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入侵 > 第一百五十章 先砍再说
    第150章

    莱卡斯紧了紧手中的剑,对着面前的人咧了咧嘴。月光下,一口洁白的牙齿很是醒目。

    看着莱卡斯的模样,这个梭默士兵不着痕迹的后退了半步,眼中全是警惕“战友团的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头子的拐杖丢了,让我来找找。”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独自行动,莱卡斯算是放开了些。反正风暴斗篷和帝国咱都另说,梭默一定就是敌人了,先砍他娘的再说!

    嘴里随意编着一听就不可能的理由,莱卡斯已经两步跨上前去。部分狼人化的加持下,这两步就已经欺近梭默士兵身前,让这梭默士兵刚刚警惕后退的小半步成了摆设。

    只是梭默士兵早就对莱卡斯警惕万分,听到他的回答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不过是编出来的瞎话,于是赶忙收神。这也刚刚好看到莱卡斯这来势汹汹的一剑。

    见这一剑无处躲避,梭默士兵慌乱间又是提起短剑格挡。也得亏他反应快,这一剑终究还是被召唤武器挡了下来,借着这一挡的机会,他再一次和莱卡斯拉开了距离。

    这一次格挡虽然成功,可他明显听到了召唤武器上传出的一声轻响。好不容易退到了安全距离,梭默士兵这才敢低头看去,刚刚好看到自己之前仓促间用来格挡的幽蓝色短剑身上裂开了一条缝隙!

    这……

    看着那条裂痕,梭默士兵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不断的往上灌注着法力用来修复。要知道自己召唤出来的这柄短剑材质要比月长石铸造的武器都要好上许多!无论是韧性还是硬度都要比这家伙手中看上去是普通武器要强上很多才对。可怎么就给他一下砍裂了?!

    莱卡斯显然不会给这梭默士兵解释原因,之前在确定了这家伙算是半个法师,武器也是召唤武器后,他就在随口胡诌时将银剑抽了出来。现在在他身后的空地上,钢剑还在那里插着。+3的银剑拿来对付这种魔法武器自然是随手就能砍断!

    看着这梭默士兵退开了一大截,莱卡斯又一次启动了部分狼人化,单手拖着长剑往梭默士兵冲去。

    梭默士兵此时已经有了退意。他可以确定,除非自己和面前这个战友团的狠人拉开了距离用法术攻击,近战的话即便是自己靠着召唤武器,那也完全不会是他的对手。

    可惜莱卡斯也不给他逃离的机会,在接近了这梭默士兵后,他换了个攻击方式。

    就见他往前两步的同时,手中画出了一个三角,而后猛得一拍!

    这一瞬间,气流涌动!就像是一股十八级台风迎面朝着梭默士兵撞了过去!这股劲风让正准备躲闪的梭默士兵一个反应不及,直接被打了个踉跄。还不等他恢复过来,就见一点寒茫在眼中不断放大。

    噗嗤……

    接着,这梭默士兵就觉得脖颈一凉,下意识的往自己脖颈处喷涌的动脉压了过去。只是到了这种时候,按压血管什么的已经是徒劳。莱卡斯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往回一扯,向下一按。在部分狼人化的加持下,莱卡斯手臂的力道大得出奇,只是一只手就让已经没了反抗能力的梭默士兵乖乖就范,俯在自己身前。

    “说,雅雯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莱卡斯长剑按在梭默士兵的脖颈上,低声开口。

    “我是梭默使馆的人员,你不能杀我!”到了这种时候,梭默士兵还是嘴硬。或许是以往他们在天际横行惯了,所以此时依旧笃定莱卡斯这个在战友团知道“大局”的人不敢杀他。

    只可惜,他猜错了。

    听着这梭默士兵的话,莱卡斯也不想继续浪费时间,手起剑落。

    不得不说砍活物脑袋这种工作还是钢剑要来的利索点,银剑现在虽然已经强化过三次,可是第一下只是将梭默士兵的脑袋砍下来一半,梭默士兵的身体剧烈抽搐了起来,让莱卡斯差点没有压住。他赶忙像剁大骨一样又砍一下,这才终于成功。

    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梭默士兵的无头尸体落在了地面。他手中本来紧握着的那柄幽蓝色的短剑也因为施法者的死亡而消散——莱卡斯之前还是很忌惮这召唤法术弄出来的武器的,只是由于从头到尾都是他压着这梭默士兵打,完全没给梭默士兵机会发挥这召唤武器的威力。

    随手取下这士兵腰间的钱袋,莱卡斯连尸体都没有收拾的,就直接开启了猎魔人视觉,顺着乌弗里克两人留下的痕迹追了上去……

    晨光曦微,林间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北方的早晨就是这样,尤其是现在温度还没有完全回暖,起雾完全是正常现象。

    跨过一棵倒在地上的树,莱卡斯又是伸手想要推开面前的枝叶。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耳朵微微动了动,下意识的开启了猎魔人的视觉,伸出去的手掌也是缓缓放了下来。

    痕迹很新鲜,而且附近明显有着一股药味——这是乌弗里克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这味道明显在前方盘旋了良久,想必昨晚他们是在这里过夜的。

    莱卡斯旋即也释然了,既然已经进入了深林,也就不用着急的要甩开追兵了,再加上乌弗里克本身就受了重伤。这时候休息一夜才是正确的选择。

    莱卡斯看着面前的痕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看了看东方的日头,找了一棵比较高的树,爬了上去。现在这个点估计那些扎营的梭默士兵才起来,如果贸然前去刚刚好和他们撞上,他要做的是尾随乌弗里克和梭默士兵一行,而不是直接迎上去让他们发现自己……

    伽马和乌弗里克围在篝火边,正盯着铁锅中的肉汤,神色不是很好。另外一边,几个木精灵则是围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说着些什么。

    伊斯米尔在上,伽马从来都没有想过居然有这么一天,自己会和一群尖耳朵同流合污!而且是最让他们天际子民恨得牙根痒痒的梭默的精灵!

    只是再不爽,伽马也只能忍着。现在已经深入了森林,就凭他和乌弗里克,一个白天肯定是走不出去的。这些帐篷锅子什么的也都是这些梭默尖耳朵的,说白了就是现在他们必须靠着这群梭默精灵才行。

    糟糕的气候,糟糕的情况,糟糕的尖耳朵……或许唯一能让伽马感觉到庆幸的就是乌弗里克的伤势已经开始好转,至少不是像昨晚一样咳血了。看样子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了愈合。

    这是一个好现象,有星之力在,虽然说该有的致命弱点还是存在的,但是只要在受伤后没有第一时间死亡并且及时接受治疗,那等重伤那段时间后面就可以在星之力的帮助下缓缓恢复。至于托依格那种摔到濒死又灌不进去药剂的情况完全就是他倒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