子柒取吧!”

    哎!

    这个风头,孙默是真的不想出,但是又不能说不是自己独创的,毕竟神之手,整个九州,只有孙默会。

    就因为一点自尊心,否认了,被人猜到自己背后有系统支援,那可就要出大事了。

    嘶!

    听到孙默的回答,贺伟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询问“您为什么不通报圣门呢?”

    开发出新灵纹,这可是灵纹界的大事件,一旦上报圣门,核实后,可是会给予荣誉和实物奖励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名气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一个灵纹大师的头衔,是绝对跑不了的,那以后就算去九大超等名校,都能得到礼遇。

    “一点微不足道的小发明罢了,不值一提!”

    孙默很尴尬“快去吧!”

    “这怎么能是小发明呢?”

    贺伟哀怨的看着孙默,完全是一副你这个暴殄天物的败家子的表情,这要是给了我,我能炒作的九州皆知,后半辈子就全靠吹这幅灵纹活着了。

    可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叮!

    来自贺伟的好感度+200,尊敬(1100/10000)。

    贺伟没怀疑孙默话语的真实性,毕竟有没有东西,跟着李若兰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灵纹是子柒描绘的吗?”

    李若兰好奇。

    “嗯,不过效果比我亲自按,不会差多少。”

    孙默解释。

    差肯定是要差不少的,但这种时候,就要给大弟子吹嘘一波,刷一下名气了。

    事实上,孙默一是没时间,需要全力提提炼出岩壁上的灵纹,二是给小荷包一个出头与锻炼的机会。

    灵纹用完了就要重新描绘,描绘就会熟能生巧,提升技术。

    “孙师,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贺伟厚着脸皮,拱手作揖。

    “贺师不用客气,请讲!”

    孙默大概猜到了。

    “不知孙师可否割爱,卖给在下一枚那个神之手灵纹呢?”

    贺伟的核桃皮老脸上,挤满了笑容,随后咬了咬牙,补充了一句。

    “贵校在战神峡谷期间的食宿费用,我全包了。”

    对于没什么外快收入的贺伟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可见其的确喜欢灵纹学。

    “不用买,我送你一副。”

    孙默笑了笑,低头继续描绘剑痕。

    两个人不敢再打扰孙默,告辞后,去找李子柒。

    ……

    “神之手灵纹?”

    李子柒正在一边承受剑气,一边参悟岩壁上的剑痕,想把‘灵纹’提取出来,听到李若兰两人的来意后,也没当回事,直接取出一叠最高品质的神之手灵纹,分了一枚给贺伟。

    剩下的都给了狗仔女。

    贺伟接过,就嘶的一声,叫了起来,而李若兰,完全懵逼了。

    这也是灵纹?

    我读书不少,你骗不了我!

    不过这布局,是真的漂亮呀,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当然,充斥着电路板一样的工业时代气息,被还在农耕时代的土著看到,不惊爆眼球才怪。

    这是完全无法理解的存在。

    “这个……怎么用?”

    问完,贺伟就一脸尴尬,我还自诩为灵纹专家,真是丢脸呀。

    “和普通灵纹,撕裂激活。”

    李子柒介绍。

    贺伟听完,实在是想看这枚灵纹的效果,没忍住,撕拉一下,撕开了。

    轰!

    灵气迅速涌动,汇聚了过来,凝结成一尊神灯鬼,不过比起孙默召唤的那只,双眼明显无神,而且体型也小了一圈。

    “啊?”

    贺伟的眼睛猛的一瞪,刚要仔细观察一下这个肌肉佬,对方的双手就并指成刀,砍在了他的脖颈两侧。

    砰!砰!

    之后,推拉按压,开始了全套的古法按摩术。

    贺伟满脑子的想法,随着神灯鬼开工,就像一团水雾,完全被蒸发了,只剩下满身舒服。

    这滋味,太美妙。

    如坠云端呀!

    就像那年春衫薄,骑马倚斜桥,看着满店红袖招,听着小姐姐们铃歌谣,最后花灯轻灭,在窗棱前,那一哆嗦时,身体与心灵的升华。

    等到意识回归脑海,贺伟已然泪流满面。

    我已经老成了白菜帮子呀!

