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入侵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解除戒严
    第146章

    克拉克明显是不想让莱卡斯趟这潭水。莱卡斯本来也犹豫,毕竟如果在这里直接搞定乌弗里克的话,很有可能后面不会出现内战这种情况,到未来奥杜因灾祸的时候九大领地也能够尽快的凝聚起来人手。

    哦,该死的巨龙,该死的战争,莱卡斯之前虽然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但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奥杜因什么的自然有龙裔来处理,有上古卷轴的预言在那里,他也不用多担心。到时候自己只要在一旁举着剑喊666就是了,完全不用出太多力的。

    话说回来,莱卡斯如果现在就把乌弗里克卖了的话,后面的剧情就要向着自己完全不清楚的方向去了,这个风险莱卡斯是不想冒的。虽然他现在实力也还可以,势力也不算弱小,可是如果放在这个世界的大背景下的话依旧算是小鱼小虾……所以莱卡斯自然的选择了作壁上观,未来的战争并不会影响到战友团,如果自己想要保留战友团现在的地位的话,那完全可以等到战势胶着的时候待价而沽,发挥最大的作用……

    独孤城的戒严一开就是七天,这七天中,整个城中被独孤城士兵闹得鸡飞狗跳,可就是没有找到乌弗里克留下的哪怕半点痕迹。独孤城这边安排人手在城门口处天天埋伏,在几处暗道处也是昼夜不分的防卫,就是排水道他们也做足了监控,可乌弗里克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凭借着一些关系,罗吉维尔终于是打听到了一些风声。直到今天晚上换防的时候,他神色还是有点呆滞。无他,全都是因为消息太过劲爆的缘故。

    托依格殿下死了!是被乌弗里克杀死的!怪不得,现在全城戒严要通缉乌弗里克!

    只是,身为诺德人的他,还是无法对乌弗里克有太多的恶感,甚至在打听清楚了乌弗里克杀死乌弗里克的原因后,他竟然没来由的对乌弗里克生起了一种敬佩之情。

    是个爷们!他为了塔罗斯居然公开挑战托依格,并且在战斗中杀死了他!

    虽然已经是独孤城守卫,可是冒险者的习惯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他坚定的认为,乌弗里克既然是在公平的决斗中杀死的托依格,那么他应该是无罪的!现在城里的疯言疯语是那些亲近梭默派系的政治手段!

    真不知道乌弗里克现在在哪里啊……如果自己遇到他的话,一定要帮他逃出这绝境!他这么想着,越发的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火热了起来,似乎是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什么人?!”正在罗吉维尔这么想的时候,却听到一旁的同伴突然惊呼了一声。

    他下意识的端起了弩机,警惕了起来。

    只是过了好几息,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刚刚你是看到什么了?”他开口问向一旁的同伴。

    “队长,我刚刚看到了一个人影,只是这么久都没动静的话……可能是眼花了吧……”

    听到同伴这么说,罗吉维尔很是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新来的一个守卫,这种时候紧张一些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城外的防守刚刚撤掉,现在如果真的放乌弗里克出去这城门的话,那可真的就是没办法再追上他了。

    说起来也是奇怪,之前城外埋伏的士兵有去过乌弗里克亲军驻扎的地方,但发现他们早早就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处空荡荡的营寨。这种情况也让不少哈芬加领的官员们认为乌弗里克早已经逃出生天,再戒严封锁下去的话只会给独孤城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随着月上中天,罗吉维尔觉得自己的眼皮开始打架。他记得自己下午才刚因为要晚上巡逻而休息过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困了,只是这时候他自然是不能睡的,于是便在城墙上四处走动了起来。只是当他刚刚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却感觉背后一人突然将自己的口鼻捂住,匕首冰凉的锋刃贴到了自己的脖颈上。

    “不要出声,不然后果你清楚的!”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罗吉维尔心下一凛,赶忙点头。

    “很好……我问,你答……”背后的人缓缓放开了捂住罗吉维尔的手,显然想要问话。

    “您是乌弗里克大人的人吗?我可以帮助你们打开闸门,逃出去!”

    听到罗吉维尔的话,他身后的人动作明显顿了一下……

    在上古卷轴整个游戏中,如果排除掉龙裔的话,那乌弗里克的就是妥妥的主角级别的人物。其余的不说,单是这份运气就是无人能比的。无论是之前在至高王的地盘上和至高王皇城pk,最后还杀死至高王成功逃出来,还是后面黑水岔口被俘虏后差点挨刀,结果被奥杜因救下,这中间的经历怎么看都有着一种传奇的色彩。

    “没想到你这家伙对伊瑞莱斯的评价这么高吗?她的战斗力居然高达十点,还拥有‘救援’的能力?”克拉克看着手中的牌开口道。

    对的,由于这几天实在太过无聊,莱卡斯终于是将“天际牌”的制作提上了日程。本来这是他准备一个人先做个模型出来的,只是没想到第二天的时候克拉克看到了自己的记录,也来了兴趣。人老了像克拉克这样还对新奇的东西抱有好奇的态度,这种事情是很少见的。所以这“天际牌”的制作边加上了克拉克。

    有了这老一辈的指点,“天际牌”的制作,尤其是在对各种兵种的设定已经对英雄强弱的比较上莱卡斯有了更清晰明确的指导。

    “毕竟是巴尔古夫领主大人的亲卫队长,如果太弱的话她一个暗精灵估计在这个位置上也待不久。”莱卡斯如是道。

    “可是救赎更像是牧师的能力,就比如你给那个海姆斯科救赎能力就停不错,可是如果给了伊瑞莱斯就有点不符实了。”克拉克继续坚持自己的态度。

    “什么救赎?你们是再说我吗?”正在这时,两人听到门口传来伊瑞莱斯的声音。

    一般时候莱卡斯是将大门打开的,所以也不怪伊瑞莱斯能听到两人讲话。

    “没……我们在做一个小游戏……”莱卡斯神秘一笑,显然想要在这幅牌出现之前保密。

    “哦……”伊瑞莱斯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进来后直接对着克拉克道:“先驱大人,根据最新的情报,昨晚乌弗里克已经出逃,所以独孤城戒严已经解除。巴尔古夫领主大人准备下午就动身返程,所以前来邀请您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