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家族财阀 > 446、收拾你没商量
    郭壮他们几个打牌的时候是满脸的羞赧,路人也是不解风情,个个盯着这几个大老爷们儿看了起来,仿佛在看动物园的动物一样。

    袁方国见状,让公司的人给驻足观看的吃瓜群众又是送茶,又是端板凳,弄得他们也是一脸的相当茫然。

    “你们公司散伙了?”一个路人小声地问道。

    端板凳的家伙一听,不由得摇了摇,他不敢多说话,唯恐被袁方国给看见,像收拾郭壮他们一样收拾自己。

    一连几天,郭壮他们几个都在门口打麻将,员工们组织着训练,快到周五的时候,忽然间天气一下子转冷起来,瑟瑟的寒风夹杂着冬雨淅淅沥沥的掉了下来。

    这让郭壮他们几个人更是苦不堪言,袁方国裹着厚厚的棉大衣走了过来,一脸冷冷道:“坚持不住的赶紧滚蛋。”

    “我特么不玩了。”一个年轻人终于在袁方国面前爆发了出来,他很想跟袁方国好好打一架,不过一看他那强壮的身板,再看看自己细胳膊细腿,除了这一句怒言之外,也不敢再有其它的动作。

    “给他结账。”袁方国对着站在身后的财务说道。

    “我也不玩了。”另外一个年轻人见着这几天还可以发工资,他总之也是受够了这种折磨,也是忍不住地大叫一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你也去结账。”袁方国继续一脸平静道。

    郭壮也很想有这样的魄力,但是他却是做不到,在两个牌友接连离开之后,他脸上的肥肉开始打颤起来。

    “你们两个接着打,明天也过来,要是不过来,我就给你们记旷工。”扔下这句话,袁方国随即便是钻进了他的车里面,扬长而去。

    他的离开,让公司里的其它员工多多少少有些放松下来,不过他们也仅限于思想上的放松,行动上不敢再乱来,个个老实的呆在办公室里面,甚至有个别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刚进公司的那几个工程师也是看了好几天,他们是感觉到既好笑,又觉得这些人活该,他们心里面也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挂靠在政府下面的企业竟然会赔本,这个袁总做事身上有一股子韧劲与魄力。

    袁方国离去后的当天下午,秘书李成明来到了建筑公司,他已经被袁方国任命为副总经理。

    李成明跟在袁方国身边也是一年多了,将他身上那种韧劲、狠劲、拼劲也是学到了不少,因此到了建筑公司之后,他第一件事情便是建章立制。

    如何建章立制,周六跟周日两天不休息,给加班费,就在露天组织学习公司新的制度,并且要考试,考试不合格,取消一个季度奖金。

    周六寒风凛冽,细雨绵绵,李成明在露天组织着公司几十号员工学习规章制度,安全生产制度等一系列规章制度,所有的人都不敢怠慢,他们中间超过半数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拖家带口的,要是被公司给解聘了,一时半会儿想要找到合适的工作估计也很困难。

    而郭壮跟另外一个家伙仍旧在门口打牌,两个人玩牌也是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两人把“开火车”、“摸乌龟”“14点”这些两个人玩的牌悉数玩了个遍,用恶心想吐来形容他们现目前对牌的感觉,是一点都不为过。

    不过打着打着,郭壮索性也用耳朵听了起来,这考试万一不过,扣工资了,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跟老婆交代。

    ……

    周六全天,周日半天,周日下午组织人员搞卫生,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多,这才结束。

    周一早上一来,李成明便是组织他们考试。

    郭壮也有幸被拉了过来参加考试,他的黑眼圈这两天都有些严重起来,回到家里面都是加班加点在背书,唯恐自己考不过。

    李成明的气场虽说不及老板的那样强大,但是有了袁方国先前的恶人形象作为铺垫,公司里上上下下也是很害怕他,因此在考试的时候,也没有人敢抄袭,都是老老实实写着。

    郭壮一看这试卷,不由得一下子乐了起来,这些题他都会。

    半个小时后,郭壮第一个交卷,信心十足地走出了考场。

    上完考完试,接着打扫卫生,李成明在批改完试卷之后,到各个地方都转悠了一遍,指指点点,骂骂咧咧……

    这个礼拜除了打扫卫生就是打扫卫生,公司其它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干,郭壮继续跟那个倒霉蛋在门口打牌……

    在周五的时候,郭壮的老婆忽然间来到了公司,一见郭壮居然在大门口打牌,顿时一脸的气急败坏,逮着郭壮的耳朵就是一阵拧。

    郭壮的老婆虽说个头很小,但是对于郭壮这种胖子还是轻轻松松,叉腰指手,弄得郭壮狼狈不堪。

    他决心好好找找李成明聊聊。

    ……

    “什么事情?”李成明坐在宽大的皮椅上看文件,他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只是淡淡一说。

    “我不服气。”郭壮一脸气呼呼道,“凭什么让我们还在那里打牌?”

    “你们上班不就是打牌吗?”李成明仍旧没有看郭壮一眼。

    “你们对我们处分了,我们也就算了,结果现在还没完没了了,是吧。”郭壮怒道。

    李成明冷哼一声,“郭壮,你在我们公司现在的任务就是打牌,我们照样给你发工资,你如果不打牌,就是擅离职守,我们可以随时把你开除。”

    郭壮一听这话,顿时傻眼了,敢情他们在玩弄自己,而且玩弄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那我们凭什么要在外面打牌?”

    “你们为什么不能在外面打牌?那里就是你们的工作岗位,那门卫蒋大爷风吹日晒都不在外面吗?他老人家什么时候有怨言了?”

    郭壮再次被怼的是无话可说,除了腮帮子上的肉是一颤一颤之外,也根本找不出其它的说词。

    “我要求换岗位。”好一会儿,郭壮这才憋出了一句来。

    “换什么岗位?这个位置你坐不坐?”李成明一脸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我不稀罕坐。”郭壮冷哼一声,脸上满是厌恶之情。

    “当初袁总到了公司之后就任命你为临时负责人,这个位置就是为你准备的,结果呢,你对整个公司不管不问,自己还带着几个人打牌,你说是谁跟谁找麻烦。”李成明一番话,弄得郭壮连头都抬不起来,白白胖胖的脸上羞的就像是猴子屁股一样绯红不已。