    我的青春,我的恋人,还有我的梦想,都埋在了那奔流不复的岁月中。

    噗通!

    贺伟直接就给李子柒跪下了。

    “再给我一副吧?”

    那梦境太美妙,我不想醒来。

    “这么神?”

    李若兰一惊,看着贺伟老泪纵横,下意识的看向了手中的一叠灵纹,有些不敢用了。

    我可不想出这种丑呀!

    李若兰可是一位作家,情感丰富,所以明白贺伟的情况,明显是因为按摩,触动了心境,才造成了情绪的流露。

    说白了,类似于触景生情,控制不住自己了。

    “哎,人到中年不如意呀!”

    李子柒嗟叹,取出一枚灵纹,递给了贺伟。

    “谢谢!谢谢!”

    贺伟不停地道着谢,双手更是捧着新得到的灵纹,宛若捧着初恋情人的信件,深怕动作过大,弄皱了一丝一褶。

    我要忍住,我要到晚上了,再好好的享受一把!

    想到这里,贺伟气恼的抬手,狠狠地拍在了手背上。

    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只手呢?

    这么厉害的灵纹,我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给用掉了?

    真是暴殄天物!

    该打!

    该狠狠的打!

    “大师姐,这家伙不会疯了吧?”

    木瓜娘看到有陌生人找李子柒,就过来了,万一有事,自己也可以帮一把手。

    虽然打架我不行,但是我嗓门大,可以喊人。

    ……

    有了贺伟的前车之鉴,李若兰可不敢乱来,直接跑回旅馆,锁好了门,才撕开神之手灵纹。

    一刻钟后,回过神来的大记者,理解贺伟为什么那么失态了。

    这何止是一枚灵纹呀!

    这是人生好不好!

    随即,李若兰信心十足,跑向了战神峡谷。

    经过神灯鬼的推拿,大记者发现自己状态好的出奇,管你燃血还是神力,就算是千寿,老娘能打十个!

    ……

    西陆生卢林,回忆着孙默的指点,又把壁画上的剑痕,看了一遍后,走向了迷雾。

    守护着第三段峡谷入口的雕像,持巨剑而立,威严而又霸气,一股杀意,弥漫着。

    噗通!噗通!

    卢林的心脏,跳的飞快,就算已经见过孙默的指点,帮助他的学生,通过了这里,可他还是怕。

    毕竟那巨剑砍下来,可是要死人呀。

    这就像脖子在狗头铡上滚一圈,即便知道不死,也会慌。

    好在,卢林不是怂货,走到雕像下后,他突然一个加速,走了过去。

    安然无恙!

    呼!

    卢林松了一口气,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呼!

    卢林回头,因为有迷雾遮挡,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知道,峡谷中,还有几个学生在焦急的参悟着壁画。

    “我先一步了!”

    卢林开心的挥了一下拳头,果然找孙老师请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叮!

    来自卢林的好感度+500,尊敬(1700/10000)。

    话说孙默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九大超等名校任职呢?那个安心慧,就真的那么漂亮?

    让他愿意为了她,守在那所丙等学校中?

    很快,卢林就没办法胡思乱想了,因为剑气入体,就像钢针刺肉,让他疼的叫了起来。

    这种痛苦,要承受一万道吗?

    如果不是已经验证了孙默的‘指点’没有问题,卢林真的有些怂了,因为太疼。

    “不行,我不能辜负姑姑的期望!”

    卢林咬牙,按照孙默的教导,一边承受剑气,一边用心地去感悟。

    成功!

    从来没有一步登天!

    ……

    严举的心乱了,失眠,到了早上,才睡着,所以他进入峡谷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被一个晚辈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给修理了,严举意难平,不出这口气,他一年都吃不下饭。

    “不能直接找孙默,那样会显得我斤斤计较,对,从中州学府的学生下手,你不是副校长么,你不是嫌弃我桃矢学府么,那我就挖光你的学生。”

    严举冷哼,我就不信,那些学生能挡住一所甲等学府的邀请。

    对,还是免学费的,再附赠一部天极功法。

    我那天好像看到,有两个中州学府的男生,很早就进了第三段峡谷,那就先从这两个优等生下手。

    严举还不信邪了,今天让你看看我这五星名师出马,号召力是多么的强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