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佛传记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于字贴身令牌
    在阵法里面基本上作者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恒仏之前也是不小心和于谦起了哄进去过一次于谦的阵法里面被这里面的衍生出来的剑阵也是砍得气都喘不直了。这设置成功也是关乎很多点的,需要的就是准确的时间,作对了地界布置,旗帜分的位置也需要分毫不差,灵力的控制覆盖在旗帜上的快慢。相当的复杂。

    所以说恒仏对于阵法之术还是有相对的了解的,以防是在以后的日子里面再和于谦起矛盾的时候不会太吃亏。至少也能说没吃过猪r也见过猪跑了。那么红色的小旗帜就是代表嗜血攻击阵法之术。那么结合起来就是阵法核心也是最主要的特点了。攻防兼备!那当然了即便恒仏是知道了,其实对于这一位尸体来说也产生不了任何的作用。恒仏只是好奇这样标志而已也不会回心转意,至少现在的资本还是不足够的。恒仏再一次想要动手了,中间出现了一个小曲也不会影响什么。恒仏忽然之间想起来或许自己真的不需要那么的绝情。毕竟说自己在出于人道主义之上还是需要给这一位阵法师立一块牌匾的。免得也是死在荒山野岭什么也没有。

    恒仏也准备是释放了这一位修士之后树立其一块墓碑之类的东西,那么名字或者名号之类也应该是会有一个的。而修士通常都会在一两件贴身的物件之上刻下自己的名字或者名号,一来在做了一些大事之后抛下自己的贴身物件表示这轰轰烈烈的事情是自己做的。提高自己在此界的威望威名。也是证明自己不是好惹的。那么第二原因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在遇害的时候被抛尸荒野啥也没有留下。这修士多多少少都是好一些面子的,怎么可能修行那么久死得那么的难堪呢?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倩儿,你看一下附近是不是有名牌之类的东西。我们既然是不能救助这一位倒霉的修士了。那么就让我们为他做一块墓碑吧!也不能就这样草草了事了。”

    说完恒仏超度使用的金刚经和大悲咒也是脱口而出了。整个山谷当中都回荡这低沉的吟唱。为整个氛围增添了不少悲凉的感觉。话说回来这石头精灵在撤走的时候对着恒仏大喊大叫的时候是不是在提示恒仏救助这一位修士呢?石头精灵生性极度胆小善良绝对不会对着人类吼叫做出此等胆大的事情。正在恒仏恒仏再一次蓄气将手上的焚烧球给憋出来的时候,倩儿这一边又是有了新的发现了。不停在叫唤着恒仏。

    “前辈!前辈!恒仏前辈!刀下留人啊!你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倩儿那边有发现了?恒仏转身之后看见倩儿从另外一头跑过来一块金光闪闪的金牌。恒仏也是顺势接住了。第一感觉就是这手感了,虽然是金属品可是给恒仏的第一感觉却像是橡胶材质,软软的。发出淡淡的香味,不仅仅没有一丝丝的冰凉还透出一种暖暖地,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热了。恒仏打开一看就知道,就从那一刻起恒仏就知道刚才自己的墨迹都是应该的,这个令牌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啊!恒仏非但打消了杀了这位修士而且还要救他,一定要救活他才是现在自己的主要。千万不要觉得恒仏很善变,千万不要觉得恒仏很难捕捉。如果当时你是恒仏的话估计也会这样去做的,当然了前提之下是你要清楚的知道这其中奥妙玄机了。恒仏看得这一块令牌眼睛就瞪大了不少了。都闪着精光啊!

    不过这里就不要误会说恒仏是贪这一块金牌。虽然说着金牌的材质非凡可也不至于令恒仏如此的高兴。那么到底恒仏发现了什么扭转了整个局势呢?话说修士都伤成这样还能救得活吗?让我们拭目以待,看一下下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这一快金牌当中恒仏看见了一个,不!应该说只是半个“于”字的雕刻。这等深浅度即便是瞎子也能摸得出来了。因为说这块金牌一边角是没了,所以也只能是半个字了。这一切就这此刻迎刃而解了,前面提到的全部疑问都会在这一刻恒仏的头脑风暴之内得到了解答。首先要说的是这一个于字了。要知道大部分修士都会以自己的名号来宣召天下,极少数大能之士才会返璞归真用自己的真名字。那么这个于姓在此界也只有一个人敢用。也因为这一位修士存在其他修士完全是不敢取这个名号相关联的字眼。没错!这个人就是于谦,那么这个于字在手了,估计这位修士应该是和于谦有特殊的关系。

    应该说是特别亲密的关系。不然绝对不会拥有于谦名号的令牌的。这个令牌估计也是等于于谦的存在,绝对有威慑力的。此话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其实也是可以偷来的嘛!没错!的确也不排除这个可能说是这位修士从哪里捡来的一块令牌罢了。从这手感和材质来说货真价实啊!可是说的就是这修士胸前的一块图案标志了。不要忘记了于谦也是此界一等一的阵法大师,那么这一位修士也拥有阵法之术的标志其实也间接的证明和于谦的确是有关系的。加上说一个阵法师如果真的要穿上这一件阵法师尊严的战袍的话必须是前往于谦所在地进行确认升级。

    于谦这样做一是为了培养后起之秀,将一些年轻的阵法师都招到了自己的门下效力。第二点就是防止一些冒名顶替的阵法师丢人现眼了。那么这一件衣服就是最后的证明了。看这个情况这修士的等级应该是不高的。整一件战衣不是很旧甚至还有新衣的味道。应该是晋级不久的年轻阵法师。估计倒霉到被于谦派遣出来执行任务的。

    那么这里有会出现一个问题了,这于谦的令牌你还真的以为他那个抠门的劲会给予一个普通的核心弟子去使用?据恒仏多年对于于谦的了解,给出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