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医王 > 第四十四章 突厥商人
    “得!得!”

    右手食指轻轻敲着上好的红木桌面,宇文士及的双眼微微眯着,左手正在不停的轻捋着颌下的长须。

    送走韩王之后,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了。

    对于这个家世显赫的外甥,说实话宇文士及还是相当满意的。虽说总是想要去做生意什么的,让人有些无语,但是来找自己之前竟然还有心跟皇帝说一声,也能想到他这个雍州牧最好不和下属的官员们接触太多,这都让宇文士及颇为高兴。

    不过一想到外甥的要求,宇文士及又有些头疼。

    往草原上卖酒?

    说实话,他真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从长安到北方大草原,尤其是到那些突厥贵人们居住的地方,路途极为遥远,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成型的平坦道路,颠簸的很,所以一般的商队都是带着铁器、食盐或者丝绸什么的,既不容易损坏,到了草原上也能卖出卖出一个高价。

    但是酒这玩意儿,你见谁往大草原上运过?

    先不说李元嘉酿出的这些烈酒突厥人会不会喜欢,光是这一路走过去,酒坛子能保持完好的有几个?

    所以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宇文士及才摇了摇头,找来自己的一个心腹老人张海吩咐道:“明天一早,你到东市找到那个突厥商人巴哈力,和他说一件事情……”

    ……

    在回家的路上,李元嘉心中也是相当的满意。

    有一个宇文士及这样的舅舅,真的是很多事情都变得容易了起来。

    他确实是可以找杨纂帮忙,毕竟那家伙管着整个长安城,找几个突厥商人不要太容易。不过李元嘉更知道的是,自己这个雍州牧不过是个虚职,先不说杨纂对自己的恭敬到底是真的还是表面文章,李元嘉自己也不能太当回事儿。

    和下属们之间的来往,还是越少越好的。

    相较之下找宇文士及就完全没问题了,两人的血缘关系让别人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法说什么。而且宇文家从北周甚至更早开始就根植于北方,宇文士及现在也是殿中省的老大,同时加金紫光禄大夫,正三品,朝中的顶级大佬,论能量能比杨纂差喽?

    果然李元嘉上门这么一说,舅舅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能让宇文士及说肯定靠谱的商人,李元嘉相信一定不会差。而且最开始的时候,李元嘉也没想过就一定要把生意做的多大,他们的酿酒作坊真正建好之前也造不出多少高度酒,先试试就好了。

    不过琢磨完了这个打算之后,李元嘉突然想起了宇文士及的身体,刚才的好心情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舅舅的年龄,终究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尤其是之前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宇文士及的身体状况确实差了很多。通过询问、观察等手段检查了一番之后,李元嘉有五成的把握,老爷子是血管上面的毛病。

    生活优渥,身宽体胖,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而且对于现在的李元嘉来说,五成的把握已经很高了,毕竟没有那些需要用电的检查手段,就算他的水平再高也没有办法百分之百的保证……

    反正对于李元嘉这一代医生来说,脱离检查设备之后,很多病都是没有把握的。

    倒不是说他们水平不足,而是医学本来就不是数学那种精准的科学,而人体的个体差异也让同一种疾病在不同人身上有着不同的表现……千万别说以前的老医生如何如何厉害,一把脉或者一看情况就知道是什么病,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

    这种事情,都是讲概率的。

    就算是再有经验的医师,凭借仪器检查结果判断都会有一定的几率误诊,更别说凭借望闻问切来给人诊治了。以前的医师们之所以那么干,关键的原因不是医疗水平高低,而是医疗资源的匮乏和病人经济状况的制约……

    不过对于李元嘉来说,五成的把握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

    就算知道了舅舅的病因,他依然是无可奈何。

    虽说是个外科医师,不过终究是正规的医科大学毕业,而且在医院里也轮转了很多科室,李元嘉还是很清楚这病该如何处理的。只可惜没有了未来的化学药物,他这个医生也就废了一多半!

    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很多网络小说里出现的银杏叶了。

    只可惜银杏叶这东西虽然有一点作用,但是单纯的泡水喝意义不大,而且银杏叶里面还有一定的毒素,真要是长时间喝的话其实还不如不喝!

    “唉!”

    想来想去,李元嘉实在是无法可想,唯有长叹了一声:“只能是和老二一样,给舅舅制订一个饮食、锻炼,还有生活习惯上的方案了,相较之下这可比银杏叶靠谱多了!不过就算是制订出来,还要看老爷子信不信,愿意不愿意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可就让人头疼了……”

    ……

    第二天一早,张海溜溜达达的来到了东市。

    在一家皮货店里,他见到了突厥商人巴哈力。而对方看到是宇文士及府上的红人到来,连忙就“滚”了过来,满脸堆笑道:“原来是张先生驾到,巴哈力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是的,就是滚过来的。

    其实来见这个突厥人的时候,张海真的有些烦。

    这家伙身高不过六尺多一些的样子,但是体重至少也有两百余斤,看起来圆滚滚的就像是个球!

    当然了,如果只是胖也就罢了,最多就是走路的时候一身肥肉颤悠悠的让人看了不舒坦而已,但是这个不过四十岁的突厥人还长了一张色块不均的脸——黑一块,黄一块,白一块的,活脱脱就像是刚刚擦完了灶台的抹布,脏的要命,却又洗不干净的那种!

    一看到这张脸,张海觉得自己晚上都可以省一顿饭了。

    不过一想到家里主子的话,张海还是把心中的厌恶给强压了下来,装作一副要挑选几张皮子的样子,同时一脸漫不经心的说道:“巴哈力,最近的生意怎么样?”

    一说起生意上的事情,巴哈力的一张脸瞬间就皱巴了起来:“大夏天的,我这里能有什么生意?唉,今年就连丝绸都难收了很多,年底可是难熬了。”

    除了往大唐贩卖草原上的皮货之外,巴哈力还会从大唐运回去丝绸,这一来一去赚的可不是一倍两倍的差价。只不过大唐贵族们对皮货的需求一直都非常旺盛,但是今年巴哈力的丝绸却难收了很多——一来是多个州旱灾,丝绸减产,二来也是这几年来大唐的商人增多,竞争越发的激烈。

    所以巴哈力的愁容,还真不全是装出来的。

    “你啊,就是死脑筋!”

    看了巴哈力一眼,张海轻笑道:“既然丝绸今年不好收,难道就不会找点别的东西运回去卖?最好是别人没有,只有你有的东西,才能赚到大钱啊……”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