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入侵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踏足中土
    第161章

    “这个是要我……”莱卡斯转头看向那侍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侍女轻哼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轻薄的橡胶质地的玩意儿“差点忘了,这是老板让我转交给你的面具,记得一定不要摘下它。”

    说着,这侍女手轻轻一抖,那面具就自己飘起,张开,往莱卡斯的脸上贴了过来!这模样,就像是某部惊悚片里的六条腿虫子一样,吧唧一下完美的贴在了莱卡斯的脸上!

    那面具轻薄,覆盖到脸上之后就像是覆了一层面膜,在和皮肤接触后瞬间就交融在了一起,让莱卡斯丝毫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他试着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如果忽略掉耳后那一点点用来揭下面具的缝隙外,其余的地方几乎是和皮肤的触感一般!

    好吧,莱卡斯神奇的发现这玩意儿覆盖到自己脸上之后,自己的皮肤变差了很多,鼻子也挺拔了很多。嗯,可以想象这一定是一张眼窝深陷的西方人面孔。只可惜这个地方好像是没有镜子的,所以他还看不到自己的新面孔到底如何。

    “那么该说的都说了,拿着这截指骨走进去吧,它会指引你方向……”侍女说着,将之前万老板给莱卡斯的指骨递给了他。

    莱卡斯有点意外的看着面前这玩意儿,看起来这东西好像是可以重复利用的啊?他下意识的将其抓到手中,直接丢进了自己的随身空间中,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侍女后,直接往门中走了进去。

    屋子里没有光,不过那些雾气似乎是自带光芒一样。可这雾气的光芒丝毫无法将四周的墙壁照亮,不等莱卡斯疑惑,他就听到身后传来关门声。

    随着这声关门,四周的雾气像是沸水一样滚动了起来,往莱卡斯的四周裹了过来。只是瞬间,莱卡斯就觉得自己像是被裹到了白色的茧中。同时,他只觉雾气中似乎有一股股诡异的能量,不断的像细针一般的能量往自己身上刺着,铠甲完全抵挡不住这力量,看这势头似乎是直接对着灵魂而来,要将莱卡斯的灵魂捅成马蜂窝!

    还不等莱卡斯有所反应,在这针刺感出现的瞬间,他脸上的那层薄薄的面具上涌出了一股能量,将他全身包裹了起来。

    这面具,不简单!

    面具上触发的护罩很像昆恩法印,只是丝毫不见护罩的痕迹,这感觉就像是给莱卡斯的灵魂上了个柔软的套,刚刚好将那不断撕扯着自己的力量抵挡在外。

    不多时,四周的雾气终于散开,莱卡斯也觉得视野开阔了起来……

    客栈中,这侍女关上门,往回走。

    在路过阳台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屏风后面传了出来“那小子去了吗?”

    “老板,我已经让他前往那个世界了。”

    “嗯,那有没有校对时间流?”

    侍女的脸色微微有点古怪“我直接把他放在靠前一点的时间,这样他也好有充足的调查和准备时间……”

    “唔……”万老板微微沉吟了片刻,很快就开口“这样也好,只希望不要因为他的出现有什么变故……”

    听着自家老板又开始自言自语,这侍女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又过了良久,只听到屏风后面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也不知道她的危机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变数出现的……时间……因果……呵……”

    屏风那边的阳台外,景色一转再转,转到了一处茂密的森林中,草地上,一汪蕴含着磅礴生命气息的泉水活泼的跳动着。穿着火红色连衣裙的万老板斜躺在长椅上。在她身边,一个穿着睡衣的小姑娘正躺在摇椅上,看上去是陷入了沉睡。

    万老板看着面前的小姑娘,缓缓抬起洁白的手臂,袖口也是随着这个动作滑落,在阳光下,那一条手臂如同嫩藕一般洁白,散发着如玉一般的光芒。

    阳台外的泉眼旁,一棵宽叶大树如同活过来一般的,从树枝上垂下一根枝条,只是呼吸间就触碰到了泉水,生长出了一片脸盆大小的树叶,用它盛满了泉水。

    从泉眼到阳台的这段距离上,路上的树似乎都活了过来。生长枝叶,一个接一个的将那捧泉水接了过来,直到万老板的身侧。

    这时候,万老板的手掌才刚刚升起来,摸到了那脸盆大小叶片的茎部。

    这女人也不回头,抓住叶茎轻轻一拉,那翠绿的叶片就从树上脱落了下来,满满一树叶的泉水,在万老板手中似乎轻若无物。老树似乎是有点疼痛,整棵树在此刻微微抖了一下,树叶哗啦啦的响。

    将一叶泉水放在桌上的万老板很是不奈的一挥手,阳台外的景色又一次转了起来……

    树林茂密,阳光正好。

    两匹白马拉着辆双轮木车,正在狭窄的道路上往西而行。

    马车夫是一个老头儿,他看上去年纪已经很大,高高的蓝色尖顶帽,长长的胡子一丝不苟,直垂到膝盖上盘了一圈。岁月的年轮在老头儿的脸上刻画下了道道痕迹,这却让他的眸子更加的闪闪发亮,似乎一眼就能看穿人心底最深的秘密。脖子上银色的围巾看着很旧,但却很干净。老头儿的膝盖上横着一根近两米的木杖压在灰色的衣袍上,看着像是从地里面长出来的一般,充满自然的韵味。

    老头儿没有执鞭,可两匹白马似乎就有自己的灵性一般,很是乖巧的在道上前进。这让他能空出一只手压着膝盖上的木杖,另外一只手捉着细长的烟斗,细密精致烟草中火星明灭不定。

    突然,烟斗中的烟草火星长亮,明黄色的光芒看着有种别样的温暖。而同时,就见老头儿胸膛微微鼓起,看模样是长长的吸足了一口气。

    “呼……”

    随着他呼气而出,烟雾一股脑儿的从他口中喷了出来,在空中诡异的幻化着,一会儿变成了一条凶恶的巨龙,一会儿变成了一个穿着狰狞铠甲的战士。

    老头儿的的目光闪烁着,轻轻吹了口气,直接将面前的烟雾吹散。这时,他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抓着木杖,往身后的马车上敲了敲

    “学习时间偷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啊……我都已经看了一上午书了,这书实在是太……”

    这时候才注意到,马车的后斗里,一个身材娇小的人类姑娘打着哈欠,抱着一本比她脸还要大,并她肩膀还要厚的书,冒了个头。她头上顶着一顶尖帽,看着就像是老头子帽子的缩小款。只是即便如此,那帽子对于小姑娘来说还是有点太大,她刚刚起身,帽子就不受控制的歪到了一边去。

    “一个法师最宝贵的东西,不是力量,而是他脑中的知识……”老头子无视了小姑娘哀怨的眼神,老神在在的吸了一口烟草,鼻子耳朵和嘴巴一起冒出了烟气儿。

    就在这一老一小聊天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老头子有点意外的往前看去,发现一个黑发青年正躺在路中间,似乎是昏迷了过去。

    这一幕让很少出现“惊讶”情绪的老头子轻咦了一声,他的面前烟雾缭绕着,烟斗中的烟叶明灭不定着,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良久,他才想通了一般的微笑着开口“看样子我们遇到了一个需要帮助的,见习……猎龙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