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医王 > 第十九章 春游?
    李忠和马良的这个活儿,几乎动用了韩王府所有识字的人手。

    而最终的结果,也让韩王相当的满意。

    李忠他们挑出了最常用的一千个字,并且把它们按照笔画和偏旁部首的顺序进行了排序……这里面当然会有错误,得出的数字不可能真的精确,不过对于李元嘉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眼看李元嘉甚是欢喜,李忠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大王,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把这一千个字做成活字?”

    聪明如他,早已经猜到了李元嘉的想法。而且作为活字印刷作坊的主管,这也正是李忠想要做的事情。

    “做成活字?呵呵。”

    听了李忠的话之后呵呵一笑,李元嘉斜着瞧了他一眼:“你们现在能排出横平竖直的文字了?印刷的时候有的字色深,有的字色浅的难题解决了?还是说你们印一本书的本钱比人家雕版的低了?”

    “……”

    没敢接话,李忠只是把脑袋给埋了下去。

    别的先不多说,光是最后一条李忠就没话可说——如果说人家雕版印出来的书一本只要一百钱的话,他们现在想要印一本书的话,就要一百五十到两百钱,高了差不多一倍!当然这是只印一本书的情况下,如果要是印的书多了,活字印刷的优势才能体现出来。

    然后活字印刷还有很多毛病没有解决,李忠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李元嘉一问,李忠顿时不敢多言,老老实实的听大王吩咐道:“接下来你们就是赶紧解决完那些小毛病,什么时候可以印出漂亮干净的书页,什么时候再开始做活字……好了,这东西就放在我这里,你们去找韩山领十贯赏钱,下去吧!”

    “谢大王赏赐!”

    “我等告退!”

    暗暗松了一口气,李忠和马良两人满心欢喜的退了出去。虽说十贯钱并不算多,而且分给三十多个人的话就更少了,但是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本来就是分内之事,更何况还得到了大王的赞赏?已经很让人开心了。

    等李忠和马良离开之后,李元嘉则是看着眼前的这一摞纸沉吟了起来。

    一千个字,少了点。

    不过对于目前活字的生产效率来说,就是这一千字都要生产好久,至少三年内能做出来李元嘉就能半夜里笑醒。不过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活字生产的工艺还不过关,没法保证每个字做出来都是一样的高低,结果就是印刷的效果有浅有深。

    而且排版的技术和效率方面,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这些看起来似乎都是不起眼的小毛病,但是李元嘉知道,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那么活字印刷和日渐成熟的雕版比起来就不可能占据优势。所以他宁愿让李忠他们继续完善,把制作活字的日期表向后推延。

    反正时间这东西,他真多得是。

    至于说眼前的话……

    看着手边这份由李忠他们整理出来的千字书册,李元嘉咧嘴一笑:“虽然暂时不会开始制作活字,但是这东西也不会浪费,正好可以给那些小家伙们做一本字典出来……唔,一千个字的超简化版字典,现在拿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大王!”

    就在李元嘉愣愣出神的时候,韩山送来了一份帖子,恭敬的说道:“刚刚房府派人送来的,说是大公子给您的。”

    “大公子?那就是房遗直咯?”

    没有犹豫,李元嘉直接就拆开了这封未来大舅子的书信。里面的内容写的不多,几眼就足够扫上一遍,然后李元嘉的表情很快就变得古怪了起来:“一同出游?月底休沐之日?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春游了吧……”

    ……

    “怎么样?韩王如何回复?”

    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鲜花,卢氏一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只不过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位平日里在房府说一不二的女主人此时心神都在自己儿子的脸上,只不过是装作不在意罢了。

    “母亲,韩王答应了。”

    放下了手中的回信,房遗直笑着说道:“而且他还特意嘱咐了一下,说让我们不用准备膳食……哈哈,韩王府的饮食之精美,那可是全长安都知道的事情,这次我们几个算是有口福了!”

    “哦?答应了?”

    根本就没有理会儿子后面那几句话,卢氏的精神全都在前面,听说韩王答应了一起去踏青脸上顿时便露出了笑容。

    “大哥,大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壮实的少年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大叫道:“听说你要约着韩王一起去踏青,是不是真的啊?!是不是?”

    见到毛里毛糙的弟弟,房遗直的脸色一沉,不悦的说道:“遗爱,在家里不要大呼小叫……母亲也在呢!”

    对于自家的这个小弟,房遗直也是分外的无奈。

    十三四岁的年纪,按理说也应该懂事了,如果急一些的人家甚至都已经成亲了。事实上,房遗爱也确实已经定了亲,而且未来的妻子就是大唐皇帝的十七女高阳公主!

    对于房家来说,这自然是莫大的荣耀!

    房遗直是房府长子,将来是要继承国公之位的,房遗爱虽然是老二,但是尚了公主之后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而长女房奉珠则是许给了皇帝的弟弟韩王……

    一门显贵,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了。

    可是弟弟的性子却一直都让房遗直颇为担心,性子毛糙冲动,做事也总是凭借自己的喜好,

    冲进来之后瞧见了母亲也在,房遗爱顿时缩了缩脖子,赶紧上前请安。

    “你呀……”

    竖起一根指头戳了戳房遗爱,卢氏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活该天天被你父亲和哥哥责骂!过两年也是要尚公主的人了,天天还和一个小孩子一样!”

    挠了挠头,房遗爱嘻嘻一笑道:“母亲,我这不是听说要和姐夫一起出去踏青,一时间有些兴奋过头了嘛……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还有假?”

    瞪了房遗爱一眼,卢氏没好气的说道:“所以这次出去你可以一定要老实点,如果对韩王不敬的话,回来我可要好好的收拾你!”

    “放心吧,母亲!”

    对于卢氏的威胁毫不在意,房遗爱这会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拔腿就往外面跑:“你们先聊着,我去找大姐,告诉她这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