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医王 > 第十四章 上朝
    在古代的中国,嫁妆叫妆奁、奁资,其中的奁是指女人们放化妆品或者梳子的匣子,也就是未来大家说的梳妆盒。

    简单的说,就是女人们的贴身物品。

    而如果平时父母赐给她一些珠宝的话,很多女人也会把它们放进自己的梳妆盒,进而成为她们少有的可以自己支配的财产。所以慢慢的,人们就把和女人们密切相关的嫁妆叫做奁资、妆奁或者嫁奁什么的。

    唐朝人嫁女儿的嫁妆,都是以年为单位来准备的。所以可想而知,魏国公房玄龄嫁女儿肯定也不会小气。

    因为这年头他不光是要考虑到自己和李元嘉的身份,同时还要考虑到房家的面子问题。

    没错,嫁妆的多少永远都关乎娘家的面子。

    如果老房不是当朝相公,位高权重的话,他甚至还要担心女儿因为嫁妆太少会让她到了韩王府上后受丈夫的气,天天被揍什么的……

    而相对苦逼的娘家来说,聘礼什么的李元嘉根本就不用担心。

    因为不管他准备多少的聘礼,哪怕把府库搬空都不用害怕,因为按照唐朝人的习惯,很多人都会把聘礼当成嫁妆的一部分,原封不动的送回到新郎官的家里。这种情况是如此的普遍,以至于李治上台以后,会在任上直接用法律的形式规定聘礼必须重新作为嫁妆,全部返还夫家!

    就算现在没有这条法令,以房玄龄的身份和地位,也绝对不会留下一分一毫。

    “啧啧,男人的天堂啊!”

    搞清楚了这些事情之后,李元嘉忍不住啧啧连声,想起了地球上那些为了彩礼伤透了脑筋的单身狗们——要是让他们回到这个时代,还用怕娶不起老婆?

    他当然不需要未来老婆的嫁妆过日子,不过一想到人家房玄龄到时候送来整车整车的金银珠宝什么的,李元嘉心里也是亚历山大——聘礼多少自然有人会给他操心,但是人家房家女儿嫁过来之后,李元嘉总要让她住的舒舒服服的吧?

    头疼啊……

    不过韩王府的改造是一个长期的工程,暂时不用太急,反正李元嘉已经上书皇帝,自己为了表达对太上皇和皇太妃的哀思,守孝期满之前都不会住进去,会一直住在舅舅宇文士及帮他准备的“小”宅子里,所以有的时间慢慢来考虑、施工。

    但是雍州牧这个职位,给他生活带来的变化却是近在眼前了。

    三月二十三,李灵夔正式出发前往潞州的那一天,其实就是李元嘉正式上任雍州牧的日子。不过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李元嘉的这个雍州牧只不过是个名头而已,说是主管雍州大小政务,长安城整个都在他的管辖之下,然而这就是个虚衔,实际上不管事儿的。

    不过就算是挂个名,雍州牧也是要上朝的。

    大唐的规矩是十日一休,平时根据文武、品阶和官职,上朝的频率也不一样。比如说九品以上,只在每月朔、望两日,也就是初一、十五上朝;而文官五品以上和监察御史、员外郎等官员是日参,叫做常参官;武官三品以上三日一朝,号九参官;五品以上及折冲当番者五日一朝,号六参官……

    另外,诸王入朝者,日参。

    也就是说身为雍州牧,李元嘉每天都要上朝,只不过是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两天去去大兴殿……也就是后来的太极殿上朝,平日里去两仪殿而已。

    拿着最高级的俸禄,这活儿也不轻松。

    四月初一,就是韩王兼雍州牧第一天上朝的日子……

    ……

    四月初一,李元嘉被春烟从床上叫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懵逼的。甚至在从床上坐起来之后的三十秒中之内,他依然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春烟?什么时辰了?”

    “大王,已是丑正,您该起床更衣了。”

    听了春烟那耐心而又温柔的声音,李元嘉使劲的晃了几下脑袋,终于让自己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丑正……

    “妈的,这该死的时代!”

    虽然依然还有些迷迷糊糊,但是并不妨碍李元嘉先在心中暗暗的咒骂了一声,然后才无奈的开始起身,任由两个侍女伺候着洗漱完毕后,开始给他穿上那繁琐的朝服。

    子丑寅卯之类的天干地支,这玩意儿别说回到大唐,上辈子他也背的滚瓜烂熟的。

    但是来了之后他才知道,大唐之前子时是零点到两点,但是从大唐开始,子时就变成了二十三点到凌晨一点。其中每个时辰又分成了两个部分,前面的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叫做初,后面的一个小时叫做正。

    所以丑正的话,就是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

    凌晨两点多……

    要搁在有电脑有网络的时候,凌晨两点多他睡没睡觉都是两说,但是现在却要起床来准备上朝,这让李元嘉攒了一肚子的起床气。只不过今天是第一天上朝,而且两个侍女也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他勉强算是把这股子气给压了下来。

    四月初的凌晨,天气绝对算不上暖和,所以一件一件的衣服往上套着,李元嘉感觉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才算是穿好了。

    接下来,就是头发和各种配饰。

    “怪不得要两点多起床,起得晚了时间哪里够?”

    等一切准备妥当,随便喝了点玉娘准备的肉粥,准备出发的时候,李元嘉看了看时间,忍不住又是发了句牢骚。

    从胜业坊到大兴殿,中间的路可不算近来着。

    好在这大唐不是明清,轿子那种东西很少会有人用,大家基本上都是骑马或者坐马车。再加上长安的路宽又阔,这会儿承天门上的鼓还没有敲响……

    因为起的比较早,李元嘉的马车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宫门前。

    这年头大唐才刚刚建立二十年,待漏院还要等好些年才能建起来,因此文武百官如果到的早了,就只能在宫门口等着。而每个人等待的位置,自然是按照各自的爵位、官职高低排列。

    雍州牧的职位并不低,亲王的爵位更是大唐第一等,所以李元嘉的马车距离宫门前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便早有人上前领路,把它带到了最前面的位置上。

    李元嘉知道,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呢!

    而就在马上刚刚站稳的时候,李元嘉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人的声音,然后跟着过来的韩路成便来到了车前低声道:“大王,雍州长史杨纂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