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医王 > 第二十章 侄孙
    出游?踏青?

    其实在李元嘉这里,都叫做春游。

    当初他还在潞州的时候,偶尔的也会到城外面转上一圈,爬爬山,玩玩水,看看风景,兴致来了还是在野地里自己烤点肉什么的。

    不过除了府上的下人,和其他人一起出游这还是第一次。

    所以给房遗直写了封回信,表明自己这边没问题之后,李元嘉便搓着下巴琢磨了起来——他琢磨的当然不是发出邀请的房遗直,而是房府的另外一位主人,也就是他未来的韩王妃房奉珠!

    那个丫头,现在应该十六岁,还是十七岁?

    可惜的是李元嘉对这位大小姐的印象一团模糊,根本就想象不到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对于一个马上就要成为新郎官的男人来说,这无疑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到时候洞房花烛夜一掀头帘,如果大美女自然是皆大欢喜,长得不丑李元嘉也能接受,就怕突然冒出一张如花的脸……

    “咝!”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元嘉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不过马上就驱散了脑海中的这些杂念,李元嘉摇了摇头。虽说他对那位未婚妻没什么印象,但是房玄龄他可是天天见,妥妥的老帅哥一个。再加上老房出身高贵,夫人卢氏必然不会丑,不然也不会给老房留下“醋坛子”的美名……

    从常识到遗传学推理来看,房奉珠至少应该不会丑才对!

    而且……

    “这一次春游,应该就能见到真人了吧?”

    心中稍稍踏实了一些之后,李元嘉马上就想到了刚刚答应的邀请。他当然不会认为房遗直会有兴趣邀请自己去踏青,所以稍微一想就能明白过来,背后必然有着另外一个人的影子……房相公应该不会那么无聊,那么就应该是房夫人了。

    而这样做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那位房大小姐?

    “呼!”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李元嘉的心脏突然也砰砰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想法,无非就是在成亲之前让房奉珠见见自己,心里好有个底。但是对于李元嘉来说,他何尝又不想提前见一下未来的媳妇,看看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闭月羞花还是貌似如花?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李元嘉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面:“还有,第一次见面,带点什么礼物好呢?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未来的大老婆,而且还是定亲了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可万万马虎不得啊……”

    ……

    三月丙子,下午。

    “礼物都装上了吗?可有遗漏?”

    上车之前,李元嘉看了一眼自己的管家,随口问了一句。

    韩山赶紧微微欠身,朗声回答道:“大王放心,已经全部妥当了,就在后面这辆车上。”

    “嗯,很好。”

    满意的点了点头,李元嘉踩着凳子上了车,然后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走吧,今天的宴会比较重要,可不能迟到了。”

    “是,大王。”

    韩山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吩咐车夫和侍卫们赶紧启程。

    胜业坊位于皇城以东的第二个坊,距离皇城北边的东宫相当的近,走过的话其实就是绕着永兴坊半圈,然后就到了东宫的南门嘉福门。

    在大门口下了车之后,李元嘉并没有去看周围有没有自己熟悉的朝中官员,而是先抬眼往大门里面看了过去。

    东宫,大唐太子的居住地。

    这座宫殿西边接大兴宫,北面是西内苑,东边是宫城的东城墙,而南门嘉福门外就是皇城。三门二十余殿,前面是太子李承乾接待活动的场所,而后面则是居住所用,可以说是整个长安城中第二大的“私人住宅”了。

    不过扫了一眼门后的世界之后,李元嘉却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不祥之地啊……”

    东宫建于前隋文帝时,先后入住了四位太子,前三位都没有什么好结果。隋文帝时太子杨勇被废杀,后来的太子杨光虽然做了皇帝,但是结果不光是被臣子所杀,甚至连天下都丢了。再接下来大唐国立,第一任太子李建成又被弟弟给宰了……

    李世民也住过东宫,但是当他住进去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人把他当太子看了!

    所以严格来说,李承乾是住进东宫的第四个太子。

    然而眼下的李承乾还是一个乖孩子,看起来好像太子之位稳固至极,但是全世界唯有李元嘉一个人才知道,再过上几年等到他逐渐疯狂起来之后,就将成为第四个被废掉的太子。也就是说,短短五十年之内,除了李世民这个住过东宫但是算不上太子的千古一帝之外,凡是住进去的竟然没有一个好下场!

    所以说这个地方何止是不详?

    简直是有毒啊!

    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此时李元嘉看到的不只是一座座的宫殿,而是一头头蹲伏着的猛兽,正张开着一张张血盆大口待人而噬……

    再想起今天这场宴会的主人公,李元嘉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心里略有些难受。

    他为之伤感的,是太子李承乾的长子,刚刚出生的皇太孙李象,大唐皇室第四代的长孙。这是大唐目前最重要的新生儿,而在这个传承超越一切的时代,皇太孙的出生自然让初为祖父的李世民大为兴奋。一声令下,皇帝在东宫大摆宴席,请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员喝酒吃饭。

    作为叔爷爷,李元嘉自然不能缺席。

    所以他才会早早的让韩山他们准备好了礼物,装满了整整一辆马车,跟在后面一起拉来了东宫。

    对于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李元嘉本能的有些心疼。

    如果按照辈分来算的话,他应该算是自己的侄孙?所以那辆马车里面就放着李元嘉精心准备的一些小东西,就是想要给那个孩子一点心理上的补偿。

    太可怜了!

    因为自己那个愚蠢的老爸,本来有可能成为大唐第四代皇帝的李象,最终……虽然李元嘉并不知道李象的结局是什么,到底是被赐死还是得了善终,但是当不成皇帝却是肯定的。

    而且……

    不光是这孩子未来可怜,孙鹏觉得自己的现在也可怜。

    一想到自己刚刚二十岁就已经当了叔爷爷,侄孙子还是大唐的皇太孙李象,李元嘉除了叹气之外,这心里的感觉相当的微妙——哥们儿的大老婆还要等两三个月才能娶进门,三天后才能见上一面,结果今天就要来见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