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大猛士 > 第1230章 腰剑斩楼兰
    刚蒸好的新罗葛清香四溢。

    温驯的新罗婢给徐世弼等人端上来,堂堂大秦开国侯,却还真没吃过这种东西。这种又名土瓜的新罗特有植物,是一种块状茎物,很粉糯。可蒸可烤,十分好吃,据说还有不错的药用价值,有温补之用。

    “以前怎么就不知道新罗还有这种东西呢,只知道新罗有人参、天麻、牛黄、还有新罗婢子比较有名了。”

    旁边一人笑道,“人参、天麻、牛黄这些值钱嘛,运到中原,那都能换大把银钱的,就算是新罗婢,新罗国也是屡禁不能止的,一个温驯年轻的新罗婢女,可是能值好几个青壮突厥奴或高句丽丽奴呢,与昆仑奴并为人马市奴隶贩手中最好的货了。”

    这新罗葛再好吃,也不过是点吃食,就算能药用,也并不如人参天麻这样珍贵,运上一船这玩意,既占地方又不值钱,新罗人能亏到姥姥家去。

    做为卫尉少卿,徐世弼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他家在隋时就是河南有名的大地主,良田万亩,仆僮千人。他大哥可是徐世绩啊,如今镇守安东,爵为国公呢。

    “要说会享受,我觉得还是这些新罗人会享受,你看那三姓六贵,号为什么圣骨真骨,那日子才叫美滋滋呢。个个绫罗绸缎,涂脂抹粉的,哪家不是大起园林,高台楼阁啊,一眼看去,还以为是长安或洛阳城里的豪门呢。”

    “少卿,这可不能比,这些新罗贵族虽说醉生梦死的享受,可是你看这鸡林的外城,可是又脏又乱又破,贵族们确实醉生梦死,可是下面的百姓却是衣不蔽体呢,多少乞丐啊,这还是都城呢,其它地方,还不知道穷成什么样呢。”

    徐世弼笑笑,“新罗骨品制度根深蒂固,那些王族贵族哪个肯放手啊?”

    “我听说现在新罗也挺乱的呢,隔三差五的也总有叛乱,既有贵族为争夺王位的叛乱,也有贵族之家的恩怨仇杀,甚至地方百姓活不下去了而造反,虽说都小打小闹,可也说明确实很不安稳,如今我大秦与新罗贸易繁荣,贵族们为了享受,越发的压榨底下小民,如今沿海诸岛啊,到处都是海贼,都是活不下去逃到海上的。”

    徐世弼吃完一个新罗葛,还有些意尤未满。

    “再拿一个来。”他对站立远处的新罗婢女道。

    那新罗婢子果然马上又取来一个端过来。

    “你听的懂汉话?”

    婢女点头。

    徐世弼转头望向几个同伴,大家会意。

    “好了,你退下吧,无召不得进来。”

    婢女立即退下。

    “看来说话得小心些了。”

    “少卿,那新罗王看来很不愿意嫁公主,怎么办?”

    “主要还是那个国仙金瘐仙,从中做梗!”

    “金瘐信为何这么反对?我听说是国王想让他娶德曼公主,将来把王位传给他。”

    今天在殿上,虽然徐世弼一番话震慑了新罗王,可最后新罗王也没有同意说送公主入秦。

    很明显,这个当了四十多年国王的老头,城府很深。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一名属官道,“要不咱们也学那汉使,找个机会把金白净杀了,然后另立一个听话的国王算了。”

    这话倒是点醒了徐世弼,或许有办法可以打破僵局了。

    金瘐信接到一封信,是秦使派新罗婢女送来,说准备前来拜访他。

    “哼,一群狼子野心之辈,没安好心,不见。”

    府中一名管事劝说,“虽说秦人狼子野心,可也不要得罪的好。”

    “是啊,秦人虽恶,可若得罪了秦使,将来我们家也就不好再与秦人交易了。”三姓六部做为新罗的最顶层,也是如今秦罗贸易中最积极者,通过贸易,这些人可是赚的盆满钵满,然后采购各式各样的丝绸绫罗啊,香料霜糖啊,巧夺天工的金银器物啊,甚至是那精良的铠甲宝剑等。

    “好吧,派人去回复,就说我今晚设宴相邀。”

    一名管事马上道,“到时可与秦人谈一下交易,我听闻秦人带来了不少的好东西,若是我们能从他们手里,把这批货吃下,必能大赚一笔。”

    金家管事们甚至已经在商讨要拿什么来交易秦使手里的好东西,天麻牛黄人参这些东西,现在在秦人那里已经没以前那么稀罕了,价格掉了不少。倒是金银铜锭,还有奴隶挺受欢迎的,尤其是温驯的女婢,更值钱。

