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医王 > 第十一章 钟鼓报晓
    “咚!”

    一声雄浑厚重的鼓声,把李元嘉从沉沉的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同时也让他在猛地坐起身睁开眼的同时,忍不住喝骂了一声:“我就日哦!每天敲啊敲的,烦不烦啊?!”

    “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仿佛是在回应李元嘉的骂声一样,紧跟着第一声鼓响,长安城中各条南北向大街上的鼓楼依次跟进,就像是平静的水潭被人扔进了一颗小石子,波纹依次向外荡开一样,鼓声开始传遍长安每一个角落的同时,也一声声的传入到了他的耳内!

    而且……

    “噹!”

    “噹!噹!噹!”

    “噹噹噹噹噹……”

    仿佛是等待了一整夜的怨女在回应晨起的痴男一样,无数道或远或近,或响亮或低沉的钟声,也在长安城的上空响起。鼓声和钟声夹杂在一起,瞬间便驱散了李元嘉那本来就已经消散了不少的睡意,让他很快就精神了起来。

    然后回过神,他才感觉到了凉意。

    三月底的长安城,天气其实已经暖和了起来。但是昨夜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却让气温又转冷了一些,慌得侍女们赶紧给李元嘉又升起了煤炉。所以这一夜外面冷的让人瑟瑟发抖,尤其是值夜的下人们必须要依靠热水来维持体温,但是房间里的李元嘉睡得却格外香甜。

    来到这个世界,他最喜欢的就是下雨天。

    没有了高楼大厦的阻碍,雨滴可以毫无阻挡的落在屋顶上面,敲打出一首又一首的小夜曲,而这对李元嘉来说绝对是最好的音乐,他可以躺在床上听他一整晚。再加上寒冷的天气让被窝显得更加的温暖,这样窝在床上简直不要太舒坦……

    如果没有每天清晨的这一通鼓声和钟声,那就更好了!

    可惜没有如果,在这长安城,每天第一声鼓声都是雷打不动,冬夜五更三点,夏夜五更两点,准时在太极宫……不,现在应该是叫大兴宫,在它的正门承天门……不,现在应该是叫朝阳门上面,被一个壮汉敲响的。

    这个鼓声,叫做报晓鼓。

    皇城中的报晓鼓响起,接下来就是四处设置在长安城中的其他鼓楼依次跟进,与它们唱和的,是长安城中近百座寺庙的晨钟。而只有听到了鼓声和钟声之后,皇帝居住的皇宫,朝廷的办公区也就是皇城,还有长安各坊,大门才会一一打开,整座城市被接连唤醒,一晚上的宵禁也才会正式结束!

    这就是从大唐时代开始,壮观的钟鼓报晓。

    记得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的第二天,李元嘉就特意早早爬起床,专门来聆听这首大合唱。而雄壮激昂的鼓声与深沉悠远的钟声,也确实让他一度觉得极为震撼,有一次他用这钟鼓声佐餐,看着他东方喷薄而出的骄阳,感动的差一点泪流满面……

    然而这玩意儿听一次两次可以,天天听的话就太烦人了!

    可惜没有人会去在意李元嘉的想法,毕竟除了他之外,大家都早习惯了早睡早起的生活节奏。尤其是如今大唐初立,五品官以上每天都要两三点起来上朝,谁会在乎这钟鼓之声?

    “呼……”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李元嘉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温暖的被窝,开始拿起床边的衣物穿了起来。

    他知道,最多等到这第一遍鼓声落下之后,整个宅子都会立刻变得热闹起来,而春烟和柳眉她们也会像往常一样,来到门口等着伺候起床的自己——不管李元嘉是不是要起,她们都会端着毛巾、脸盆在那边等着。

    李元嘉倒不是心疼她们,而是今天确实有事儿,必须要早点起来。

    而且这钟鼓报晓可不是一遍就完,等李元嘉洗漱完毕,差不多就是第二遍鼓;接下来准备吃饭的时候,来了第三遍……反正这一早上几遍鼓下来,只要不是太困的情况下,李元嘉肯定是别想继续睡了!

    “春烟,今天早上吃什么?”

    洗漱完毕,一边擦着脸,李元嘉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回大王,今天早上喝羊肉汤。”

    先是暗暗的咽了口口水,春烟赶紧笑着回答道:“您昨天不是特意说过么?所以玉娘那边可是已经熬了快一个时辰,就等大王您起来呢……另外除了羊肉汤之外,还有刚刚出炉的烧饼,有今天早上现做的包子和油条,您想吃哪个?”

    “唔,那就羊肉汤和油条吧。”

    满意的点了点头,李元嘉随口叫了两样东西,自然就有人赶紧给他送过来。

    别看玉娘一早上做了这么多花样,但是除了大王享用的之外,其他的也不会浪费掉,毕竟别的下人李元嘉不管,但是这些个贴心的侍女、厨娘和管家,他可从来都不会亏待。所以李元嘉吃不了的早餐,都会以赏赐的名义让他们给解决掉……

    玉娘熬的羊肉汤,自然是用的李元嘉的菜谱。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羊骨和羊肉熬煮半个时辰以上,然后将熟羊肉切薄片,洒上一点十三香和盐,再配上葱花和这个时代很罕见的香菜,用滚开的热汤一冲就得。

    虽然简单,但是家常味道已经很让李元嘉满意了。

    而这里面最让他惊喜的就是香菜,原以为在唐朝肯定没有,结果没想到竟然被韩山给搜罗来了——听说是汉朝的时候西域之人带来的,算是给了李元嘉一个意外之喜!

    唏哩呼噜的吃完了早餐,李元嘉冲着过来伺候着的韩路成招了招手道:“你爹那边出发了吗?几时能到长安?”

    “回大王,已经出发了。”

    赶紧上前两步,韩路成回答道:“只是因为这次他们押送的东西太多,恐怕还要至少十天才能抵达长安。”

    虽说李元嘉把大多数的东西都留给了自家兄弟,但是有些比较特别的,比如说他最爱的那一套桌椅,再比如说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几床棉被,肯定都是要搞过来的,更别说库房里那大批的铜钱和布匹,还有当做货币贮存起来的香料等等,随随便便就是几十大车。

    所以韩成他们想要回来长安,这一路上可不会容易。

    好在对于他们李元嘉还是相当放心的,点了点头之后站了起来,挥手道:“那就给本王准备马车,咱们去胜业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