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大猛士 > 第1044章 债台高筑筹粮饷
    “要渡过眼前这道难关,起码需要筹款五千万贯,才能够善后。”崔君肃详细向皇帝与宰辅们说明为何需要这么多钱。

    “此次大战,朝廷出动近五十万大军,其中直接调到最前线作战的就有三十多万,另有十余万部署到二线防御。又出动郡兵不下二十万,乡兵十余万,民夫一百余万。诸路战场,战死士兵一万余人,郡兵乡勇等数千。战马、坐骑、驮马等死者十余万匹。”

    “战马等牲畜死伤可稍后补充,但阵亡和伤残将士却得马上发给抚恤和赏赐······”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场大战,宰相们朝中运筹帷幄,将军们前线指挥作战,可等打完了,才发现最麻烦的事情才刚开始。又是赏赐又是抚恤,这边还有几十万常备兵月月得发饷,日日得口粮。

    皇帝内库有一千三百余万贯,愿意拔出一千万贯,已经是很难得了。可饶是如此,依然还有起码四千万贯的差距。

    四千万贯钱,那可是四百亿个钱啊,一贯钱六斤四两,足两亿多斤,堆一起,绝对是一座巨大的钱山。

    换成绢折成粮,那就更不得了,得是群山连绵。

    当然,这钱虽不少,但对于那些权贵门阀们来说,又并不是特别的多了。哪家门阀没有个几十万百把万的家业?哪个能称的上士族的家族,没个十万贯以上的家业?

    明朝有沈万三清朝有胡雪岩,都是富可敌国,中古世纪的隋秦时代,一样不少。

    历史上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身家就有三千万匹绢。而另位再造大唐的汾阳王郭子仪,一年的俸禄就有二十八万贯之多。

    再比如唐高宗的时候,长安城有一个叫骆凤炽的商人,白手起家,后来家资千万,金宝无数,他曾经对皇帝说,拿他家的绢给终南山上每颗树都缠上一匹,树缠完了,他家的绢都还没用尽,可知道多有钱了。

    当然,再有钱,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就好比皇帝积攒了一千多万贯钱,那也是有一个个庞大的皇家手工坊、皇家商队、皇家商铺等支撑起来的。

    其它人更是数代甚至是十几代的积累。

    皇帝若是下道诏令,说跟天下人借钱,就算那些人有钱,也不愿意借。明亡之前,崇祯找大臣们借钱发辽饷,可就连国丈都不肯掏钱,只借五百两,还是他女后周皇后从宫里送一千两给他,让他多凑些一起借给皇帝做个表率,结果这国丈却还扣下五百两,只借了五百两给崇祯。

    但是后来闯军攻破北京,拷掠贵族百官时,却从国丈府里抄出了无数的金银。

    人都这样,借钱没这么容易的。

    尤其是朝廷借钱,别人会认为朝廷这是想要强制摊派索捐,这种事情各朝都常有,而这种借钱,尤其是跟战争有关的借款,基本上都是有借没回的。

    罗成还是想的比较明白的,与其这样借,还不如搞的纯粹点,那就是当成一个简单的商业行业。

    这个时候,权贵地主豪强其实都喜欢做借贷生意的,盖因为利息高,这种金融业务可不是谁都能做,既得有钱还得有权有势,这样才能保证有放有收。

    “就以朝廷的税收做为信用担保,发行朝廷债券,年息定为五分四分三分等,可以发行一年期、两年期和三年期、五年期的,总共发行五千万贯债券,以筹措资金。”

    罗成受崔君肃的启发,决定发行债券。

    债券这玩意在后世那是非常普遍了,各国都会发行,不但国家发行,甚至地方政府也发行,就连公司也一样发行公司债。

    但是在这个时代,皇帝说出这样的一番计划后,却惊呆了一座宰辅们。

    “债券?这是什么?”

    “自然就是债务的凭据票券了,朝廷把印有借款面额的纸券盖上印章,做好防伪然后发行,让官员商人们前来认购。购买之后,朝廷得到借款,而商人保留这债券为借款凭据,到约定期限之后,再到朝廷兑换,朝廷还本付息。”

    崔君肃觉得脑子转不过来,跟不上皇帝的节奏。

    “朝廷借钱向来不会容易,现在还弄这债券,让人自由认购,会有人认购?”他深深的怀疑。

    罗成微微一笑。

    “年息五分,这个利息可不低,不管你有多少本钱,借给朝廷都能有这样的利息,难道崔相就不心动?”