    不过奴隶也不好弄,尤其是温驯年轻的奴隶,这些年每年不知道要卖多少新罗婢过海,如今新罗婢在新罗也是很值钱的。

    “让那些交不起租,还不上债的人,拿女儿来抵债!”金瘐信说道。虽说他是深得国王信任的国仙,但他其实与其它三姓六部的大贵族们也没什么不同,在他们的眼里,那些低骨品的平民百姓,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些人跟牛马并没多大区别,都是为贵族们服务的。

    天黑下来。

    徐世弼带着数十护卫来到了金瘐信的府第,金瘐信亲自出迎。

    一见面,徐世弼先让人送上一箱子礼物。

    打开,金府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只见里面装着晶莹剔透的冰糖,这可是比霜糖还高级许多的好东西,这玩意贵的很,就算在中原的洛阳长安,都是价格极贵。运到新罗来的话,更是惊人。

    小小一块冰糖,那等同白银了。

    这玩意虽说也只是糖,并不比霜糖更甜,不比蜜糖饴糖更好喝,但他稀少啊,好看啊,珍贵啊,所以深受贵族们的追捧。

    在中原都极珍贵的东西,那么新罗贵族自然更喜欢了。

    贵不怕,越贵越好,越贵才越显得高档有品味,才能相衬他们圣骨真骨的高贵身份地位。

    本来对徐世弼很不满的金瘐信,看了那箱子里的冰糖,虽然说外面箱子大,里面各种丝绸衬托,小木格分隔等,最终冰糖估计也就十斤左右,可是这玩意在新罗有钱也买不到啊。

    十斤银子不过二百多贯钱,但物以稀为贵,在鸡林,二百多贯钱可不能跟这十斤冰糖比。

    金瘐信的脸上一下子露出灿烂笑容。

    “尊贵的武安开国侯,请!”

    徐世弼心里骂了声土鳖,然后笑着进入金府。

    冰糖这玩意确实稀罕,早几年时,连天竺贩来的发黄的霜糖都在洛阳长安卖成宝,但这几年,皇家制糖局开始产出供应更雪白的霜糖,同时也还有味道很好的红糖,当然,也有数量更少的冰糖。

    谁也不知道皇家怎么制出这么白的霜糖,不知道他们怎么还能把糖弄成宝石一样晶莹美丽。

    皇家的霜糖一出,再没有人买天竺产的发黄霜糖了。本来霜糖就只是贵族用的,普通人也买不起。

    现在有更好的,贵族哪还会愿意用差的。

    于是皇家霜糖虽然更贵,但却受贵族追捧,天竺霜糖则无人问津,那些胡商不得不吐血降价,可降价也比普通的饴糖贵的多,于是只能一降再降,最后还是卖不出,最终被皇家糖厂收去做了原料,经过提炼后,摇身一变又成了人人追捧的霜糖冰糖。

    那些本来贩天竺霜糖来卖的胡商,亏的吐血,不过这些人也精,见秦糖如此之好,于是下了血本又赶紧抢购一批秦霜糖和冰糖,原路返回,准备再卖到天竺去。

    这两年,皇家制糖厂开始在岭南、云南、黔中等道,大量推广甘蔗种植,直接与那些百姓签约收购合同,甚至还提供种苗、以及技术指导,给出订金。

    因为甘蔗种植相对来说,对土地要求没那么高,产量又还可以,于是许多百姓乐于把不能种粮的山地坡地等拿来种甘蔗,就算产量低些,可依然还是大大增加收入。

    他们种出的甘蔗,自有糖厂在当地的糖坊收购,榨汁粗加工后再运到交通方便的大糖厂,最后制成霜糖、冰糖等出售,差一点的糖则制成了红糖、黑糖。

    糖厂的甘蔗来源不断增加,糖产量也自然很高,不过得利于皇家贸易局的调配,并没有造成产量上升导致价格大跌的情况,因为大量的糖,尤其是霜糖和冰糖这样的高级货,都优先外贸了。

    许多新罗卖到中原的奴隶,除了那些温驯的新罗婢女外,一般的粗壮男女,则好多都是送去了甘蔗种植园里种甘蔗砍甘蔗去了。

    他们辛苦种出的甘蔗,变成了冰糖霜糖又回到了新罗,身价百倍。

    金瘐信捧着那十斤冰糖,眼睛都发光。

    态度大改,殷勤万分,还不停的在说着想要买到更多的冰糖等等,徐世弼笑着满口应下。

    到得大厅,摆上酒席。

    金瘐信连连举杯敬酒,很快喝的酩酊大醉。

    “国仙,我这里还有一样宝贝,不知道国仙有没有兴趣一观?”

    金瘐信醉熏熏的道,“不知是何等宝贝?”

    他凑过来,结果坐在那里的徐世弼直接拔出腰刀,给金瘐信捅了个透心凉。

    金瘐信虽说剑道高手,可此时醉熏熏的根本没料到秦使会痛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