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大猛士 > 第1045章 锦衣卫都督谋反
    罗成摒住呼吸,目视前方,手里的白犀角长弓吱吱做响,牛筋弓弦已经拉到极限。一支长剁箭瞄准的是百步之远的一头鹿。

    那是一头很美丽的白鹿,极其难得,不过皇帝罗成却不会认为这是什么祥瑞,这顶多是一头白化的鹿,动物界中这种白化的动物有许多,虎豹蛇狼都有。

    事实上,皇帝是很反感各种什么祥瑞天相之说的,自皇帝登基以来,不少官吏士人奏称吉相,进献祥瑞,结果不但没有从皇帝这里得到半点赏赐,反而多数被训斥,甚至有倒霉者,因假造祥瑞而被皇帝夺官论罪。

    白鹿正在一片树林里,低头悠然的吃着一蓬嫩草,享受着这秋季里难得的鲜嫩,浑然不觉危机的降临。

    皇帝手里的弓很长,这是一把步战长弓,解下弦有近人高,就算是上弦后也是有近肩高。弓长,便箭远。

    足足两石的长弓,虽然还不如皇帝巅峰之时所用的三石步战长弓,可也非一般人随便能拉开。

    长剁箭的箭头精铁打造,乌黑无光,可这箭头却是极其锋利,从两石长弓上射出,就算对面有铁甲都一样难以防御。

    只要皇帝松开勾住弓弦的手指,那么这支长箭就会瞬间将那头白鹿射杀。

    突然,林中一阵枝条晃动。

    一头粗壮的野猪突然出现在皇帝视线里,那头白鹿警觉的抬起头,当它看到是一只浑身沾满松脂和泥巴砂石的大野猪,嘴里露出几个大獠牙大摇大摆的过来后,似有些不满这野猪打扰了自己悠闲的午餐。

    白鹿低头又啃了几口,然后才不太高兴的轻盈跳跃着离开。

    皇帝嘴角露出微笑,但并没有把箭移向那头白鹿,而是干脆转移瞄向了那头野猪。

    松开扣弦手指,箭离弦而去。

    长箭射中了那只大公猪。

    野猪发出尖利的叫声,可却并没有倒下,虽然长箭坚挺的插在大公野猪颈上,那里也有鲜血的血流出,可野猪却并没倒下。

    相反,那野猪一边尖叫着,一边向罗成方向冲了过来。

    “来的正好。”皇帝也知道在山林之中,这种数百斤重的大野猪是相当凶悍的,甚至有一熊二猪三虎四豹的排名。尤其是公野猪,攻击性之极,这些山林中的独行兽,若是遇到攻击受伤之后,将凭着其皮糙肉厚连虎豹都不惧。

    连射拉弓射箭,皇帝又射出了两箭。

    只是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两箭都没有射中那野猪的要害眼睛,只是射中脖颈,可明显这并没有给其致命打击,野猪更加狂怒了,一路猛冲过来。

    弃弓。

    拔出双手大剑,皇帝准备拿这野猪来检验一下身手。

    只是正当皇帝准备大战野猪公的时候,李玄霸却跳了出来。他手执一对大铁锤拦在皇帝面前,向着野猪对冲过去。

    眼看野猪就要撞上玄霸,结果他侧身一让,然后高高挥起金锤,重重的敲击在野猪脑袋之上。

    这一击发出了金石之音,饶是野猪身上涂满了松脂沾了一层厚厚砂石,可是这一记锤击,也让野猪发晕。

    李玄霸左手又是一记重锤砸在野猪公脑门。

    然后第三锤,第四锤。

    李玄霸连续砸出五六锤,那头大野猪四肢僵直,七窍流血倒地,嘴里连哼声都没了。

    皮糙肉厚的大野猪,最终还是被双锤破了他的那层松脂砂石铠,直接砸死了。

    罗成有些扫兴的上前,“你怎么能抢朕的猎物呢?”

    刚才事发突然,随驾围猎的官员们都来不及反应,魏征匆匆跑过来,“陛下应当重赏护驾的赵郡公,怎么还训斥他呢?”

    “不用玄霸出马,朕一样能杀了这头野猪。”

    “陛下此言错矣,虽然陛下也曾是马上战阵,万人莫敌,可如今陛下是一国之君,怎么却能以此万乘之躯,却与一只野猪博杀?这岂不是美玉与破瓦相拼?”

    “是啊,陛下怎可如此冒险?陛下龙体尚未康复,却要单挑野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

    一众大臣很不给皇帝面子,尤其是魏征等宰辅文臣们,更是把口水都喷到皇帝脸上了。皇帝也不由的悻悻无语。“好了,朕刚才也只是想试试看如今恢复后的身体而已,仅此一回,下不为例,行了吧?”

    被大臣们一顿喷,皇帝也没有兴趣再围猎了,干脆回了营。

    皇帝打猎的地主,是在长安东南的骊山,这里有温泉和行宫,来这里围猎,正是秋季之时的好去处。

    中秋过后,皇帝便开始下旨令随驾百官还有随驾兵马开始陆续返回长安,皇帝的车驾也在八月下旬离开长安城,不过这一路上倒也没有来时那么急,皇帝一边东行,一边沿途巡视,路过骊山,还上山来打猎泡温泉。

    朝廷推出了债券,于六京等重城发行认购,算是解决了朝廷战后的善后问题,这件大事解决了,朝廷君臣也是大为轻松,连皇帝都有了心思可以来骊山上泡泡温泉打打猎。

    回到温泉宫。

    提督皇城司内宦李宪求见,他向皇帝举报张亮。

    张亮是亲军都尉府分拆为亲军府、锦衣卫、皇城司之后,锦衣卫的都督指挥使,接过李君羡的位置没有多久。不过张亮是在皇帝还刚起家时最初建立的暗影卫的暗卫统领,他一手建立了皇帝最初的情报系统,后来亲军府的许多眼线暗桩密谍,都是他发展起来的。

    也正是因此,皇帝才在拆分了亲军都尉府后,把张亮调任了锦衣卫都督。

    可没想到,负责监视锦衣卫的皇城司提督李宪,却来举报张亮。

    锦衣卫和皇城司现在是互相监督,相比于锦衣卫,隶属在殿中省下的皇城司,是由宦官担任统领,这些宦官不带把,因此是皇帝的私人,是奴婢,可以说是皇帝身边最近的人,也最易获得信任之人。

    一个是奴隶一个是臣子,有的时候,奴隶确实更方便用。

    “你检举张亮谋反,可有证据?”罗成冷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