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1802章 前往圣焰广场
    良久!

    当张鼎鹤的额头之上已经开始不自觉渗出一丝冷汗的时候,萧凡终于再次开口了,打破了空气当中的沉默和宁静。

    “其它的,你还知道什么?”萧凡缓缓开口说道,“比如,炎族究竟在雪红身上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要抓雪红?”

    “这个...!”张鼎鹤迟疑起来,没有马上做出回答,神色犹豫一片。

    因为关于炎族抓雪红的目的,乃是绝密信息,事关重大,即便是静夜阁高层,拥有权限去知晓的人也是少数。

    而萧凡几人的真正身份到现在还没有确认,其它信息说了也就说了,端是无妨,可这个绝密信息若是说了,等下如果确认萧凡几人又不是静夜阁主人直系后代子弟的话,那可就...。

    只是!

    望着欲言又止的张鼎鹤,萧凡并不说话,脸上看不到任何喜怒哀乐之色,波澜不惊,一双眸子幽暗的看不到任何光泽,如同深渊一般,看不到边缘。

    房间中的空气,顿时之间就变成了似乎可以琢磨的实质,然后死死的凝固在一起,深深的攥着张鼎鹤的身体和灵魂,让他整个人在这一刻都是莫名的惊恐起来,几乎不能自已。

    而在这股莫名的巨大惊恐之下,张鼎鹤的心理防线是瞬间崩溃,整个人顿时终于是再也不敢有所隐瞒什么,将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口。

    “具体的我们静夜阁也没查到太多,只是查到关于炎族抓捕雪红的事情当中,炎族兵士当中曾数次提及到两个词,献祭和祭品!”张鼎鹤声音听起来是明显有些干涩的说道,“但至于这献祭和祭品究竟是指什么,就真的查不出来了!”

    “而且还有,当年中州炎族派出一部分族人之所以来到东灵下州,在幽域定居,形成中州炎族的分支之一,下州炎族,据说就是和此事有关!”

    “可此事的真正来龙去脉,别方不清楚究竟还知道什么,但我静夜阁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张鼎鹤终于说罢,而就在他说完的那一刹那,他就感觉到全身顿时就是为之一松,空气当中的所弥漫那股令人窒息的气息,就仿佛它从来都不存在,是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献祭,祭品?”

    听到张鼎鹤的话,林山,青柠,小王八,穆君素都是面面相觑,看了彼此一眼,都不知道该如何解答。

    “献祭,祭品?”

    萧凡口中也是轻轻的念叨着这两个词,眉头微微蹙起!

    炎族,和影族一样,在中州的亿万种族当中虽然不弱,为一方大族,但若是放在整个中央帝界,连三十六上州也包括在内,那炎族和影族就根本不值一提了,是毋容置疑的蝼蚁一般小族。

    所以,对于这样的小族,萧凡曾经也实在是没兴趣知道太多,只知道一些大致的信息,然后就将其永久的扔到了一边,不予理会了。

    而中州炎族,据萧凡所知道的所有信息,还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和献祭,祭品这两个词联系起来的。

    所以,事情到了这里,着实是陷入了一个泥潭当中。

    不过!

    话又说回来了,关于献祭和祭品之事,萧凡见过不少,虽然无法确定炎族究竟在献祭什么,那必然是下州炎族当中存在着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而经过献祭,下州炎族会得到相应的回报,或是某种传世神物,或是某些惊人功法,又或者某些匪夷所思的力量。

    至于那祭品,必然是雪红了!

    而这一点,也和萧凡所知正好吻合,因为很多献祭所需要的祭品都不是随便选的,需要符合某种特殊的条件,方可成为祭品。

    雪红,算是运气不好,正巧被炎族看重,所以才有了现在之事。

    不过,这一切现在也都不重要了,因为一切的谜团,只需要找上炎族,就皆可全部解开,在这里再怎么去猜想,也是无意。

    “最后一个问题,雪红,现在被炎族关押于何方?”萧凡不疾不徐的起身,再次看向张鼎鹤,声音依旧平静无比的说道。

    “圣焰广场之下!”看到萧凡发话,虽然这一次萧凡并无释放任何无形压力,但是张鼎鹤却是自己首先紧张了起来,然后他立马脱口而出,“在圣焰广场之下,大概有千里之深的地方,那里存在着炎族最隐秘的死牢!”

    “虽然我静夜阁并无准确消息,但不出意外的话,雪红应该就被关押在那里,因为雪红对炎族似乎很是重要,而以着炎族的谨慎,十之八·九,必然就是那里了!”

