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医王 > 第六十九章 好事儿
    从第一顿饭开始,李靖就爱上了徐王府的饭菜。

    而且作为李元嘉来到潞州后最尊贵的客人,李靖偌大的名头也占足了便宜,厨师玉娘可以说不遗余力,真的使出了不少真本事——早餐四样小菜,两样主食和一碗粥,中午和晚上全都是八菜一汤,从不重样!

    在潞州衙署住了三天,李靖顿觉自己六十多年有点白活了的意思。

    所以虽然颇觉不好意思,但是到了第三晚上的时候,老爷子还是张口问李元嘉要了十几道菜的“制作秘方”,包括早上最爱的油条和小笼包,还有红烧排骨、水煮牛肉等一些硬菜,另外就是厚着脸皮又要了几口徐王府的“原版”铁锅。

    长安的铁匠们,真做不了这边那么薄,那么圆。

    第三天晚上吃过晚饭,两人坐在太师椅上闲谈的时候,李靖捋了捋自己的长胡子,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果然,大王才是懂得享受之人,李某已经开始担心回到长安,再也吃不到大王这里的美味佳肴,恐怕会日日食不甘味啊!”

    “哈哈,李相公说笑了。”

    眉毛抖了抖,李元嘉心里早就冲着大唐宰相撇起了嘴角。

    这就算懂得享受了?

    不过是几十道李元嘉自己知道做法,然后教给玉娘的菜式而已,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要知道来到潞州已经将近两年了,如果这么长的时间只是做出了一些炒菜的话,那李元嘉真的可以再去重生一次了。

    只是其他的东西,李元嘉没打算让客人见到而已。

    否则的话,先不说别的,光是那李靖所住的客房与他自己的卧室一比,恐怕就能让老爷子瞪大一双眼睛,好半天合不上嘴巴——那才是真的享受啊!

    只不过他的这些心思,李靖当然是不知道的,继续笑道:“而且更让李某佩服的是,大王所做之事耗费颇多,但却从未用过潞州的财力人力……能有大王这样的刺史,真是潞州之幸,百姓之幸啊!”

    李靖说的这些,可不是客气话。

    身为大唐皇帝亲自任命的观风俗使,李靖当然不会仅仅凭借入城后的问的那几个人,就给潞州的官员们下一个结论。所以在拜访李元嘉的这三天时间里面,李靖的下属走遍了潞州城、郊,以及所属的各个县,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中规中矩,和其他大多数州县没有太大的区别。

    而关于这位徐王……

    无论潞州下属的官员们还是普通的百姓,对李元嘉的了解都几乎为零,甚至有不少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似乎这位徐王根本就不在潞州一样。

    这一点,让李靖相当的欣赏。

    现在还是代国公,未来将会改封卫国公的李靖,未来可是大唐高层里阖门自守的代表人物。因此在看到十六岁的李元嘉能如此耐得住寂寞,并且从来不因为自己的事情扰民之后,李靖飞弹没有觉得对方没有朝气,反而认为李元嘉性子稳重,耐得住寂寞,心里也早就给这位徐王打上了一个对勾!

    大唐的亲王,不就应该如此么?

    尤其是当今皇帝的兄弟们,在李靖看来就应该像李元嘉这样,老老实实的,荣华富贵一辈子就行。其他的事情,比如说潞州的政事什么的,交给其他官员去做就好了。要不然为什么其他州别驾、长史之类的上佐都是摆设,基本上就是养老的官儿,唯有亲王任刺史的州,上佐们就有了实权?

    所以仔细一想的话,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啊!

    “……”

    看着李靖一脸赞叹的样子,李元嘉的嘴角抽了抽,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这位大佬。

    这就潞州之幸,百姓之幸了?

    要按照后世的标准,李元嘉身为刺史却几乎不管事儿,每天就是窝在府里捣鼓自己那些东西的官儿,恐怕直接就会被老百姓们骂死吧?这他么的已经脱离懒政的范畴,完全就是吃闲饭了吧?

    可惜这里是大唐,而自己是李世民的弟弟。

    所以暗暗吐槽了一番之后,李元嘉微笑颌首道:“呵呵,李相公过誉了。本王虽然年轻,但是也明白我大唐初立,百姓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

    嘴上敷衍着李靖,但是心里面,李元嘉对于这位大佬却已经有些烦了。

    连着三天,都要小心的陪着这位大佬。

    虽然和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交流是让人很兴奋的事情,但是也就是第一天而已。到了第二天,李元嘉就觉得有些枯燥了,而到了第三天更是开始了厌烦——他和这位军界大佬根本就没什么共同语言啊!

    老头子说的那些话题,李元嘉完全不懂,也没有兴趣,但是当他自己想要给朝堂大佬普及一些知识,留下一些印象的时候,李靖却毫无反应,甚至隐隐还表露除了一丝不屑之色——这他么的就是道不同不相预谋了吧?

    如果能听到他此时心中所想的话,恐怕李靖会立刻被气的头顶冒烟!

    如果不是皇帝的特意交代,他怎么可能会在潞州衙署住上三天,整日里就陪着一个黄毛小子?如果不是想要通过这家伙的言谈举止,用自己的经验去判断一些事情,李靖会有心情和李元嘉连着聊了三天?

    堂堂的右尚书仆射,观风俗使,真有那么闲?

    不过……

    经过这三天的相处,无论是李元嘉自己自然而然的表现,还是李靖通过言语的旁敲侧击,都让他渐渐看清楚了一个事实:“这个李元嘉,还真是生性淡泊的很呐。”

    对于政务和军务,这位徐王没什么兴趣——不管李靖努力的试探多少次,但是只要谈到为官之道,或者说他自己最得意的兵法,人家李元嘉最多也就是随口敷衍一下,很快就能从眼中看出那明显的不耐之色。

    而且当李靖主动谈到长安城中的情况,以及各部官员的任免,顶尖大佬们官职和爵位的变动时,这小子也是一脸的无所谓,完全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另外李靖还发现了一点,那就是李元嘉虽然对官场、兵法不感兴趣,但是对于美食,对于自家铁匠、木匠做出的这些东西却非常的看重,一说起来就很容易滔滔不绝!

    毫无疑问,这是件好事儿啊!

    ……

    不好意思,请个假。

    一来感觉自己思路有些问题,需要时间思考一下,二来明天时除夕夜,后天是大年初一,我还要保证老书的更新,所以咱们这本停两三天。这两三天一过,我会尽快恢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