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大猛士 > 第1047章 引咎辞职挂冠去
    “召张亮前来。”

    皇帝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对于老兄弟们的背叛,皇帝是最恼怒的,这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还是遗憾。

    从长白山下的章丘小城,一路过来,十来年了,众多兄弟相扶,他罗成才走到今天。而这一路上,也不知道倒下了多少兄弟。

    多少人都没有见到今天的胜利,无法享受到开国后的荣耀。王君廓、张亮这些人是幸运的,他们追随罗成很早,可却一直活到了如今,个个功成名就。皇帝也从不曾亏待过他们半点,哪个不是公侯紫金,哪个不是实封诸侯。

    偏偏却还是反,为何?

    李宪忙叉手回话,“圣人请息怒,张亮早有反心二意,若是这般去召,只怕会狗急跳墙,不若由奴婢率皇城司去拿人,不但把张亮捉拿,还要把他的义子义孙一网打尽。”

    一说到张亮的五百义子三千义孙,罗成就更心痛。

    若无反心二意,暗里私养这么多的假子义孙做什么?尤其是这些人基本都是在皇帝身边的禁军和内军之中,几千人啊,真要是一起突然做反,那真是防不胜防。

    罗成点头。

    “急诏王铁汉率羽林军前来温泉宫护驾,除羽林军外,任何兵马不得靠近。还有,秘密查下羽林军,可有张亮的义子义儿,若有,先拿下。”

    罗成终究也是马上打天下的皇帝,真遇大事,却也没有心慌。现在不管张亮是不是真有反心,还是只是想要网罗羽翼自立山头营私,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能受到这个威胁。

    危险的苗头得第一时间掐掉,要控制住局势。

    “是朕失察了,之前就没有发现张亮这小子,居然如此,哎!”

    “奴婢李宪愧对圣人之托,没能及时发现张亮之阴谋二心。”

    罗成伸手拍了拍李宪背部。

    “这不是你的错,你能在组建皇城司仅仅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识破张亮的二心,非常难得。”

    罗成想想,把腰间的那把玉具尚方剑摘下递到李宪之手,“朕赐你尚方剑,若是张亮等敢抗捕,许你先斩后奏,格杀勿论。”

    “朕再调千牛卫府的兵马助你行动。”

    “奴婢谢陛下。”

    李宪激动的无以言表,做为一个阉人,他们与外臣相比,那是有着天然的不同。李宪也从不把自己当成是臣子,而是牢记自己只是皇帝的奴婢,是天子私人。皇帝的权威,不容半点亵渎,谁敢谋乱,那谁就是他们这些没卵子的天然敌人。

    罗成随后又派中官急诏院府宰辅以及兰台御史,还有枢密院使、兵部尚书等前来。

    “朝廷早有明诏禁令,张亮还阴养如此众多假子假孙,意欲何为?正是欲反也!”

    侯莫陈一听皇帝通报情况,立即就怒道。

    其它宰辅们也很气愤,对这种反骨仔都言该杀。

    倒是魏征还稍为张亮说了句话,“亮反形未具,罪不当死。”

    “魏征你何意?难道要等张亮率这几千假子义孙,来个宫门之变,让他学那宇文化及之辈,那个时候才算反?”侯莫陈本身是鲜卑人,脾气暴,虽说现在是宰相,但宰相眼里更容不得反贼。

    杜淹则有些惶恐。

    他是御史台的长官御史大夫,虽说之前退出政事堂,不再任宰相,可是御史台现的职责也是很明确的,是兼隋朝谒者、御史、司隶三台为一体,掌握着朝廷弹劾监督大权的,他们的监督权与锦衣卫和皇城司不同,那是有风闻奏事之权,本身就是要让他们专门盯着官员的。

    现在张亮事情捅出来,这么严重,他这个御史大夫之前却一无所知,那就是严重的失察。

    “臣杜淹执掌兰台,掌握监督百官之职,却未尽职责,有此失察,请陛下治渎职之罪,臣自请辞职、归家待罪。”

    在先前御史大夫退出政事堂后,朝廷有了一条新制度,那就是若当朝的府院宰辅被御史台参奏,那么必须得停职待罪,暂交出职权,等候处置。

    虽然在当时讨论这一条的时候,还有大臣提出,要按汉以来的天人感应法,即如果天下出现大的灾祸,那么当政的宰执当得有人引咎请辞。

    不过后来这一条,被皇帝亲自除去了。因为皇帝根本不信这一套,真有天灾,虽也会有官员处置不当的问题,但主要还是在于灾,尤其是朝中的宰相,地方大灾,他们能有多大的直接干系?

    但是对于宰辅被御史台弹劾后,停职或辞职这一点,罗成却还是表示了支持的。如果宰相被御史台弹劾,这必然说明情况比较严重,不可能是无风起浪。如果宰相被弹劾,还呆在相位上,既不利于调查,也是对御史台工作的不支持。

    御史大夫不是宰相,杜淹也没被人弹劾,但出了这么天大的案子,他无疑是有失职之罪的,说轻了是失察,说重就是渎职。

    他只能自己引咎辞职,回家待罪。

    宰相遇弹劾而停职或辞职,其实更接近于后世一些国家里的内阁不受信任案。

    “也好,杜卿便先停职在家反省,等待处置结果。”罗成也很不客气的把杜淹的职停了。“御史台就交由礼部侍郎张仪臣接任御史大夫,以封德彝为御史中丞。”

    杜淹摘下自己的进贤冠,脱下自己的紫袍玉带麒麟符,一一交还皇帝。

    内侍取来白袍衫黑幞头交给杜淹,让他换上。

    “罪臣杜淹告退,吾皇万岁。”

    李宪带着皇城司数十位小队长‘档头’,统领着上千的‘番子’,在千牛卫十几位带千牛刀的御前侍卫护卫下,很快就直接包围了张亮的营帐。

    营外的锦衣卫见皇城司这般兴师动众过来,于是也全都持刀对抗。

    “请尚方剑!”

    李宪身披铁甲,骑着一匹青海骏马,越众而出。拱手向北,然后请出了皇帝所赐尚方剑,又宣读圣旨。

    “张亮图谋不轨,暗中谋反,奉圣旨捉拿反贼张亮,锦衣卫之人,休要阻拦办案,否则视为同党!”

    尚方剑一出,圣旨一宣。

    一众锦衣卫也懵了,张亮是锦衣卫都督没错,可他们更忠于皇帝啊。

    锦衣卫们面面相觑,然后纷纷收起刀,让开了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