    民间借贷,虽然过去都有翻倍的羊羔息、驴打滚、九出十三归等,官府的公廨钱放贷也一度是八分息。

    但是大秦立国后,严打高利贷,规定了过去的借贷,利息最多都只能到本金一倍,超出不算。而大秦立国之后,民间借贷则最多只能五分息,超出的朝廷不支持。

    虽说这个律法出台后,依然会有高息借贷,可那已经是受律法禁上的,如果违律,那么一经查处,就要受到严重惩治,轻则罚钱,重则放贷的本钱没收不说,甚至还可能要处流放、财产充公之刑罚。

    而现在朝廷借钱,直接开出了律令规定内的最高利息五分,同时朝廷借款数目巨大,直接就是五千万贯,而且还款期限还有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四种,最久也才五年就还。

    对于手里有大量闲钱的有钱人来说,这样的债券确实是很稳定的,不用担心别人还不起。

    不过,得担心朝廷不还。

    “一年期债券三分息,两年的三分半,三年的四分息,五年的五分息。朝廷允许这些债券认购者可转手,回收之时只认债券不认人。”皇帝说道。加了这一条,是为了避免有人认购持有了债券后,中间若急需用钱,未到期朝廷又不予兑换时,可以私下转让,这样也能解决持有人的一些麻烦,给予方便。

    “陛下,大家如何肯相信朝廷到期会偿还本息呢?”崔君肃问。

    “这也简单,大秦朝廷和朕的信用,此外,若到期朝廷不能偿还本息,则朝廷以盐引、茶引、酒引等抵充,绝不让他们吃亏,更不会有损朝廷信用。”

    盐引茶引酒引这些东西,可是好东西,因为这几样物品都是实行专卖,得先有引,才能取货售卖。引是交税凭据,可货物是有限的,因此引也是有限的,谁手里有引,谁才能拿到盐茶酒等好货赚钱。

    “那朝廷为何不直接卖引筹款?”

    “今年的引已经被你们提前卖光了,所以今年这些税也提前征过了,如今没有货,你岂不是卖空引?还是说你打算一货卖二引?”

    历史上明清之时,都有这种超发盐引的情况,而且非常严重,实际就是寅吃卯粮,最后导致大量盐引在手,却始终取不到盐的情况,导致了私盐更加泛滥,盐政全面败坏的情况。

    如今盐茶酒等的专卖税,是朝廷收入的大头,罗成不敢轻易开这个坏口子,一旦开了头,以后只怕就完全收不住了。想明清之时的盐引超发一开始也是财政不足,于是超发一点,慢慢的一年又一年,这超发的盐引就越聚越多,最后酿成大麻烦。

    但如果是以盐引来做信用保证又不同,毕竟五千万债券是分成了四种期限的,最久的为五年,不是马上就兑现的那种。

    而朝廷现在光盐税一年就有三四千万贯,这意味着以各种引做保证,五年之内,完全有能力消化掉这五千万贯的债券。

    当然,若是朝廷以后财政好了,每年能够兑付到期的债券,就根本不需要用盐引代付。

    “崔相,你是不是也带个头,先认购点?”罗成笑问崔君肃。

    崔君肃是清河崔氏里的支房,但也毕竟是名门大阀之家,跟随罗成这几年,更是水涨船高,女儿还在宫中为妃,历经几次大风大浪都没受到牵连,他手里还是很有钱的。

    崔君肃想了想,“臣愿意认购十万贯。”

    “哦,几年期的?五年的吗?”皇帝问。

    崔君肃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生怕这钱出去了就回不来,可想想皇帝好像也不是那种抢臣子钱的人,而皇帝刚才给出的方案确实也是不错的。于是咬了咬牙,“五年期。”

    “好,记下,平章事、民部尚书崔相国,认购五年期债券十万贯,年息五分,五年期满回购,本息共计十二万五千贯。”

    虽然没有计复利,可五年两万五千贯的利息,还是惊人的。虽然说五分息不是现下民间借贷里最高的,可关键在于这笔款项巨大,这才是最惊人的。

    崔君肃晃了晃,马上开口,“陛下,臣····臣再加购十万贯。”

    “哈哈哈,好,再加十万贯,崔相国认购二十万贯,五年到期,本息共偿还二十五万贯!”

    崔君肃听着五万贯的利息,脸都热乎起来。五万贯啊,这么大笔钱可不好赚,而现在却能轻松的钱生钱,还没风险。

    皇帝笑看着殿中其它众臣们,“诸位,机会难得,不可错过啊,债券可不是年年都会有的,这么好的事情错过就没了,你们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门下侍郎魏征笑道,“臣可没有崔相这么身家丰厚,就认购个三千贯吧!”

    “魏征你别哭穷,你历年得的赏赐可不少,更何况,你们魏氏家酿现在可是大秦名酒之一,你家酒坊一年就不止三千贯的进项了。”

    “那就,那就认购一万贯吧。”魏征道。

    有了崔君肃和魏征两个宰相开头,于是其它宰相大学士们也就不客气了,这个万八千贯,那个三五万贯的,等众人认购完后。

    皇帝惊讶的发现,他的一众宰辅和三省六部的大臣们,居然已经认购下近千万贯了,再加上他的那一千万,五千万债券还没印呢,结果就认购了两千万贯,真是不错的开头。

    不过崔君肃马上想到,五千万贯的债券,最低的一年期也有三分息,最高的五年期为五分息,这么算下来,这笔债券国库起码得付三四百万贯的利息,不由的又心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