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入侵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潜入北塔要塞
    即便已经入了春,可越是往北走,气候越是寒冷。在翻过了一处山坳后,莱卡斯甚至开始看到了皑皑白雪。

    这两天他充分发挥着尾行痴汉……呸!追踪斥候的风格,凭借着猎魔人视觉的优势远远的吊在乌弗里克和梭默士兵之后,宁可离得远一点也不愿意多靠近一丝。和前面众人统一的作息让莱卡斯闲鱼了很多,一路上他看到了狼群的尸体,看到了巨魔的遗骸。这些尸体还冒着热气,明显是前面那群人的杰作。莱卡斯也乐得如此,随身空间的食物让他完全不用为挨饿发愁,有的肉汤取出来的时候甚至还是热的。

    这种状态一直到第三天的傍晚,莱卡斯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湿度上升了很多,连带着空气也都咸腥了起来。估计已经离海边不远,快到雅雯说的那处要塞了。

    在找到了一处南北向的小路后,莱卡斯很是果断的放弃了继续跟踪的计划,趁着夜色,沿着小路往北而去。雅雯既然说要把乌弗里克送到那处要塞,那这之前他们应该都是安全的。自己现在正好是先去那处要塞打探一下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如果没记错的话,北边海岸线附近就只有一处梭默要塞,那就是北塔要塞,莱卡斯隐约记得这个要塞还和一个游戏里的任务挂钩,好像是要救人什么的说。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乌弗里克才反了帝国,估计那个任务完全没有开展,也就不需要莱卡斯去操心太多。

    梭默的要塞位于天际版图的西北角,地理位置上很好辨认。不说其他的,单是守门士兵穿着的金色精灵铠甲就可以让人一眼认出来。游戏里抵达了这个地方沿着海岸线再往西走的话可以找到一处码头,也是北方哈康血裔们留着反攻陆地的唯一处渡口。天际目前已经有肆虐苗头的吸血鬼们估计就是通过这处渡口来往瓦尔齐哈城堡的……

    北方的海风带来刺骨的寒意,吹得人直打哆嗦。对于守卫们来说,黎明这个太阳将出未出的点是最难熬的。不管铠甲底下垫了多少层毛皮,可那寒意总能找到缝隙侵蚀进来。

    木精灵斯卡特在原地不住的跳着,一边往手中哈着气。说起来他特别羡慕那些高精灵,那些天生的魔法的宠儿在对冰元素有了一定的掌握后,对于这种程度的寒冷将会完全无惧。据说掌握了火元素能力的法师也可以做到在这种寒冷的天气保持体温什么的。

    奥瑞埃尔在上,那些该死的高层怎么就不知道怜悯一下我们,这种巡逻守卫的活给高精灵应该能做得更好吧!斯卡特如此想着,肚子力都灌满了怨忿。

    “嘿,梅克,你要去哪里?”正在这时,他看到一旁和他一起守着大门口的木精灵一声不响的往远处野地里走了过去,赶忙开口喊道。

    梅克的声音略微有点含糊不清,但是斯卡特依旧听出来这家伙说是要去解个手。对于梅克声音的含糊不清,斯卡特到是没有什么意外。毕竟在这里无法借助篝火取暖的巡逻守卫们都是要依靠烈酒来刺激身体保持温度的,就是斯卡特自己现在也觉得有点微熏。

    好吧,这么冷的天,希望你那活儿不会被冻掉……看了一眼梅克的背影,斯卡特低声的祈祷了一句。听说南方很多地方都已经回春了,故乡瓦伦伍德的老树都已经换了一茬新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的……寒风中,斯卡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

    对于同伴解手的动作,斯卡特倒没有半点怀疑,也没有想着去把风什么的。这一处北塔要塞只是前纪念在梭默使馆刚刚坐落天际的时候才由天际的至高王划地给梭默建立起来的,算是梭默在天际为数不多屯兵的地方。只要不是眼瞎了,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什么幺蛾子。

    太阳还没有跳出来,东方还只是淡淡的鱼肚白。借着这淡淡的光,木精灵可以看到那边刚刚绕到一处石头后面的同伴安然归来。由于远远的看不清容貌,他只觉得同伴在解手完后走路的姿势微微有些变化,这不由得让他有些好奇。该不会……真的是冻伤了吧?

    这么想着,斯卡特往前两步迎了上去,终于是看到了同伴的脸,等等……

    “亚克席!”

    白色的双三角在空中化为了一圈圈白色的能量,让斯卡特如堕梦中。他看着目前明显不属于自己同伴的脸,没有出声,而是像受到什么指示一样转身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在他身后,莱卡斯微低着头,让自己的面容隐在黑暗之中。如果不是战斗状态,自己的气力恢复会加快很多,而这种情况下如果专对付一个人来使用亚克席的话,那完全可以将他迷惑到死!

    “喂!你们两个是要去做什么?!”正在莱卡斯走进了要塞大门,正四下打量着想要找个机会溜走时,却听到要塞墙上传来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往旁边挪了挪。而在他身旁的斯卡特则是抬头看向喊话的人:“我们有事情要进去一下,大门口就拜托各位了!”

    说着,他当先往里面走去。莱卡斯也不去看那人,只是低着头赶忙跟上。好在后面要塞墙上的守卫并没有追问什么,这让莱卡斯很是轻易的就走到了一处无人注意的角落,顺手又给斯卡特补了一发亚克席法印。这名木精灵到这里已经失去了他的价值,莱卡斯倒也没做过河拆桥的事情,而是引导着他往门口走去……

    斯卡特觉得自己等了很久,可还是没有等到那解手的同伴出来。一直到他心里越来越不安时,他终于是选择去那处大石头后面看一看。

    “梅克!你这家伙在吗?”

    他喊着,可却没有人回应。

    见状,斯卡特终于是确认了梅克已经出了什么意外,赶忙抽出了腰间的短剑,往石头后面摸去。

    没有预料中的偷袭,也没有同伴的尸体出现在眼前。他只看到石头后面,梅克被人剥光了衣服,随意的丢在了一边。

    刚刚这边发生了什么?斯卡特谨慎上前,检查了一下同伴的生命体征,发现他只是晕过去后终于是松了口气。还好没死人……只是,他的铠甲呢?

    微微回忆了之前自己看到的情况,斯卡特可以确定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要知道他刚刚在梅克走后可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四周,他对自己有这个信心。最后,斯卡特也只能将事情归到梅克自己身上,他喝多了酒,醉倒在这里。然后被路过的团伙扒走了身上的铠甲——梭默的精灵铠甲在天际销路很广,不少诺德贵族老爷们喜欢。所以被人剥走也是有可能的。最能证明的就是那些小偷并没有杀死梅克,因为他们知道对于梭默来说丢了一套铠甲不是问题,但要是出了人命,那对于小偷来说就得不偿失了。梭默不会放任自己的士兵就这么被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