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第1288章 朕觉着她跟你一样傻,就送你了
    若音看见明黄色衣料上的龙腾图案时,动作就停了下来。

    镜子里,男人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

    上边绣着九条五爪金龙,显得尊贵而威仪。

    男人长眉微微蹙起,细长而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英挺的鼻梁,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

    看起来清冷又不可一世。

    而那双黑眸,正看着镜子里的她。

    见状,若音面上闪过一抹尴尬。

    呃自恋的一刻居然被人看到了。

    顿了一下后,若音转身,强装淡定地朝四爷盈盈福身行礼“皇上吉祥。”

    四爷负手站在女人面前。

    深邃幽暗的眸子从下至上淡淡扫了她一眼。

    而后淡淡的“嗯”了一声,在屋子里破旧的椅子坐下。

    若音抿着唇,在他旁边的桌几坐下。

    一时间,屋里的奴才全都出去了,静悄悄的。

    若音许久没见到他了,不知道说些什么。

    也不想说些尴尬的话,寻找话题,那样只会让彼此之间更尴尬。

    更何况,是他主动找上门来的,想来也是他有话要说。

    果然,安静了一会后,四爷开口道“最近可好?”

    “托皇上洪福,臣妾在这院子过的还算舒心。”若音语气平淡。

    可话里话外,却有种风凉话的感觉。

    “你在说气话。”

    “没有呀。”若音转头,眨巴着眼睛看向四爷,一脸无辜。

    四爷“”

    于是,才开始的话题,就这么聊死了。

    隔了一会后,四爷淡淡道“朕给你看个东西。”

    说完,不等她回应,他就叫苏培盛进来。

    不多时,只见苏培盛跟何忠康抬了个四四方方的东西进来。

    那上面盖着一块红布,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他们把东西放在若音跟前后,就将红布掀开。

    若音定睛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只见那红布下是一个铁笼子。

    笼子里面有一只毛发特别厚的狗。

    它的毛发颜色是浅棕色和白色的。

    背部、头顶和耳朵颜色为浅棕色,肚皮毛发为白色。

    长着一张桃形脸,看起来特别喜庆,又带着点憨厚,还透着一丝丝二。

    一双眼睛是浅蓝色的。

    浅棕色的耳朵像一对三角形似得。

    它看到若音的时候,尾巴向上摆着。

    体型不大不小,属于中型犬。

    看到这一幕,若音不由自主地走近,并蹲下身子,隔着铁笼摸着狗的毛发。

    面前这只狗长着一张狼一样的外形。

    看起来冷酷又漂亮。

    可当若音撸它的毛发时,它却朝她吐舌头。

    尤其是若音停止抚摸它时,它还意犹未尽地靠着铁笼,想若音继续抚摸它呢。

    “噗嗤”若音不由得笑了。

    谁让四爷送这么一条狗给她。

    外表酷得像匹狼,看起来一股狼的风范,像是王者归来,可性格却二得不行。

    一举一动都是行走的表情包,贱萌贱萌的,让人啼笑皆非。

    对,四爷送了她一只哈士奇。

    俗称二哈!

    见若音笑了,四爷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着。

    苏培盛则上前,腆着脸笑道“娘娘,这可是别国才进献给皇上的一只狗,因为它们的祖先是狼,所以长得像狼,但您放心,它比狼要温顺可爱多了,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若音点点头,“嗯”了一声,“它是公的母的?”

    “母的,温顺着呢,这个品种叫哈士奇,还没取名,您给取个名字吧。”苏培盛回。

    若音摸了摸哈士奇的毛发,没接取名这一茬。

    “皇上怎么想起送狗给臣妾了。”她回到座位上。

    “反正放在那也是放着,你不是喜欢狗吗?”

    若音摇摇头,不太领情地道“从前是喜欢,可现在还行吧。”

    “朕瞧着你喜欢得紧。”男人毫不留情地拆穿。

    若音一脸淡然,并冷淡地道“臣妾可是记得皇上从前说了,等臣妾生了格格,再送一条狗给臣妾。可是臣妾一连生了三个阿哥,实在是没这个功劳,不应该受赏的。”

    此话一出,一旁的苏培盛抽了抽嘴角。

    心说皇后娘娘莫不是在这太庙呆傻了吧。

    皇上花心思送她一条狗,她还不领情。

    不过也是,皇上上次还想把她接回紫禁城,人家不也没领情吗。

    啧啧啧,反正这位欲擒故纵的手段玩的很高明。

    关键皇上似乎就吃这一套。

    虽说皇上之前是说了要有格格才送。

    可这会不是瞧着皇后娘娘哄不好,先送条狗哄着,套个近乎么?

    “朕是这么说过,不过既然送了,就先欠着,至于格格,你后头再补上。”

    闻言,若音嘴角微微一抽。

    头回听见生孩子还带赊账的。

    不过,这条狗若音确实挺喜欢的。

    “既然皇上送了,臣妾就收下吧。只是臣妾想问问皇上,放着那么多狗您不送,为什么偏偏送条哈士奇给我?”若音心中喜欢,嘴上却说得很勉强。

    “当时外国使者送来的时候,朕瞧着它傻傻的,觉着它跟你一样,便想着送给你了。”男人淡淡回。

    苏培盛在心中呵呵一笑。

    要是皇后娘娘傻,那这天下就都是傻女人了。

    他真的想劝皇上醒一醒啊。

    明明皇后娘娘把您吃得死死的,您却还觉得皇后娘娘是个傻女人!

    若音生平第一次被人拿来跟狗做比较。

    关键对方还是一条二哈。

    确定那是傻,不是二吗?

    所以,四爷这是夸她还是损她呢?

    这让她想起四爷多年前送小雪花给她时,他说“它喜静,你喜动,正好互补,反正都是猫”。

    合着就是喜欢拿她跟宠物做比较,说出来的话还不中听呗。

    就这种男人,平时瞧着挺精明,怎么这种时候,情商就这么低呢。

    说句好听的话很难么?

    想到这,若音转头就狠狠地瞪了四爷一眼。

    四爷受了女人一眼,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些乐意。

    见状,苏培盛甩了甩拂尘,就又把铁笼给抬出去了。

    一时间,屋里就又只剩下若音和四爷。

    “跟朕回紫禁城吧。”男人再次开口。

    这一次,若音犹豫了下。

    沉思片刻后,她道“皇上,臣妾上次跟您说的话,您还记得吗?”

    “记得。”

    “那皇上是准备还臣妾清白了吗?”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