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裔入侵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开始的剧情
    莱卡斯在马背上,看着说完一句话后不再言语的甘道夫,心里很是忐忑。这老头实在是难缠,也不知道他到底清楚多少,说完一句话后就不再言语,让莱卡斯琢磨不透。

    不过莱卡斯倒也光棍,反正就笃定道夫这个老头人不错,自己的生命不会受到威胁,所以继续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

    阳光闪着金色的光泽,和绿盈盈,生机盎然的草地衬得相得益彰。

    “我要找的是老图克家的一位亲属,嗯,当他还是个小霍比特人的时候我还抱过他呢。”甘道夫终于又一次开口了,他说着话,比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长度。“图克家族算是这些忠厚老实的霍比特人中为数不多还富有冒险精神的霍比特人了。”

    “您是说巴金斯先生,比尔博·巴金斯吗?”莱卡斯开口,没想着要打什么哑谜。

    不出莱卡斯所料的是,甘道夫对于他的话没有丝毫意外,甚至对他的诚实还很是赞赏“哈!就是那个小家伙,我记得最近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四十多年前老图克的寿诞上我做烟火表演的时候。”

    莱卡斯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毛,面前这老家伙可是个披着人形的迈雅,他的寿命悠长,完全可以熬死十好几位人类好友。

    有着莱卡斯这个听众,甘道夫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滔滔不绝的给莱卡斯讲述着他和半身人之间的故事。当然,更多的还是会提到他的烟火。在大部分知道他名号的半身人眼中,他就是个放烟火的糟老头子。

    两人一讲一听,趟过了小河,绕过了小丘,在一个路口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知道的,火焰并不能只拿来作为破坏的工具。它们还能拿来像我这样制作焰火来娱乐大家。”说着甘道夫还很是得意的挑了挑眉毛,而后直接翻身下马。“帮我看一下马,我要去会会这位朋友,他可能并不会特别欢迎我。”

    说着话,甘道夫将缰绳递给了莱卡斯,而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着法杖大步往山丘上那处最为豪华的半身人洞穴走去。在甘道夫的话里,莱卡斯得知这处洞穴是当年比尔博的父亲为了追求母亲而花了大价钱建造的。当然,其中有一部分的钱还是用他母亲的钱。不过这些都已经不是问题了,反正比尔博现在已年近五十,正值壮年。而作为一个霍比特人,他可以守着这座豪华的屋子,安详的享受他的生活。

    一直到,一直到这一天的早晨,他看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大种人(霍比特人对正常身高人类的称呼)老头路过了他的小院。

    “早上好啊。”比尔博深深的吸了口烟斗,对着那在自己家门口看像自己的老人家打了个招呼。

    那老人家,也就是甘道夫,抬了抬眉毛“你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在祝我有一个美好的早晨呢?还是说不管我好不好,这都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呢?还是说在这个早晨你感觉很美好呢?还是仅仅说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呢?”

    如果给一个熟悉原著的人来这里,那他一定会站在甘道夫身后将这大串话复述的完美。

    至于莱卡斯,虽然他对剧情还是知道一下,但是问题就在于他对于这个开场的开场白并没有达到滚瓜烂熟的地步。他只是远远的看到比尔博——那个四平八稳坐在小院椅子上晒太阳的霍比特人,对着甘道夫问了个好,而后老头子就像是抓到了对方辩论漏洞的辩手一样抛出来一大堆东西。

    好吧,这注定不会是一个愉快的开始,莱卡斯只看到甘道夫和比尔博说了几句话后,比尔博就失去了和老头子继续聊下去的想法,转而看见了几封早上刚刚收到的信,继而转身进了自己的大屋。

    而甘道夫就像是个有跟踪癖好的痴汉一样大步跨过院落矮小的栅栏,用自己的法杖(也就是那个所谓的拐杖)在霍比特人圆溜溜的小矮门上轻轻敲打刻画了一下,再像是感受到什么似的往矮门旁的窗户处向里面看了一眼,这才大步往莱卡斯这边赶了过来。

    “所以是……人家没同意吗?”莱卡斯看着甘道夫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一边将马缰绳递了过去,开口问道。

    “哈哈,说什么呢,猎龙人先生。那位比尔博可是个好客的霍比特人,我发誓我们今晚一定会有收到最热情的招待!”甘道夫的声音洪亮,似乎生怕莱卡斯不信他的。

    对此,莱卡斯只能是撇撇嘴,不做评价。信了你的鬼哦,哪有这样强行拉入伙的嘛……人越老越坏哈!

    对于莱卡斯的反应甘道夫也不以为意,他捋了捋自己的衣袍,翻身上马“接下来我们就需要找一个可以一整天都晒到太阳的地方,美美的吸上一烟斗的烟叶,顺便在天黑前沿途给我们的矮人伙伴们做上记号,让他们知道怎么去巴金斯先生家……”

    “我们这样没有经过人家同意就擅自做主不好吧?”莱卡斯完全不清楚甘道夫哪里来的自信。如果让他和比尔博易位而处,他并不认为比尔博会欢迎甘道夫,即便是他知道甘道夫是哪个甘道夫!

    “他会同意的,猎龙人先生,不过比起这些事情,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怎么解决代掉我们的小尾巴才对……”甘道夫说着,往莱卡斯身后点了点,法杖上闪出了一团耀眼的光芒。

    “呀!”

    正在莱卡斯有点疑惑时,就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出来一声惊呼。

    木白?她怎么就跟过来了?莱卡斯有点意外的往那边看去,这下终于是看到了带着尖顶帽的身影。难道说这小姑娘刚刚就在这里?可是自己怎么完全没有发现她?!

    “我教给你的法术可不是这么用的……”甘道夫的嘴角咧出一个苦笑的表情,显得很是无奈。“这次任务十分危险,不是你这个刚学会了两招小把戏的法师学徒可以面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