    “好,我知道了,多谢!”得到了这个重要消息,萧凡顿时缓缓点头,然后望着张鼎鹤,眸子幽暗一片的说道。

    张鼎鹤被萧凡的幽暗眸子看的全身发颤,所以面对萧凡的道谢,他只是僵硬点头,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应萧凡。

    “这把残破的开天斧,算是我购买你静夜阁这个消息的报酬,我们,两不相欠!”萧凡抬手,将影族的镇族之宝,开天斧随手扔给张鼎鹤,点头说道。

    开天斧在无面石像横推天影城的时候就将其打碎了,大部分威能彻底丧失,但开天斧的自身材质还算有一定的特殊之处,所以萧凡就将其随手收了起来。

    此刻,正好用以当做向静夜阁购买消息的费用。

    “开天斧?”下意识的接过开天斧,张鼎鹤顿时愣住,因为他听说过这把兵器,而如果他没记错,开天斧似乎...是下州影族的一件镇族之宝?

    但还未等张鼎鹤反应过来,萧凡就已经抬脚,带着林山,青柠,小王八,穆君素向着外面走去,很快就是消失在了张鼎鹤视线当中,离开了静夜阁,径直向着圣焰广场而去。

    “这,似乎正是下州影族的那件镇族之宝,开天斧吧?”

    看了一眼萧凡等人离开的方向,张鼎鹤也没去追的想法,然后他收回目光,看向了他手中的开天斧,仔细进行端详。

    但随着仔细端详,他的眼睛是越睁越大,突然之间是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口中立马惊声叫了起来。

    影族的开天斧在曾经也动用过一两次,诛杀大敌,所以关于开天斧的模样,气息,静夜阁当中自然也有相关记载。

    而此等大杀器,是极其重要的信息,张鼎鹤自然牢记,不会像其它信息一般,存储在典籍室内,等到需要才会去找。

    此刻经过一阵端详之后,虽然开天斧已经残破,但张鼎鹤还是很快就认出了开天斧,并且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确认,那正是影族的镇族之宝,开天斧。

    “影族的镇族之宝,开天斧,居然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中,开什么玩笑?”张鼎鹤脱口而出,再度惊声大叫起来。

    但下一秒!

    “不对,数日之前,天影城被横推,影族的开天斧也被无面石像所直接打碎!”张鼎鹤又想起来了什么,口中喃喃自语,脸色剧变,“而这个年轻人手中有残破的开天斧,再加上他身边的那个长得像王八的小乌龟!”

    “所以,他是...萧凡?”

    张鼎鹤彻底呆住,身躯僵硬无比,宛若失去了知觉。

    自天影城之事后,各方也都在追查萧凡的行踪,但却始终无果,没有人知道那萧凡究竟去了何方!

    可谁曾想,萧凡却是来了炎族之地,并且是进入到了这圣炎城当中,还堂而皇之的来到了静夜阁,面对面的和自己进行了一番交谈!

    胆大包天!

    这是张鼎鹤此刻脑海当中的对萧凡的唯一想法。

    因为这里可是炎族之地,而炎族可不同影族,整体实力之强,绝对惊颤四方,绝不是影族所能比拟的。

    并且萧凡的最大‘依仗’,燕云门无面石像可是并没有带来,依然留在了残破的天影城当中,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

    所以,萧凡敢来到圣炎城当中,不是胆大包天又是什么?

    更何况,从刚才的交谈当中,萧凡似乎是还要和炎族对上。

    但今日,可是炎族和天马族进行结姻的日子,萧凡若是和炎族对上,那他的敌人可就不光有炎族,还有天马族!

    “嘶——!”

    张鼎鹤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清晰无比的吸凉气声音,脸色煞白如纸,看不到任何的血色。

    疯狂,实在是太疯狂了。

    风族,水灵族,天马族,炎族...,饶是静夜阁也不敢一次性招惹这么多幽域强族,而萧凡,却是一下子全都做了。

    这让张鼎鹤心头着实无法控制的惊惶不已,被萧凡所彻底惊呆。

    而此时!

    张鼎鹤怀中突然一阵微动,是静夜阁当中关于萧凡的信息传来了。

    而张鼎鹤低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笑之色,果不其然,正是萧凡!

    只是可惜,这个消息所传来的实在是晚了些,而若是能早些传来,张鼎鹤绝对会有多远避多远,根本不会出面接见萧凡。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罢了,就算是我静夜阁提供给萧凡这些消息,从而惹怒炎族,天马族,风族,水灵族又如何?”张鼎鹤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凝声自语说道,“他们还真敢问责我静夜阁不成?”

    “倒是这影族的镇族之宝,开天斧,虽然已经残破,但依然有重大价值,若是将其送往东域静夜阁总阁,相信阁主大人等诸位我静夜阁高层大人物们一定会非常高兴!”

    “我,也会立下一个不小的功劳,从而能够在静夜阁当中再进一步!”

    张鼎鹤的脸上的苍白之色终于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意,然后他起身,将开天斧收起,快速离开,准备想办法为自己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