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入侵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入口
    “快快快!东境领主现在就在上面,动作都利索点,不要让他看到了!”为首的是一个高精灵法师,他穿着偏黑色很有梭默风格的法师袍,不停的催促着前面的手下。

    十二个手下两两抬着一个长条状两米多长一米宽的布包沿着楼梯拾阶而下,看上去一共有六个。

    保持偷窥的莱卡斯用脚指都能猜到,那六个长条的布包里装着的肯定是人!这下,莱卡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正好碰上了自己想找的线索。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一队人到了最底层后,直接就往莱卡斯所在的木架处走了过来。这让莱卡斯赶忙缩脑袋躲了回去,同时抓紧了长剑剑柄,随时准备开战。

    开玩笑,一口气亚克席掉十三个人?那自己不得喷上几百升血直接意识爆炸?!

    好在那群人好像并不是因为发现了木架后面的莱卡斯,他们走到木架前就停了下来,为首的那个梭默法师则是上前在木架前存放物资的箱子上摸索了一下,找到钥匙孔后打开了锁。

    我去……不会吧?

    莱卡斯听着木箱被打开的声音,一时间很是无语。他之前一直把这些木箱当作了存放物品的地方,所以即便是这些木箱前有在猎魔人视觉下有着来来回回的痕迹,他也没有多想。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真的把口开在了木箱里面?!

    随着几声咚咚的重物落地声,莱卡斯开始感受到隔着木架的另外一边梭默士兵的气息减少了。他们应该是往下面去了。在梭默法师的催促下,莱卡斯也没有多等,就又听到了木箱合上的声音。

    “那些该死的后勤保障处的家伙,他们难道是眼瞎,没看到这里没吃的了吗?!”

    又是过了几分钟,不等莱卡斯探头出去,他就听到了一个梭默士兵的抱怨。对此,莱卡斯只能默默的说了声抱歉,因为他明显记得刚刚路过的几处桌椅上都摆有吃的,唯一一处没有的就是刚刚离这木箱很近的那处桌椅。而不巧的是,那一处的奶酪片和面包什么的刚刚被莱卡斯给吃干净了。

    “你这暴躁的脾气应该改改了伙计,其他桌上有,我去帮你端一点过来。”另外一个声音也是响了起来。

    莱卡斯偷偷冒头出去,看到那边自己刚刚坐着的地方围着两个梭默士兵,看样子他们是被留下来看守出入口的。

    两个人还是比较好对付的。莱卡斯默默估算了一下距离,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走出了木架后面,给那两个梭默士兵一人一个亚克席法印。同时控制了两个人让莱卡斯瞬间觉得神经紧绷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地球上熬了两个通宵打游戏一样,一闭眼就有要睡过去的冲动。

    “睡吧……”

    他死撑着给两个被自己控制的梭默士兵下达了命令,在这命令下达的瞬间,莱卡斯立马就听到耳中传来蜂鸣,接着就像是液体灌入了耳朵一样两耳发蒙,天旋地转的感觉让莱卡斯很是不适。不过好在经历了青草试炼的莱卡斯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他咬着呀看着两个梭默士兵一人一把椅子躺倒在上面后,终于微微送了口气,收回了亚克席的影响。

    这一泄力,他瞬间就觉得大脑传来一阵刺痛,同时嘴唇上一热,殷红的鼻血就像是拧开了水龙头一样的流了出来。好吧,用亚克席同时控制两个人按照命令行事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压力还是有点大,以后还是需要多练习一下。或许下一次去巫师世界的时候可以多找几处关于亚克席法印的魔力之所,不得不再次感叹一下,这法印简直不要太赞。

    或许是因为上下都有人的缘故,木箱通道的大门并没有关闭,这让莱卡斯并没有浪费太多的精力去对付木箱上的锁。在开锁这方面他属于完全手残,因为这事以前都被威尔卡斯嘲笑过好多次。

    额,至于战友团为什么需要学习盗贼的生存手艺这问题……莱卡斯只能表示战友团业务繁多,多学一些技能傍身总是好的,指不定哪天要用上了的说。

    或许是为了伪装得更逼真的缘故,木箱里还放了些赛普汀金币之类的玩意儿,不过莱卡斯对此视而不见,猎魔人视觉下很是轻易的就注意到两边凹下去的把手,将木箱的底抬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通道。

    这是一处木梯,只能容一个人通过。

    “什么情况?”就在莱卡斯打开了木箱底的时候,底下也是传来一个声音。莱卡斯暗暗咂舌,幸亏刚刚没有冲动得在控制了两个外面的梭默士兵后直接就往木箱钻,铁头娃什么的估计下场不会很好。

    随着这个声音,莱卡斯也是看到了下面一个梭默士兵已经靠了过来。

    “雅雯大使有命令。”莱卡斯压低了声音,含糊的回答着,人已经是爬到了木梯上。

    下面的梭默士兵皱着眉头有点疑惑的看着来人,仔细的在记忆里搜索,可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和这个声音匹配的同伴。只是他身上穿着的梭默铠甲又让这名守卫的士兵心下微定,可能只是自己突然记不起来了。

    “你是谁?”

    随着那上面的人靠近,梭默士兵终于是借着火光隐隐约约看到了来人,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如果自己看的话,甚至和精灵的容貌有着很大的差别!下意识的,他就抽出了腰间的短剑。

    只是还不等他喊人,就见来人手中冒起了一团白光,而后他整个人都迷糊了起来。迷迷糊糊中,他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从木梯上下来,陪自己聊天,聊了有十多分钟后,他又说自己上面还有任务,又沿着木梯爬了回去。

    等莱卡斯已经消失在通道尽头的时候,这名梭默士兵才醒转过来,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亚克席法印的作用下虚拟出来的一段梦而已,如果他肯仔细回想一下的话,他会意识到自己对刚刚谈话的内容完全没有印象,甚至是连那个熟人的模样都只有模糊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