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大猛士 > 第443章 久别重逢
    1700张月票加更送到,跪求月票!

    “杨玄感已经留在黎阳负责督运东征粮草,而且还兼了汲郡太守一职。”

    “在黎阳发现李密,但现在已往平原郡去了。”

    “发现大股贼匪正往平原郡汇集,他们似乎想要攻打平原郡城。”

    正月底。

    章丘长白山下的大营里,罗成正在听着从河北赶回来的张亮汇报。张亮年前就过了黄河北上,负责盯着杨玄感等人,功夫不负有心人,盯了一个多月,终于让他打探到了一个重要的情况。

    张亮的那支情报队伍刚组建,不论是人手还是经验都不足。但好在罗成给他指点了一条大路,那就是只管盯着杨玄感、李密、王伯当、王薄这几个人。只要能找到这个人,然后盯着他们,再从他们的行踪,从他们见的人等线索中,找出有价值的情报来。

    张亮办起来很用心,他这人本来就好交朋友,为人爽快讲义气,因此当他换了一个身份,伪装成是一个南阳来的游侠,然后还特别的豪爽大方,总是挥金如土,他很快就交到了很多新朋友。

    不管什么三教九流,还是贩走走卒,甚至是青楼楚馆里的歌妓舞女,他都能结识上。

    效果也还是很明显的,张亮盯着杨玄感,然后找到了李密,再盯着李密,又找到了王伯当和王薄。再通过王伯当他们,又找到了几支反军。

    罗成点了点头。

    平原郡与齐郡就隔了一条黄河,上次东征,罗成率军北上,正是过黄河经鹿角关进入平原郡,然后还在平原郡内的豆子岗里打了几仗,把当时盘踞在豆子岗里的刘霸道打的如丧家之犬。

    还在那里赚了一大笔。

    “平原与渤海郡间有几百里的豆子岗,向来就是贼匪聚集之地。据说上次刘霸道败了之后,很快被官府砍了脑袋,但其部下李德逸和格谦却都带着残部逃散,很快又再聚起不少人马,再后来又有数股势力进入了豆子岗,使得现在的豆子岗更是鱼龙混杂。李密王伯当他们在豆子岗,看来也是想图谋这些人马。”

    “大帅,还有一个消息,我在平原郡打探情报的时候,发现一个事。就是你还记得窦建德高士达他们吗?”

    “当然记得。”

    “高士达和窦建德他们以前都是咱们军的,可后来在通定城,孙安祖和高士达当了逃兵,窦建德去追,却又放跑了他们,大帅最后便都让他们滚蛋了。这次我在平原郡发现,原来高士达他们回到河北家乡后,很快就因为逃兵身份而杀官落草了,高士达就跑到豆子岗落草,而孙安祖去了高鸡泊,两人这两年都拉起了几千人马的队伍,就在不久前,窦建德带着刘黑闼、王伏宝也跑到豆子岗投孙安祖落草了。”

    罗成听到这个消息只是哦了一声,这几个河北好汉的命运,还是在随着历史的惯性前进,并没什么改变。

    “其实窦建德等人还是挺有本事的,只可惜走上了歧路。”

    张亮有些为窦建德他们可惜,当初他们还在辽河西岸之时,他是营校尉,窦建德他们是队头,虽然他不是他们的直属上司,可也是亲眼看着这些家伙一起征战厮杀流血的。

    “对了,现在高士达是窦建德的老大了,窦建德投奔高士达,高士达让他做了司兵,负责练兵打仗。窦建德来之前,高士达拉着几千人马,但在豆子岗诸多贼匪中也是偏弱一支。可自窦建德投他负责练兵打仗后,短短时间,已经打赢了好几仗,吞并了附近好几支贼匪,现在实力大进。”

    罗成突然问张亮一个问题。

    “可查到李密王伯当是否有和高士达与窦建德联系?”

    “暂时还不知。”

    “你再辛苦过一趟,去见一下窦建德,看看李密有没有联系他们。若是有,问下他是否愿意告诉我们。你跟窦建德说,他曾经是我部下,随我一起征战。所以只要他肯,那我这里就随时欢迎他,也让他不用担心当过反贼的事,我可以帮他搞定。”

    河北,平原郡,豆子岗。

    窦建德带着两千人马返回,身后是大车大车的财帛粮食,后面还跟着一队队的人口。

    高士达笑着迎接出来,“又是大捷,司兵果然了得。”

    “幸不辱命,鲁有德居然敢劫我们的粮食,自然不能放过他们。”窦建德笑着道,“这次收获不错,不但把被抢的粮食都夺回来了,我们还趁其不备突袭鲁有德的老巢,将他的巢穴攻破,反夺了许多粮草器械马匹,鲁有德已经被杀,我烧了他的寨子,把他寨里几千人也都带回来了。”

    “好好好,太好了。”高士达满面红光。

    “高公,我打算从鲁有德的这些人里,挑出五百青壮来编入战营。”

    高士达犹豫了一下,“现在战营都有两千五百人了,还要再加五百吗?”

    “高公,战营才两千五百兄弟,放眼整个豆子岗,咱们都还是弱的,更别说,朝廷随便一郡兵马都有成千上万,咱们若不增加实力,只怕下场就跟鲁有德一个样了。”

    “也是,既然我已经委你为司兵了,那这统兵打仗的事情都是交给你的,你说再增五百,就增五百。”

    等高士达笑着去查看钱帛去了,刘黑闼哼一声,“大哥,这姓高的已经忘本了,如今不但不喊你大哥,连一声兄弟都不喊了,张嘴闭嘴窦司兵,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东海公了。”

    窦建德没有说话,“好了,回去休息吧,这一趟出去,弟兄们也都累了,先解散休息三天,然后再集合训练。”

    窦建德与兄弟们分开,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先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衣物。

    走出浴室,来到书房,却一下子愣住。

    “窦兄弟,别急着摸刀啊,老朋友见面,不应当是高兴嘛。”

    窦建德这才发现,原来那个坐在自己书房里的人,居然是张亮。

    “张校尉,你怎么在这?”

    “自然是特意来会一下你这个老朋友的,怎么样,在这里还不错吧?”

    窦建德轻笑了下,走到张亮前面坐下。

    “一言难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