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佛传记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博弈
    “那么其实大部分都没有去了解这一段历史的,我在报名号的是和很少有人能认出来这背后的故事。看来前辈也是一名学者啊!那么既然前辈都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不废话那么多了。这人族的历史其实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我要说的是这关于山岳之猿半妖的故事。当初意识到人类修士的无情之后这山岳之猿半妖部落也是逐步脱离组织了。直到最后退无可退之下也被人类修士现了我们的意图,然后就是是无止境的追杀了。最后残酷到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基本上就几位高级修士逃出来了,那么我的老祖宗也是其中一位,然后潜逃到极乐世界当中藏起来了。慢慢地就在定居繁衍后代了。”

    这事情恒仏倒是有所耳闻的,这家伙所说的应该就是上古时期十分有名气的六耳猕猴秦祥林了。六耳猕猴只是他的名号,这秦祥林是他的人类名字。具体也不多说了,反正就是一位非常牛掰的修士,什么各种一打五啊!什么千军万马取敌级啊!什么七进七出游刃有余的故事也太多了。也是一位经过许多场战争历练出来的修士!就恒仏了解是这样的,只是说这野史上也没继续说下去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了。现在这小子在说的这一段就是恒仏所未听过的历史吧!

    “那么我们这一分支也是延续了老祖宗的规矩就是说我们这嫡系子孙都只能用这一个名字的。这样做也是有好处的。当然了想你这一类能认出来我们的名号而且说有没有多大瓜葛的修士真的是很少见的。能认出来的基本上不是恩人就是仇人了。可是说我们山岳一族似乎世世代代都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是广交好友的。所以仇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特殊的原因我们也没有被山岳之猿个接纳,直到山岳之猿灭绝了之后我们才也没有正规的编制。可能这也是说我们为何要独立起来的原因吧!那么就上一代传下来的说法就是我们山岳一族其实一直都活跃在幕后的,也帮助了不少种族或者家族。所以我们一直采用一个名号也是有原因的,就是说预想到自己族群落魄的时候这些曾经受过我们恩惠的族群能够给予一点点的帮助。或者说仅仅只是行个方便也好。”

    “贵族还真的是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啊!所以说你们只是为了行走江湖的方便才使用这个名号的。那么说你有真正的名字吗?”

    “回禀前辈,其余隐藏起来的族人是会有本命的。可是作为嫡系子孙的我是没有其他名字的。这些家伙也是为了不暴露我的真名一直是称作我为林。要是前辈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为小林。”

    “好了,我也没有工夫陪你在这里瞎扯了,这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现在也是很了解了。你也不多继续油腔滑调下去了,你是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好处。你是不是这山岳之猿的后人,你们是如何被人类排挤的事情我都没有兴趣知道,你说了什么多也只是为了解释你之前是没有在说慌的。这一点我已经很明白了,你小子可以好好歇着去了。至少嘴巴是要歇着了,听你刀刀了半天耳朵也难受了。”

    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出现在恒仏的对话当中,可是单独拿出来科普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这秦祥林三个字放在远古时期也是很大威慑力的。传送这有一只猴子,应该是半妖吧!不可能一出生之后的妖猴就能直立行走就掌握了语言的能力。至于真相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反正这家伙自称是山岳一族的人。因为很多资料都已经遗失了,也无法对此做考量了。这秦祥林是一位本事很大的半妖,原本生性是有点暴躁,可是遇上了高人指点加上传授了功法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善良了。真的是说到处行善啊!路见不平一声吼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对于当时世界的格局来说还真的是一股清流啊!当然了可能说这秦祥林大家也没有什么印象的,这些正规的名字也只会出现在很正经的书籍之上。相信另外一个名字大家就比较的清楚了。六耳猕猴!没错!就是这个家伙。反正传奇的一身也不可多说了,这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故事啊!

    至于说这家伙到底是怎样死的或者说是飞升上去了,这一切都是一个迷而已。面前这家伙自称是六耳猕猴的后人这一点似乎还是有很多的疑点的。可是仔细看起来看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了,虽然说六耳猕猴是一位很强大的修士,可是记载当中这家伙体型并不魁梧。而且说这身上留着许多山岳之猿的特征。就是这个红色的毛了,在太阳底下显得特别的抢眼。

    那么为何恒仏是要和这家伙叨叨那么久呢?倒也不是说真的是要了解真相什么之类的,自己对那些也不感兴趣。至少是在现在不感兴趣!自己想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禹森将事情推进到一个新进程。那么这边恒仏刚聊完禹森这边就通过通报了。低语跟恒仏交流了几句之后也是消失了。恒仏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看起来像是在笑可是内心也藏着另外一个秘密。

    “前辈……不知二位前辈如何称呼啊?咳咳……”

    “够了!这交流就到此为止吧!你小子也那么多嘴问长问短了。你的脸色好似不太好啊!你还是多歇着吧!这事情也是到此为止了!”

    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到此为止?这是开玩笑吧!将自己抓过来然后就这样毫无损的放了。好似这家伙什么都没有对自己做啊!说好的严刑拷打呢?还是说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是不知道的,秦祥林一个劲在自己身上找窟窿,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被突破了?然后恒仏趁着自己交流的时候分散了注意力将所要的信息给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